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4.兰芝泪崩
    我们来到西市的李灿家,远远地,就听见一阵麻将声,还有兰芝的那个大嗓门,走到门前,院门敞开着,兰芝搬了一张方桌在空地上,几个舞厅里的小姐妹们围坐在一起,在抽烟打牌。

    我认识兰芝那么久,从未知道兰芝会打牌,看样子她打了挺久的,头发乱糟糟的,眼角还糊着眼屎,如此不修边幅,看来是打了一夜吧!

    我和尹恒、三子来到门前,那么大的脚步声,她一开始都没听见,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抠了一半的红指甲拿起了一张牌:“红中红中……我去,还真是红中,喊得来的!”

    她把那红中甩到桌面上:“糊了,七小对,拿钱拿钱。”

    “兰芝姐姐,人家都说赌场得意,情场就会失意,你手气那么好,小心哦……”

    兰芝将烟头一砸:“你特么咒我呢,我和李灿不知有多好,来来来,洗牌。”

    尹恒发出一阵清嗓子的动静,这群喧闹的人终于将目光移向了门前,看到了我们仨,当兰芝见到我时,将麻将一推:“小柔,你……你回来了?”

    我斜瞥了尹恒和三子一眼,难道她不知道我们的事?

    虽然疑惑,但我还是微笑着张开双臂迎接她了,当她扑过来,我们拥抱在一起,周围的小姐妹们也一拥而上,七嘴八舌地问候着我。

    “行了行了,你们就别闹了,小柔好不容易回来,我还有好多话要问呢,你们也陪了我一夜,怪辛苦的,快回去吧!”

    一个小丫头花名叫夜莺的,哈欠连天:“兰芝姐,你还知道我们陪了你一夜啊,你说你,赢了不让我们走,输了也不让我们走,说什么是好姐妹就打三天三夜,要不是小柔姐回来,我们还没法走呢!”

    兰芝白了她一眼:“你个没良心的,一逮着机会就告状,快滚快滚!”

    那几人捂着嘴笑,她们早就疲惫不堪,只是兰芝不给机会离开罢了,现在兰芝开了口,她们还不赶紧溜?

    待她们走后,兰芝将我们迎进了屋里,我这一进门,就看到满地的瓜子花生壳,周围乱糟糟,臭烘烘的,便打开了窗,让阳光透进来,兰芝不好意思地用脚扫了一下:“不好意思啊,最近只顾着玩去了,都忘了打扫。”

    我给三子和尹恒使眼色,他俩自觉地出去了,当屋子里只有我和兰芝时,我问:“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变得如此颓废?”

    她别过脸,故作轻松:“嗨,也没什么,就是比较懒。”

    “不对,我认识的兰芝,在过去,是一个王熙凤一样的女人,在家里不仅是主母还是一个大管家,能把小小的一个土院子打理得井井有条,不可能如此颓败。”我将她扳了回来,看着她的眼睛:“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兰芝这时再也绷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认识兰芝已经很久了,当时第一次见面,是在西市的柳巷里,她是里面的一个大姐头,浑身的霸道劲儿。

    她这个东北女人,嗓门大,心眼粗,有什么不高兴的,当场就报仇了,绝不会拖到第二日,能流血一定不会流泪,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才能如此崩溃地哭泣啊!

    我抱着她,一直安慰着她,等她哭够了,吸着鼻涕,这才告诉我,为什么她能趴在我怀里,哭得像一只丧家犬。

    “小柔,我觉得李灿变了。”她怕我误会,强调说:“我不是一个胡思乱想的女人,也不是小打小闹的生气,我是真的觉得,李灿变了!”

    她开始在我面前细数李灿变了的证据:“李灿自从当上这商会会长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今天你们看到这屋子,不是我弄的,是他弄的,那天我在家里等他回来,等到了半夜,他喝得醉醺醺的进屋,刚进来就跟我一顿吵,还掀翻了我吃的花生瓜子壳,然后……然后他就搬出去了,七天,整整七天了,他愣是没有回来过一次!”

    这七天,兰芝当然不会坐着苦等,她去到了李灿工作的商会,却被告知自己无权进入,她等了好几天,也没等到李灿出现,后来,门口的保安看她实在太过可怜,就告诉了她真相,是李灿不让她进来,也是李灿故意躲着她的。

    “小柔,我就想不明白了,我就只提了一件事,就一件小事,他就对我发了很大的脾气。”她委屈地说。

    我了然于心:“你是提了别墅吧!”

    “你怎么知道?”她惊恐地望着我,说道:“对,我是提了别墅,那晚我说,你李灿也是个商会的会长了,什么时候带你老婆去住别墅呀!”

    结果李灿就借酒发疯,跟她吵了起来,到了最后还说出了一些伤人的话,他说:“你兰芝不过就是个卖身的婊子,还想当我老婆出双入对,做你的白日梦去吧!我李灿要娶的女人,不说是大家闺秀,好歹也要家世清白……”

    兰芝越说越伤心,我感同身受,因为之前白少安就对我说过类似的话,这种羞辱,比杀了我还要令人痛苦。

    白少安当时对我这么说,是因为见到我当舞女,他心痛万分,忍不住对我侮辱,可李灿呢?他说出这般伤人的话后,不仅没有道歉,还离家出走了,不用说我都在回到,他一定在那女人家里。

    只是苦了兰芝,这些天一直都在等他,直到昨天,她知道李灿是不会见她了,于是这才回来,邀约几个好姐们来家中打牌,陪她打了个昏天黑地,让她暂时忘却了痛苦。

    结果没想到,我们的到来,将她带回了痛苦的现实世界。

    看到她伤心难过,看到她惊慌失措,我知道,兰芝是爱极了李灿,真心地爱他,只可惜李灿的心早已不在她的身上了,无论她做任何事,都只能让李灿反感、躲藏,兰芝已经永远地逝去了李灿,那个她曾深爱过的李灿。

    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我对她说:“兰芝,分手吧!你们分手吧!”

    “什么?”她不敢相信地瞪着我:“连你也劝我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