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8.凌风音的吻
    288.

    听到呼声,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因为这声音我并不陌生,就是那红蝎的嗓音。

    红蝎不是去太平天国的藏宝地了吗?为何能安然无恙地回来?难道说他并没有进去?

    听他这一嗓子,敢在凌风音的喜宴上砸场子,定然是遇到了极其愤怒的事,我想,他的人应该已经进去了,他也知道了宝藏的诅咒,所以现在才来兴师问罪了。

    这节骨眼上,心态不好的,或许早已惊慌失措,我也有点紧张,牵着凌风音的手,微微抽了一下,他安抚着我:“没事,没人能破坏我们的婚礼。”

    他主动站在了我的面前,或许是因为拜了堂,他已经将自己当做了我的丈夫,从心里就萌生了一股守护我的强烈渴望。

    红蝎扶着门框,浑身是血的走了进来,两只眼下,是青紫色的乌黑:“贱人,你害我,还想害大当家的!”

    他手中的弯刀挥了出来却被凌风音挡住了,当飞到凌空而起,飞到我们面前时,却突然停住了,是凌风音在操控着刀片。

    咣当一声,刀落在了地上,凌风音红袖一舞,一阵青波晃过,红蝎胸口中了一掌,被掀翻在地。

    “红蝎,你这是喝醉了吧,让本尊替你解解酒。”大喜的日子,凌风音也不想杀人,便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可是这红蝎与我杠上了:“老大,你可知这个女人,她、她……”他吐了一口血:“她设计害我,让我带一众精干的兄弟,去那龙潭虎穴里送死,幸亏我命大,我回来,就是要撕破这个贱人的假面孔,让你们看看,她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凌风音听闻后,没有责怪我,而是第一时间选择问我:“小柔,他说的可是真的?”

    我眼里含着泪,一脸无辜道:“我没有,我是真的告诉了他一个藏宝地,但那是叶荣生告诉我的,当时我本想去看看,却一直因为一些事耽搁了,后来听红蝎说山寨缺银子,我就告诉了他藏宝地点,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啊!”

    凌风音见我慌乱的模样,拍拍我的手:“我相信你。”

    这四个字,有如千金重,我却只能默默低下头,从我决定要做这一切计划开始,就注定要承受这般痛苦。

    “红蝎,你也听到了,一切都是误会,今日是我和小柔的大喜日子,你若识相,那就滚出去喝酒,之前的事既往不咎,你若还不依不饶,我便……赐你一死!”

    红蝎撑着爬了起来,他已经伤得很重了:“我……我死……并不重要,可你知道吗……山下……山下正有一群人在攻打山寨……”

    说完后,他两腿一软就滑了下去,凌风音放开我的手,走到来了门口处,眺望远处,见到没有狼烟,也没有号角声,但又觉得红蝎不会随意撒谎,于是便让还未喝酒的胖子去山下各营点查看。

    我和尹恒对视一眼,心道糟糕,因为我们知道,红蝎没有撒谎,山下定有一支队伍在偷袭山寨,只是比我们预料的要来得晚了点,因为在我看来,这时候,应该粮仓冒烟了。

    于是我们就更要抓紧时间速战速决了。

    尹恒手帕一挥,骚气地叫道:“大当家的,**一刻值千金啊!您可不能让新娘子空等着啊!”

    我瞪了一眼尹恒,他出的这是什么鬼主意,不过,他倒是提醒我了,我在新房里,不仅准备了尖锐的发簪,还有加了耗子药的毒酒杯,就等着凌风音受死了。

    尹恒在背后推了我一下,我猝不及防,跌入了凌风音的胸膛里,那一刻,我感受到他的心脏在怦怦跳,然后,我就被他抱了起来。

    “媒婆说得对,**一刻值千金,就算现在有人杀上来,我也要先入了这洞房。”说完后,他背对着尹恒:“媒婆的话和我心意,赏!”

    接着,便大步流星地朝新房走去了。

    新房是在我住的那间小小的四合院,这是我要求的,我说,我习惯了这处,换间屋子,我恐怕会睡不着。

    他也有由着我,虽然他心里一定明白,我可能设计了阴谋诡计等着他。

    可他是谁啊,是一个有傩神附体的半仙,刀枪都不怕,还怕我一个小女子不成?于是,他便带着这份高傲和自信,将我抱到了怀里。

    这期间,我一直是埋头在他胸膛里的,虽然是第二次嫁人,按理说应该比较有经验,可我之前结婚是跟一个纸人,礼数都是极其简单的,这遇到了真格的,我倒是害怕了。

    我怕我真的跟凌风音发生了什么,那我如何对的起白少安?

    恐怕还真没脸见他了。

    “放我下来。”我小声的嚷嚷。

    他站在新房的门口,阳光正落在我的脸颊上,他隔着一层红纱看了很久,然后俯下身子,在一阵旋转中,面具飞落,他清秀俊美的脸庞在眼前发光,俯下身子隔纱吻了我的唇。

    我感觉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凌风音他……吻了我?

    这吻,是温热的,也是温柔的,在光影斑驳的树影下,在红纱的笼罩中,理应是浪漫的,可是,我却僵硬如掉到了冰窟里。

    我的嘴是僵的,眼睛是呆滞的,心是绝望的,我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如此排斥白少安以外的男人,之前为了筹钱给苏桃治病,我还想过做舞小姐去陪客,现在看来,我压根就不是这块料。

    我连凌风音这样的美男子都无法接受,更别说那些风月场的男人。

    这个吻,在我眼中好像持续了一个世纪,偏偏我却无法拒绝他,我的手捏着拳头在忍,我忍,一定要忍到最后!

    终于,凌风音吻够了,他轻轻移开了唇,脸颊微红:“娘子,我们洞房吧!”

    “洞房?”我惊呼一声,然后点点头:“好,好,我们洞房,但在洞房之前,咱们是不是应该揭红盖头,喝杯交杯酒?”

    他点头:“这是自然。”当他抱着我进入新房时,可儿和小莲嘴角含笑的退了出去,我紧盯着他的神情,见到他不自觉地朝墙角望去,当看到那白色的耗子药依旧躺在墙角,他眼神中闪过一丝释然,将我端端正正放在婚床上,郑重其事地揭开了我的红盖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