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2.秋海棠趁虚而入
    白少安温柔呵护的模样,真的很刺伤我,我就站在他眼前,而他却视而不见。

    更让我无法忍受的是,这声音的主人,我知道是谁,曾经与我姐妹相称,之后为了白少安撕破了脸,我不禁在想,她不是去了甘肃做科研项目吗?为何会回来?

    为何会出现在白少安的身边?

    又为何坐上属于我的这辆车?

    我刚想冲上去,尹恒就拉住了我,摇摇头,我这才清醒过来,是啊,现在白少安不记得我了,他现在对谁都好,就是不会对我好,我得慢慢习惯。

    于是我忍住了,趁着秋海棠还未出来,我先一步走进了大华饭店,一个人迎风流着泪,在门童的带领下,坐上了电梯,当闸门关上的那一刻,我隔着镂空的铁网闸门,看到秋海棠神采飞扬,小鸟依人的挽着白少安的胳膊,走进了大堂里。

    光是这个画面,就足以让我脑子里生出了千万幅画面,我会忍不住想,他们为什么如此亲昵,他们来大华饭店做什么,他们有没有拥抱、接吻甚至……睡在一起?

    我感觉自己要疯了,再多待一刻都会炸掉,为了不看不想,我闭上双眼,却听见闸门开启的声音,原来是服务生见到白少安来了,怕他等电梯辛苦,便停了下来,结果就是……电梯的闸门再度开启。

    白少安和秋海棠,迎面走了过来。

    白少安看到我,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艳,他确实惊艳,因为我的容貌,在平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可是秋海棠就不简单了,她已经知道了白少安忘记我的事实,见到我后,也装作不相识,眼神中充满了挑衅。

    “麻烦让一让。”这是白少安恢复肉身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让我让开,好让他的海棠妹妹站进来。

    我捂着心脏,深呼吸,不断安慰着自己,没事,没事,为了大局着想。

    想比他对我的冷漠、无视,想比他爱上别人,我更害怕他再死一次,我已经无法承受看到他从世上消失了。

    我沉重的往后挪了一步,一句话都未说,将脸埋在了黑暗中,白少安和秋海棠站在我面前,就像一对璧人,有说有笑的。

    秋海棠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一直往白少安身上靠去:“少安哥哥,你们的庆功宴,带我来不太好吧!”

    白少安侧过脸,忽明忽暗的光线落在他的脸上,让人炫目神迷,他说:“有何不可?在我生病这些日子,都是你在照顾我,我早已将你当做自己人。”

    “有你这句话,我就很开心了,真的!”秋海棠倚在他的肩上,蹭了蹭,而站在他们身后的我,却捏紧了拳头,在掌心处,有救他而划破的几道疤痕,丑陋得像几条虫子。

    明明救他的人是我、尹恒、巫婆,什么时候成了秋海棠了?

    我忍住发问的冲动,这时,电梯到了,是顶层的餐厅,他们阔步离开了电梯,在离开时,秋海棠回过头,对着我,发出了一道胜利的笑。

    而我,却跌落在电梯的角落,失去了力气……

    在饭桌上,我问三子和尹恒:“究竟怎么回事?”

    尹恒还在组织语言,三子便说:“得了,都被看到了,那就直说了吧!”

    原来在我去山寨后,秋海棠确实赶了回来,照顾了白少安,而她并不是尹恒和三子等人放进来了,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让秋海棠知道了白少安正在重塑肉身,并且被尹恒封印了六年的记忆,然后她便赶回来趁虚而入了。

    “她当时威胁我们,如果我们不答应让她照顾白少安,她就将白少安的消息放出去,大不了陪着他一起死,她疯,可我们不能冒险啊!”

    听闻之后,我终于明白,为何白少安会对她如此看重,当做自己人。

    我对他们说:“行了,我知道了,秋海棠是有备而来,你们无从拒绝,我不怪你们,关于秋海棠如何知道白少安的秘密,别人不知是谁泄密,但我知道!”

    说完后,我将苏桃上山来找我,并告诉我李灿出卖了我们之事全盘托出,听到后,三子把枪就要出门:“李灿那个狗娘养的,竟然背叛了我们,我杀了他!”

    “站住!”我让三子回来,千万别冲动:“三子,这件事我们无凭无据,但十有**就是李灿了,虽然他背叛了我们,但大家好歹兄弟一场,我反正是下不了手杀他。”我说道,尹恒也点点头:“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老天自有决断,既然知道内鬼是他,我们何不做一个局,让他自个儿入局?”

    “这个好!”三子又重新坐下了,我晲了他一眼:“好歹也是金荣邦老大了,别咋咋呼呼的。”

    “我这不是气的吗?”他愤愤地说。

    “要说气,我比你更气,但是李灿虽然有异心,但他还是保留了白少安的秘密,没有告诉凌风音和洪门的人,不然,白少安肯定在劫难逃。”经过我分析后,他们也觉得李灿并没有丧尽天良,起码,在大是大非之前,他还是保持了理智。

    “我只是不明白,他做这些,是为什么呢?”三子问。

    我说:“为钱,为名,为利,或许也是为了报复我。”毕竟我逼他让出过小别墅,他当时对我是敢怒不敢言。

    “唉,这都是什么事啊!”三子感慨一句,我也点点头:“现如今,我们应该让兰芝认清这个男人的真面目。”

    “是,我也同意。”尹恒说:“我们必须拆穿他,但又不要他的命,就让他自生自灭吧!”

    于是,在吃饭的期间,一个计划就在我们的谈话中生成,我决定去见一见他和兰芝了,也是时候去见他们了。

    当我们酒足饭饱后,匆匆离开了大华酒店,刚坐上黄包车,朝着西市而去,我就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穿得破破烂烂的,正在沿街乞讨:“求求大哥大姐给点吃的吧,求求你们了……”

    小莲和可儿?她们怎会在此?

    “快停下。”我让黄包车快快停下,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小莲,可儿!”

    见到我,她们泣不成声:“小姐,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她们朝我跑来,可怜巴巴地站在我跟前,我问:“你们怎么变成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