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1.忘了她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如万箭穿心而过,我最爱的男人,与我们相爱相恨的那些记忆,已经完全没有了,不过这一切。

    我的眼泪,不断地流,不断地流,就像……我们一直紧握的手,被他给松开了,他变成了一阵风,离我而去了。

    但,这是我希望看到的结果,不是吗?

    我曾在幻花镜的这一头,对尹恒说过,希望尹恒能封印了白少安的记忆,让我不再成为他的软肋,这样,白少安就能所向披靡,心无旁骛地去平定战乱了。

    他过去被誉为战神,被誉为玉面阎王,那就……让他继续过去的荣耀,成为百姓心中,近乎于神的存在吧!

    而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了,只是想着从今以后,他不再记得我了,就如今天这样,我们对面不相识,这世上,我唯一的挚爱,从今往后就要形同陌路了,我宛如挖心,好痛,痛到无法呼吸。

    身后的喊杀声,仿佛离我越来越远,我回头看了一眼白少安骑在马背上,一枪一个的飒爽英姿,疯狂地泪崩,尹恒站在我身边:“小柔,如果你无法接受,我……我就解除他的记忆吧!”

    “不行,我们要以大局为重,走吧……”我带着他,默默地与白少安选择了不同的方向,下山去了。

    下山之后,我回到了小屋里,将自己关了三天三夜,这三天,我只要睁着眼就会泪流,就会回忆起我和白少安的点点滴滴。

    在重安镇时,他曾坐在马背上,他曾对我说:“我无法保证以后会爱你,无法保证会娶你,也无法保证会陪你一生一世,你还想跟我走吗?”

    那一刻,我倔强地抬起头,握住了他的手,登上了他的马背,离开了从小生我养我的重安小镇,来到了平城。

    那时候,我是每天坐在窗前,为他绣方巾,苦等他归来的小女人,每一次进门,我都热情得像一只小狗,扑腾上去,抱住他,吻住他。

    “小柔,是你的存在,让我期待活着回来。”这是他与我缱绻,说过的枕边话。

    而后,我们误会,我嫁入白家,成了他的侄媳,他变成鬼半夜前来找我,疯狂地在我身上肆掠:“苏小柔,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个婊子……”

    在那段我们相爱想杀的日子里,他对我残忍,我对他充满恨意,彼此却还是忍不住靠近,陷入片刻的温存里,那时,我们偷情,他轻柔着我的头发,曾对我说::“你就是性子太倔,将所有一切藏在心里,其实,只要你愿意,我随时是你的依靠。”

    后来,我逃离了白家,与凌风音、小轩深夜出逃遇到埋伏,白少安以为我死了,在谷底找了我七天七夜,性情大变,后来,我们在镇原城相见时,我们在雨中相拥,解开了误会,他对我说:“给我个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请你相信我……”那时他好像哭了,泪水混合着雨水,在黑暗中无声地低落:“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我回到平城,为了给苏桃治病,也为了开舞厅,曾去大东舞厅做过一天的陪酒舞女,好巧不巧就遇见了他,那天,他放了狂地折磨我、羞辱我:“就算没钱,你也可以来找我,你知道……只要你开口,我什么都会给你。”

    在大都会舞厅开业的那日,我们都喝醉了,见我哭泣,他用温柔的吻,吻干我脸上的冰冷咸涩,低哑地一笑:“小柔,我们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我现在真的很想跟他从头开始,原来在不知不觉中,白少安已经将整颗心给了我,只是我太过愚笨,一直都当局者迷。

    现如今,我看到他不爱我的样子,才知道,以前他看我的眼神,是多么的不同。

    充满爱意的,充满恨意的,充满了关心的,那样的眼神,可能……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看见了。

    但我并没有太过绝望,因为听尹恒的话,封印是可以解除的,待天下统一,国泰民安,到时候,再恢复他的记忆也不迟。

    我还有机会,等到我们从头开始的一天。

    第三天后,我终于梳妆打扮出门了,尹恒和三子早早就在门楼下着了,俩人在院子里下象棋,听见我的脚步声,俩人双双抬起头来。

    “你没事了?”三子问。

    我见到三子受伤了,手臂上扎着绷带:“我没事,倒是你,怎么了?”

    “一点小伤。”他赶紧把外套穿上。

    尹恒说:“既然没事了,那咱们仨就出去大吃一顿可好?”

    我点点头,正好也有点饿了:“去安静餐厅吧!”

    安静餐厅,是白少安为我而开设的,在那里,有他为我画的画像,有我们之间的回忆,可是当我们仨来到安静餐厅时,却发现餐厅早已经易主,现在开了一家重庆的火锅店。

    看到曾经雅致的餐厅,变成了闹哄哄的火锅店,里面别说画像了,一幅画都没有。

    看到我我连寻找回忆的地方都找不到了,我内心无比的崩溃,却还要强装无事地说:“原来……餐厅已经换了,罢了,我们去吃别的吧!”

    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我的眼泪飞落,门口等待归人的画像,以及楼梯上、走廊上、房间里我的画像,都消失不见了。

    看来,白少安是真的把我忘了。

    我不断告诉自己,没事,不过是一家餐厅嘛,没什么了不起的,便昂头挺胸跟他们去了大华饭店,这一路上浑浑噩噩的,我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心里堵得难受,结果刚到大华饭店,就见到了白少安的912车刚刚停下。

    这辆车,也是他为我而设立的车牌,因为9月12日是我的生日。

    看到这车,我又湿了眼眶,很快,车门开启,白少安消瘦的身影从车上下来,见到我们后,他对着三子和尹恒点了点头,是一贯的冷漠作风,那眼神刚落在我的身上,就被车内的人唤了回去:“少安哥哥。”

    里面的人伸出玉手,他绅士地为她护着头:“小心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