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6.收到一封请柬
    这一身复古的装扮,输得噌亮的大背头,以及鼻梁上的金丝眼镜,不是江月白又是何人?

    他一边推门进来,一边嚷嚷着,当看到我和尹恒坐在沙发上,他愣了几秒,眼神有些惊讶,却又有些尴尬,很快就恢复原样:“小柔,你出关了?”

    他打趣的说,我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我再不出关,你恐怕就要忘了我吧!”

    “哪能呢,我忘了谁都不会忘记苏小姐你啊!”他手里拿着一叠请柬:“正好,你们在这儿我就不用多跑一趟了。”

    说完后,他把红色的请柬发给了我们仨,我心里咯噔一下,手中的请柬虽然只是薄薄的一张纸,却有千金重:“这是什么意思?白少安要结婚了?”

    他噗嗤一下笑了:“先看看吧!”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请柬,结果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不是白少安的请柬,而是云南王阿倪旺的饭局请柬。

    如果不是这封请柬,我或许都忘了,之前在山寨时,我曾隔着镜子跟尹恒说赶紧去请云南王阿倪旺和东北军法蔡荃的事儿了,这几天我光顾着伤心,都忘了仔细问问这事。

    “他们还真来平城了?”来就来吧,现如今还没走,这是让我意外的。

    江月白坐在我对面的藤椅上,翘着二郎腿:“多亏了苏小姐排兵布阵,才能解了平城的危难啊!”

    我来了兴趣:“别贫了,赶紧跟我说说,你们是如何收复平城的兵权的。”

    江月白说:“确实是多亏了阿倪旺和蔡荃的帮助,话说当日,我们兵分几路,八百里加急用飞机空运了白少安的信物前去请人,阿倪旺和蔡荃二话不说就出兵协助。”

    云南王阿倪旺直接给宋世元发去了一封电报,电报的大致内容就是:他看不惯林一峰的处事风格,看不惯宋世元亲美亲日的卖国之举,准备放弃看守云南门户。

    宋世元一听,云南若是失手,英法德三国必定会从越南登陆,进入云南,到时长驱直入,前门还未守好,屋后就已起火,岂不是要亡国?

    于是他赶紧回复电报,让阿倪旺稍安勿躁,并请阿倪旺来南京国都会谈,阿倪旺岂是那么无知的人?这场鸿门宴,他又岂会赴宴?

    于是他不打招呼,带领了一队人马来到了平城,平城离都城南京不过几小时的车程,进可攻、退可守,这可把宋世元吓坏了。

    再加上东北军阀蔡荃南下,带了二十万大军,大军就在长江的另一头安营扎寨,北方和西边的两军压迫,让宋世元不得不换下了林一峰,只是没想到林一峰还未受令,白少安就苏醒了过来,直接连夜进军司令部,把林一峰吓得拔腿就跑。

    说到此,江月白哈哈大笑:“你们可知林一峰是有多么的慌乱吗?他呀睡到半夜,忽闻屋外火光冲天,喊杀声震耳,吓得连衣服都没穿,光着脚就逃走了,等我们杀进去时,他睡的那铺床还是温热的,可见逃走时有多么的慌乱了。”

    我一手锤了桌面:“可惜了,放走了一条走狗。”

    像林一峰这样的汉奸,这是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江月白叹了口气:“是啊,我也觉得可惜,不过,他现在已如丧家之犬,段时间内不可能再兴风作浪了。”

    “但我觉得,像他这样的奸诈小人,顶多只是暂时蛰伏,一有机会又会出来作妖。”我愤愤地说。

    尹恒说:“小柔啊,你也不必太过挂怀,上天自有决断,这种人,老天爷一定会亲自收了他的。”

    我轻叹一句:“也对,只希望他别再出来祸害百姓了。”说完了这事,我接着说道:“于是,阿倪旺和蔡荃就留在了平城?”

    “对,他们在平城小玩了几日,虽说是玩乐,实际上是在相互商议要事,这阿倪旺是个军事迷,他跟白少安是忘年之交,俩人在一起就喜欢聊些军事防御,以及新式武器。”

    这几天,白少安向他展示了许多世界上先进的武器,他们俩人经常在一起研究武器的制造。

    “你也知道,少安这个人,他一直都想建立自己的军工厂,制造世界一流的武器,这样我们就不必再受制于人,飞机、舰艇、大炮、枪支弹药,若是都能自己生产,咱们军队的腰杆子才能立起来。”

    江月白说得很有道理,这也是我想要的,军事独立、经济独立,我们才能强国,总是去跟国外购买武器,花费高昂不说,还总是买到淘汰的次货,这要是打起仗来,我们怎么跟人斗?

    “那蔡荃呢?”我深知,将领不能在外太久,而蔡荃留下,又是因何原因呢?

    江月白告诉我:“这蔡荃是白少安的人,之前是被他举荐成为的东北军阀,虽然有一定本事,但却在官场上屡屡碰壁,他这次来,是请教白少安为官之道的。”

    白少安这个人,虽然是司令,是个武将,但他在官场上也十分油滑,计谋也不必那些文官要逊色,就冲着他上任平城,默默换掉了平城大量官员的事,我就知道他的手腕并不简单。

    尹恒嘟囔道:“说什么关系铁,还不是因为有利益纠葛?”

    江月白拍了拍手:“这你还真说对了,这世上,没有什么关系是牢不可攻的,除了利益,只要利益关系紧密存在,大家就是永远的朋友。”

    听了这么多,我的注意力回到了请柬上,轻轻拍打在掌心之中:“那这阿倪旺为何要请我们赴宴呢?”

    我跟他从未见过,在我的印象中,他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人物,怎会邀请我们这种平民百姓呢?

    江月白听到后,低下了头,心虚得要命,我瞪着他:“你是不是说了什么?”

    梁友青赶紧帮他开脱:“你也别怪他,当时我们去传令时,白少安还在昏迷,阿倪旺知道后,就逼他说出是谁安排了这个计划。”

    江月白弱弱地点头:“所以,阿倪旺听说是个女子下活了这盘棋,便死活让我邀请赴宴,我这也是没有办法。”

    看着这请柬,我脑子里没有别的想法,唯有一个:“白少安也会赴宴,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