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7.拜堂成亲
    尹恒怎么就成了媒婆了?

    我怕看得不真切,认错了人,使劲透过红纱多望了两眼,这老太婆精瘦精瘦的,头上顶着一团灰白的头发,整整齐齐地盘在了脑后,浓眉小眼,眼中的两粒黄豆大的眼珠子,透着精明的光。

    “哎哟,新娘子发什么愣呐,还不快起身!”媒婆抓住了我的手,我低头一瞧,这手骨节粗大,干巴巴的还起壳,分明就是男人的手!

    见我不肯起身,媒婆朝我挤眉弄眼,我差点没笑出声儿来,兴奋得要命,果然是尹恒那家伙!

    没想到,尹恒这个小个子男人,扮起女人来,还像模像样的,一身枣红色的喜庆衣裳,胸前微微隆起,扭屁股扭腰的,还手捏兰花指,比女人还要妖娆万分。

    我知道他今日会来,只是没想到,是以媒婆的身份,我隐隐担心凌风音会认出他来,但转念一想,他都敢扮成媒婆在我们面前晃悠,定早已想到了此时,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便反扣着他的手,往回用力扯了扯,表示我已经知晓了。

    “媒婆怎么比我这个新娘还急,我知道了,你慢点走,小心你那老胳膊老腿。”我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裙子,便跟着尹恒离去了。

    看着尹恒摇曳生姿的背影,我觉得而他为了我还真挺不容易的,连女人都扮上了,我现在是当着人前不敢笑,若是只有我二人,我定笑得在地上打滚。

    他顶着猴子屁股般的脸颊,回头媚眼一瞟:“新娘子,待会到了大堂上,你可得听老婆子的。”

    “行,我都听你的。”

    我跟着她,款款朝大堂走去,远远地就听见一阵喜悦传来,锣鼓喧天的好不热闹。

    那堂上有喝酒声、划拳声,还有道道喝彩声,凌风音早早就侯在了大堂上,这里没有外人,所以他也不用站在门前迎宾,反正都是自家兄弟。

    我出现在大堂钱,见到周围张灯结彩,门上贴着双喜字,周围挂满红灯笼,每一根梁柱上都挂着红色的纱幔,随风而动。

    在大堂的主位上,贴着一个醒目的双喜字,下面是傩神的神像,神像放在一座香案上,三牲素裹堆满了桌。

    碧叶随风落,阳光斑驳射,彩蝶翩起舞,悲欢一念间。

    周围的一切喧闹,一切喜庆,都仿佛与我无关,明明我是主角之一,却总觉得我才应该是那看客。

    尹恒感受到了我的思绪,他捏着我的手腕,小声道:“放心,一切有我。”

    “嗯!”有他,我自然是放心的,我们之间经历了各种风浪,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却成了为默契的搭档。

    似听见我们说话,人群中,一方背着我的身影,霍然转身,红色的喜服在空中旋转、飘散而起,比周围绚丽的蝴蝶还要夺目。

    喜服之上不出所料,是一张红色的傩戏面具,面具下的那双眼,笑眼弯弯,就算隔着面具,我也能想象到,他那清秀漂亮的脸上,是何等的笑意。

    他就这样远远地看着我,中间有很多人影晃动,也有落叶纷飞,有蝴蝶乱舞,可是却始终无法动摇他坚定的目光。

    看到他如此坚定,如此深情的眼神,心里还真不好受。

    “心软了?”尹恒轻声问。

    我露出一道甜蜜的笑:“并没有。”

    尹恒松了口气,走到前方,从咯吱窝的衣扣里将手绢取了出来,夹着嗓子:“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吵了,新娘子来了,快,看官们两旁站着去。”

    她的话,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我的处,周围发出一阵惊叹的目光,伴随着轻呼。

    “好美啊!”

    “天仙儿一般的人啊!”

    “我终于知道大当家为何对她神魂颠倒了。”

    凌风音朝我伸出手,我双手叠放在腹部,昂头挺胸,深呼吸一口气,便迈着步子朝他走去。

    尹恒赶紧让喜乐响起来:“吉时已到,新人拜堂……”

    我牵住他的手,感觉他的手心有一层薄的汗珠,或许是因为紧张的缘故吧!

    “今儿个是新风寨大当家娶新娘的大喜日子,应新娘的要求,在拜堂之前,她想学洋人的婚礼,问新郎几个问题。”

    凌风音轻捏我的掌心:“有什么,就问吧!”

    尹恒清了清嗓子:“第一个问题,你是否真心爱着苏小柔。”

    “真心爱她。”他坚定地说。

    “若是在你与她之间选一个,你更爱谁。”

    他想也不想:“我选她。”

    “无论富有或是贫穷,无论健康或是疾病,你都会对苏小柔不离不弃吗?”尹恒提高了嗓门。

    凌风音点点头:“是!”他转向我,深情款款:“我凌风音当着傩神的面发誓,无论今后如何,无论我的女人是爱我还是……杀我,我都会爱她,视如生命般珍爱。”

    “看来新郎对新娘还真是一往情深啊!”尹恒说这话时,总有点酸酸的:“那新娘你呢,满意这个答案吗?”

    说实话,当他提到“杀他”二字时,我总觉得有种被人看穿的感觉,小心脏漏跳了一拍。

    “凌风音,你真的能说到做到?”之前的那些问题,都不是我的问题,我终于问出了自己的问。

    “我说到做到。”他握着我的手,微微颤抖:“小柔,你知不知道,我盼这一天盼了多久!”

    我轻叹一句,不再多言,尹恒往屋外瞟了瞟,我知道他在等什么,结果粮仓那边却没有任何反应。

    我不禁在想,难道计划失败了?又或者出了什么变故?

    周围出现了小小的冷场,尹恒这才反应过来:“那既然新娘子满意了,咱们就进行下一项吧!拜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三次跪拜,便是礼成。

    时间过得飞快,就到了我们送入洞房的时刻,凌风音不等我迈开步子,双手将我打横抱起,惊得我红盖头都快掉了:“放开!”

    他坏笑地用面具滑过我的脸:“娘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了……”

    我惊恐地朝尹恒望去,不断求救,尹恒手放在衣袖里,看样子是要拿出武器了,就在这节骨眼上,院子里传来一阵高呼:“这门婚事,我不同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