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7.赴宴
    想到白少安,除了心痛,我的内心已经不剩任何情绪。

    我本能地想要逃避他,因为我受不了他眼神中透出了冷漠和无视,我承认自己还不够强大,面对他也能若无其事,我做不到在他面前做一个陌生人。

    与此同时,我更害怕,害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上去抱住他、吻住他,待在他身边死活都不愿离开,我害怕我们会重新开始,我继续成为他的软肋,继续害了他。

    所以,我选择逃避,在他出现的场合,我躲开就是了,我们不相见,就不会有那么多事发生,我也不会如此心痛。

    江月白也没打算骗我,他说:“是的,白少安也在受邀之中。”

    我将请柬一扔:“那我不去了,就说我身体不适吧!改日我再去阿倪旺面前拜访。”

    江月白笑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将你会出现的消息透露给了秋海棠,她一定会想办法让白少安来不了的。”

    听到他这个消息,我不知该高兴还是伤心,秋海棠如此忌讳我,又在我面前如此大胆,还装作不认识我,一定是知道了白少安的记忆封存的事。

    江月白点点头:“是的,秋海棠这个姑娘不简单啊!”

    过去,他们都跟我一样,觉得秋海棠是一个名门淑女、知书达理,是一个品行端正,做事磊落的好姑娘,结果没想到,她竟然也有自己的小心思,甚至还学会趁虚而入了,在白少安醒来前最关键的时刻,她竟然偷偷赶了回来,用白少安的安危进行威胁,让江月白和尹恒就范。

    “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啊!”江月白感慨道:“为了爱情,竟然可以变成一个疯子,一个地狱恶鬼。”

    没办法,他们只能让秋海棠留在白少安身边,结果白少安醒来后,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她,而她更过分的是,竟然将我和白少安的故事,说成了她与白少安之间的情爱纠葛,就这样……她替代了苏小柔,成了白少安身边的女人。

    “你们的相遇,你们的相爱,都成了秋海棠和白少安的故事,当然了,你嫁入白家的事,她只字未提。”江月白无奈地说。

    我气得血液逆流,秋海棠真是不要脸,她出现在白少安身边也就罢了,竟然还用了我的故事。

    “唉,之前少安将她当做知己,当做妹妹,没少跟他说你们的故事,她也就记在了心里,现如今,少安早已不记得苏小柔,只记得自己深爱的女人是恩师的女儿,是秋海棠。”

    我承认,这一刻,我有点控制不住了,想让尹恒立刻恢复白少安的记忆,让他看看秋海棠的真面目,但我还是忍住了,指甲狠狠掐进了大腿。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她既然那么希望取代我,那就由她去吧!”成为白少安的心上人,并不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凡事都有两面性,只怕她遇到危险和迫害时,并不一定有我幸运,有一群忠心的、各显神通的朋友,有观花门护着。

    但心里的这口气,却始终咽不下去,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亲手撕破她的假面,一定会原原本本地还回去。

    现如今,确定了秋海棠会阻止白少安赴宴后,我倒是对这个宴席感兴趣了,能够认识云南王阿倪旺,能够结交东北军阀蔡荃,对我来说,有利无弊。

    于是我将请柬握在了手中:“那好,今晚这个宴席,我还真就去定了!”

    回去后,我去了理发店,做了一个新发型,将卷发松松地盘在了脑后,花了一个精致的妆容,在眼尾处轻轻点了一只小小的桃花,媚眼如丝,勾人魂魄。

    在衣柜里,我挑选了一件今年流行的,复古的青色旗袍,在古典气息浓郁的青色丝绸旗袍底料上,一层国外进口的欧根纱绣着淡雅的洁白栀子花,轻盈如蝶,将女人身上那一弯柔情西湖水展现得淋漓尽致。

    最近我消瘦不少,旗袍都有些显大了,大了好,免得太过贴身,让人觉得妩媚过头。

    当我梳妆完毕后,已是傍晚时分,江月白开了自己的一辆别克敞篷小轿车前来接我,尹恒和三子的黑色轿车跟在后面,一出现立刻成为了街头巷尾的热闹景象。

    我走到敞篷轿车旁边,看着这甲虫一般的造型,还是绚丽夺目的正红色,不由得笑道:“没想到江先生外表看起来素净清雅,确喜欢如此炫目的车。”

    他笑道:“谁心里还没个多面人呢?我呀,虽然平时穿衣喜欢素雅,但其实也喜欢热情奔放,都说车子如老婆,我呀已经够无趣的了,找个“老婆”,还不让人图个新鲜的?”

    我被他的说法给逗乐了:“那我现在要坐你“老婆”了,你不介意吧!”

    他哈哈一笑:““老婆”被你骑一骑,是我的荣幸!”

    说完后,他下车替我开门,绅士地请我上车,当车门开启,他绝尘而去,我们一路上不知道引来多少人的侧目,我将脸埋底了点,生怕太过招摇。

    江月白却得意得要命:“我这车,可是全中华的第四辆,全平城的第一辆敞篷跑车,怎么样,是不是倍有面子?”

    “你当军师收入很高嘛,能买得起这等豪车。”

    “一般一般,没有白少安的俸禄高。”说完后,他就知道说错话了,赶紧闭嘴:“我忘了,以后要少在你面前提起他。”

    “罢了,提就提吧,这个世上,想找个不知道他的地界,还真是难呐!”

    一路上吹牛打趣,我们很快就来到了位于南湖边上的一个私人住宅,这处宅子是一个明清的老建筑,徽派的大宅院,进去的门口,有一座石山,造型十分奇特,我站在门口还未注意牌匾,就先注意到了假山。

    “怎么好像有十只狮子?”我问道,尹恒下了车站在我身旁,举起手指数了数:“十只?我怎么只看到了六只。”

    三子挠了挠后脑勺:“我只看到了四只……不对不对,是五只。”

    江月白下了车,扶了扶眼镜,站在我身侧:“可以啊苏小姐,你居然能看出是十只狮子,真是奇人也……”

    我问道:“这假山可有什么讲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