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9.洞房杀意浓
    当盖头掀开的那一刻,我的世界都变得清晰了,特别是凌风音近距离的那张脸,春风一般吹散了阴云,那耀眼的笑意,晃着我的眼睛,我想,如果当初没有遇见白少安,我或许会按照婚约嫁给他,当掀开盖头,见到他的那一刻,我一定会爱上他。

    一个人爱你,就是从眼神中,从毛孔里,都能透出爱意,恨不得将一切都附着在你的身上,寸步不离。

    我们彼此注视着,他专心致志,而我却满肚子的阴谋诡计。

    我很想对他说,对不起,但我不能开口,只能微笑着,用我勾人魂魄的眼眸,对着他笑道:“夫君,我们该喝交杯酒了。”

    “好!”他走到桌边,放心的将酒壶里的酒倒在了杯子里,我走到没有毒的那一侧,先拿起杯子:“来吧!”

    他也举起酒杯,因为喜悦,他没有看到我眼中的杀意,我装作若无其事,装作小女人的紧张娇羞,与他喝了一杯交杯酒。

    当我们挽着胳膊,相互贴近时,我闻到了他身上的桃花清香,时间仿佛定格在此,我看着他把毒酒喝了下去,接着,他将酒杯一扔,便抱着我转到了床上。

    我被他扑倒,压在身下,我紧张地胸口起伏:“等等!”

    “怎么?害怕了?还是说,你后悔了?”他的笑意消失,阴沉地对着我。

    我尴尬地一笑:“我得弄清楚一个问题。”

    他松了口气:“你说。”

    我问:“跟我结婚洞房的人,究竟是凌风音,还是那傩神?”

    他说:“是我,凌风音。”

    “可我怎么觉得,有点不舒坦,总觉得那傩神会突然上你的身,到时候,与我恩爱的男人,是他还是你呢?”

    凌风音说:“虽然我和他密不可分,但我的妻子,是绝不会跟他分享的。”

    “哦?你如何证明?”我尽量拖延时间,心里一直在关心门外的事。

    他刮了刮我的鼻子:“小傻瓜,我早就想到此事了,放心吧,我可以保证,是凌风音在跟你洞房,傩神他不会来犯。”

    说完后,我还想说什么,就被他按住亲吻,他不断吻着我的脖子,蚂蚁一般酥酥麻麻地痒,我却毫无波澜,躺在床上就像一个待宰的羔羊。

    他吻了好一会儿后,见我没有任何回应,支起身子,一把扯开了我的嫁衣,当雪白的肩膀露在眼前,他掐着我说:“你跟白少安的时候,不是很会玩吗?啊?为什么现在像个死人。”

    我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来,只能流下两行清泪,手指轻轻摸到了发簪,见我流泪,他赶紧松手:“对不起,对不起小柔,我……”

    “凌风音,你果然还是在乎我的过去啊!”我握着发簪的手,在悄悄地在靠近。

    他慌乱地将我搂在怀里:“对不起,我……我以为自己不在乎,可是我……”他喘着粗气,情绪波动剧烈:“因为我曾听过……听过你在他身下的样子,我……我受不了。”

    他话音刚落,肚子就有反应了,我故作关切的问:“你怎么了?”

    他摆摆手,起身倚在床边:“没事,或许是刚才喝了酒,不太舒服。”

    话音未落,我的发簪就插进了他的胸膛,当鲜红的喜服,被乌红的血染出一朵艳色牡丹时,他低头望着发簪,两只眼珠险些瞪出眼眶,脸上写满了不敢想赢,写满了绝望。

    “小柔你……”我慢慢地站起来,一粒一粒将身上的衣服扣好,我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就像在看一个可怜虫:“凌风音,痛吗?”

    他咬着牙,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问:“为什么?”

    我也没有回答他,自顾自说着我憋了很久的话:“如果你觉得痛,那你应该想想,当你的火烧在白少安身上时,他有多痛,而我又有多痛?”

    在白少安消失的日子里,我的每一天都是没有太阳和月亮的黑暗,在这些日日夜夜,会让我觉得,死亡或许才是解脱,而活着,就像被泡在水里,无法呼吸,唯有痛苦。

    他疯癫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果然,果然是为了白少安。”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敲响,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大当家的,快出来看看吧!山寨出事了,我们的粮仓失火了,山下来了一支队伍,还有平城的驻军也包围了山寨,大事不好了!”

    听到这个消息,房中的我和凌风音是完全相反的表情,我是快意的笑,三子终于来了,他居然还带来了驻军,看来新风寨此次在劫难逃了。

    凌风音先是着急地想站起来,吃痛地捂着胸口,而后,见到我的神情,他什么都明白了:“原来是你!”

    “没错,就是我安排的一切!”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瞒着他了:“凌风音,被人欺骗的滋味不好受吧!”

    他噗的一下,喷出了一口脓血,看到那血是带紫污的,他终于想明白了:“你对我下了毒?”

    “对。”我望向那交杯酒,他皱着眉头:“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骗局!你嫁给我是骗局,这交杯酒是骗局,一切都是你报复我的计划。”

    “是,事到如今,你已经没有活路了,凌风音,你我之间原本不必你死我活,是你……你逼得我不得不动手。”我说完,转向门口,胖子拦住了我,凌风音却让胖子滚出去;“你滚!”

    胖子不敢抗命,只能轻叹一声:“大当家的,你再不出去,新风寨就要完了。”

    “那就让它完了吧!”凌风音靠在床头:“我现在这样,还不如死了快活。”说完,他再度吐了一口污血:“我死了不要紧,只要傩神还在,一切都还未有定数。”

    胖子听到傩神,两眼发出救命的两光:“是啊,还有傩神啊,大当家的,您快请傩神附体吧!”

    凌风音却傻笑起来:“可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一件事要做。”

    说完,他勉强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撑在门框处:“小柔,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假若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愿意做我凌风音的妻子,我愿意原谅你的一切,就算你心里还有白少安,就算你还想杀死我,我也不怪你,我想要的,只是你,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我会尽一个丈夫的职责,爱你,护你,疼你,与你相守一生,你……愿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