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6.吉时到了
    接下来,就需要苏桃和尹恒上场了,我千叮万嘱,苏桃只能带路,不能冲锋陷阵,绝不能受到任何危险。

    苏桃竖着三根手指头向我保证,她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尹恒也表示,无论发生何事,都会护她周全。

    我点点头道:“你在救我之前,不管用法术也好,翻墙掘地也罢,先去做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在东北角有一个隐秘山洞,里面是新风寨的粮库,我让他用术法去偷粮,将粮食转移,之后我们偷偷拿去送给饥民也好,然后放一把火烧了粮库,不管是真烧还是法术弄的假烧,总之,一定要烟雾浓烈,火光映天。

    “第二件事,就是配合我刺杀凌风音!”我让他做的第一件事,粮库着火,一定会打断我和凌风音的婚事,而第二件事,便是比救我还要重要,就是杀了凌风音。

    “你知道,他可是刀枪不入的怪物,你确定我们能杀得了他?”尹恒觉得,能够让粮库着火,调虎离山,待凌风音离开后,将我带出新风寨,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还要杀了凌风音?真像天方夜谭。

    我却打定了主意:“我一定要杀了他,不仅是为我自己,还是为了白少安,往大了说,我杀了他,还算是为民除害了。”

    “好,既然你想做,那我就支持你,不过……你想如何刺杀他?难不成,你已经发现了他的弱点?”

    我摇摇头:“并没有,他所展示给我的弱点,不过都是假的,都是一次次的试探,唯有一次伤到他,也是因为幻花镜里的女仙射出一箭,才伤到了假傩神的左眼。”

    “如此,那就得从长计议了。”尹恒生怕我们一击不中,会激怒凌风音反扑,到时我们很可能会全军覆没。

    “所以刺杀他,就要确保万无一失,我今天去收集了一些耗子药,我打算在他的酒里下毒,我想,一个人就算傩神附体,铜皮铁骨,但身体依旧是**,这外面攻不破,我就从内部攻起。”

    他们听后,眼神都亮了,尹恒竖起大拇指:“小柔,你果然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人,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狠绝地一笑,对他说:“当你到我这位置,自然也会想着法子弄死他。”

    一计不成我还有其他良策,比如:在枕头下藏了一根尖锐的发簪,这根簪子看似是金的,其实是一支假的,镀金的铁簪子,是这些响马贼打家劫舍抢来的,我说看着喜欢,就留了下来。

    这两天,我在无人的时候,特地把簪子的尖部打磨得很细,就是为了能扎入他的心口处。

    我想,再厉害的人物也总有自己的死穴,我不信凌风音这般完美,到时候,等他喝下毒药,我就一簪插入他的心脏,再加上幻花镜从旁协助,让那假傩神无法出手,想到假傩神和凌风音都会被一网打尽,我还真是有点摩拳擦掌,恨不得成亲的日子是今晚。

    而尹恒要做的,就是帮助我,一起将他杀掉!

    尹恒听闻后:“你的计划虽然可行,但我还是十分担心,就怕一切会有变数啊!”

    “放心吧,不会有变数的,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我们今晚的对话,就此结束了,我将镜子藏好后,倒在床上便睡去,想到明天会发生如此多的大事,我辗转反侧,一直在念叨着尹恒的那句话,千万别有什么变数。

    我嘴上虽说着不可能,一切都在掌握中,但心里却不断打鼓,其实,我也在担心害怕。

    我不怕事情败露自己会受罚死掉,我害怕的事连累我这群朋友,罢了,别想了,既来之则安之,车到山前必有路。

    第二天,大清早院子里就热闹起来,整个山寨的女人都来到了我的小四合院,由寨里的一个老妈子帮我梳头。

    这梳头也是有讲究的,必须选双亲健在,夫妻和睦,儿孙满堂的女人来梳头,沾沾她的喜气。

    老妈子站在我身后,牛角梳子轻轻触碰着我的发丝:“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她说着讨喜的话,但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还催促着她快点,别耽误了时辰。

    老妈子笑道:“这大当家选的姑娘,可真是个急性子,比新郎还急呐!”

    我被他们一阵哄笑,还脸红了。

    等我梳好头发之后,头上戴上了一支造型复古的金簪,在镜子前转了一圈,配合着精致的妆容,还颇有种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的美感。

    “小姐,你试着笑一笑吧!”小莲对我说道。

    我莞尔一笑,便让房中的人都看呆了,可儿眨巴眨巴眼,仿佛一对闪耀的小星星:“这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了……”

    “就你贫嘴。”我戳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行了,我这儿收拾打扮好了,你们该忙什么就去吧,最好去前厅看看准备得如何,该出场时提前告诉我一声。”

    “是!”老妈子和丫头们都散去了。

    我坐在镜前,恍惚间看到了白少安就在我身后,他看我的眼神,有三分痴迷,七分哀怨,等我一回头,他便消失不见了。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努力不让自己流下眼泪,一则,不想让人看见我哭过,二则,怕花了妆。

    望着身后他刚才站立的位置,我说:“放心,我从始至终想嫁的人,只有你,余生我苏小柔发誓,唯你不嫁!”

    说完后,小莲和可儿进来了,小莲手里举着盖头:“小姐,快该盖上了,媒婆正朝你来了。”

    我端端正正坐在床上,任由她帮我盖上盖头,当眼前被一层薄纱蒙住,我看到那瘦巴巴的媒婆扭着腰肢进门了:“新娘子,吉时到了,赶紧去拜堂吧!”

    我点点头,接住她伸来的手,刚碰到,我就觉得有种被电打的感觉,而且这声儿怎么听着有点熟悉呢?

    “新娘子,你还愣着干嘛,赶紧的啊,吉时过了,就等再择日了。”媒婆催促道,我觉得这人不对劲,透过红纱仔仔细细朝她看去,结果越看越像一个人,是他?他怎么成媒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