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0.白少安策马而来
    凌风音像是在哀求着我,只要我点点头,他就能抹去我做的一切,可是,我却头也不回地迈了一步,他站在我身后,有气无力地说:“刚才我们在堂上,我承诺过,无论富有或是贫穷,无论健康或是疾病,我都会对苏小柔不离不弃,小柔,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实现诺言,好不好?”

    我的心里很酸,其实在刚才的整个婚礼过程,我并没有什么感动可言,而此刻,我承认,我心动了。

    我一直以为,凌风音爱的不是我,他只是想占有我,而此刻,他自己都自顾不暇了,却还想着在婚礼现场对我的承诺,想到要爱我一世,我的心也不是铁打的,自然会感到触动,会感到难过。

    可惜,我的爱早已经给了白少安,心里没有任何位置在留给别人了。

    “对不起……凌风音,对不起……”我埋下头,他冲上来,拽着我的手腕:“我不要听对不起,我不要你的道歉,我要你点头,要你说你愿意,你不是愿意做我妻子吗?”

    我将眼泪憋回眼眶里:“凌风音,你我之间,只能是一段孽缘,我们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的,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好吗?”我甩开他的手:“我现在是要杀你,我要灭了你的山寨,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你是疯子还是傻子?”我吼道。

    他淡漠地退了回去:“我是疯子,是傻子,我只是想做一个梦,就算在梦里,我是天下的王,可是在你面前,我却仍是卑微到谷底的尘埃,苏小柔,你可以践踏我的真心,也可以玩弄我的真情,但我告诉你,我还是爱你,我不会对你下手的,你要走,就走吧……”

    他一边说,一边毒发,心口的血也不断地流,最后倒在了地上,我回头,用眼角瞥了他一眼,他的目光已经涣散,却始终对着我,眼也不眨,似乎怕错过我的一时心软。

    我觉得此时此刻,他真的很可怜。

    同时也觉得我的手沾满了鲜血,我就这样,杀了一个深爱我的男人,胖子冲到他身边:“大当家的,大当家的,你醒醒啊,你醒醒……你叫傩神附体啊,求你了,快叫傩神附体啊!”

    凌风音快要油尽灯枯了,他说:“我不会……叫他的……”

    他宁可去死,也不愿意唤傩神附体救他,我想,或许是被我给伤透了心,没有求生**了吧!

    我将幻花镜和青铜片揣在怀里,飞快地朝院外跑去,迎面就对上了一张黑色的傩神面具,面具飞到我面前,我拿起镜子,就对着面具射去,那傩神面具猝不及防,被一阵无名之火包裹起来,在我面前发出阵阵惨叫,那叫声,就像地狱里下有过地狱的鬼魂,让人听着心惊。不多时,那傩神面具就消失不见了,化为灰烬。

    我回头看着地上已经合上双眼的凌风音,一切都要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尹恒从背后追了上来,他穿着媒婆的衣裳,跑步的姿势别提有多奇怪了,手里的桃木剑凌空挥舞,却在傩神面具消失后,松了一口气:“小柔,还好有你,要是让它附在凌风音脸上,那你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他冲到我面前,上下打量着我:“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我侧过身子,让他看房内的凌风音:“一切都如计划的这般,凌风音中了毒,又被我伤了心脏,再加上没有傩神的附体,他已经活不成了。”

    尹恒叹了一口气:“终于搞定了一个大魔头啊!小柔,你辛苦了。”

    “不辛苦。”我看着东北方燃起的熊熊浓烟,再听到漫山遍野的喊杀声和枪声,我面朝天空,心里默念:白少安,我终于替你报仇了!

    我对尹恒说:“走吧,是时候去跟三子汇合了。”

    尹恒点点头,在前往的路上,我问他是怎么想到假扮媒婆,且不被凌风音看出来的。

    他娇俏地一笑,捏着兰花指:“我呀,正愁不知道怎么混进来,就听说了响马贼这里有喜事,需要找一个媒婆,于是我就来了,与其让我想破脑袋进来,不如让他们自个儿请我,至于为什么凌风音不认得我的脸,你不妨用镜子瞧一瞧。”

    我手上只有幻花镜,便用幻花镜一照,看到镜中是个皱巴巴的老太婆的脸,跟尹恒完全不同。

    “是障眼法吗?”

    “对,就是你之前被人下的障眼法。”他说。

    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就在我们说话的空档,已经来到了前方,尹恒带我避开了厮杀的战场,从旁边的小树林溜到战场后方,一匹快马带着队伍从另一方正杀来,快马的马背上稳坐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男人手里举着枪,标准的三庭五眼,剑眉星目,宽阔的下颚如刀劈斧砍,气势十足,这般俊美的脸上却始终挂着不怒自威的神色,带着将士们冲锋陷阵。

    这张脸,是我梦中的脸,是我看了五年都不曾生厌的脸,是我一眼定情的脸!

    白少安,他活过来了?

    我张着嘴,说不出一个字,尹恒见到也是一阵惊呼:“白白白……白少安?他怎么来了?”

    我记得前两天他还只是个人形的雏形,皮都没长好,怎会那么快就出现眼前?

    不过,不管怎样,他还是醒来了,他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甚至比之前还有容光焕发。

    我见到他,眼泪早已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我高举着手臂挥舞:“白少安……”

    他朝我奔来,我已经做好了投入他怀抱的准备,我都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再跟他拥抱过了,能再见到他,能看到他活生生地在面前,我真的别无所求了。

    白少安在马背上奔驰,目光由远方的战场转向了一身红衣的我,当看到我朝他挥手,他皱了皱眉,冷漠地从我面前策马而过,奔向了战场……

    当我们擦肩而过,他的冷漠刺痛了我,我的信心跳在一瞬间停止,无法呼吸……

    “他……”我的眼前,只有一阵马蹄飞驰过的黄土,迷了眼。

    尹恒背对着我叹道:“小柔,对不起,我……我封存了他的记忆,从你见到他那六年的记忆,他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