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5.耗子药设局
    可儿正两手玩着自己的小辫儿,听到我的问话后,吓得将小辫一甩:“小姐,你该不会想……想寻短见吧!”

    她不断地摆手:“不行,不行,我不能让你做傻事。”

    我笑黛如花:“傻孩子,想什么呢,我才会寻短见,我的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干嘛想死啊。”

    她半信半疑:“真的?”

    我沉沉地点了个头:“是真的,我若要寻思,还会告诉你吗?也不用脑子想想。”

    她恍然大悟:“确实如此。”

    我告诉她,我之所以要耗子药,只是想到昨晚睡觉,有耗子在挖我的墙角,听起来怪可怕的:“我听那耗子的声音,不过今晚就会挖通我的墙壁,正好,我在洞口处撒上耗子药,把它灭了。”

    可儿也是女孩子,自然也是怕老鼠的,在这深山之中,蛇虫鼠蚁确实比较多,她听闻后,也打消了怀疑:“如果你想要耗子药,我就去库房给你领。”

    “库房?”一个耗子药,也管束得如此的严吗?

    可儿说是的,因为山上担心有人投毒。

    “那好,你去帮我要吧,如果他们怀疑,你就让他们亲自撒在我的墙角,这些总归放心了吧!”

    “嗯,好!”可儿离开之后,我冷冷地站起来,一把扯掉了身上的红装,总觉得自己穿这身红衣服,显得异常的刺眼。

    我讨厌红衣,之前一次穿上,是在白家,嫁给白远卿时穿上,这第二次,我想,怎么着也得轮到白少安了吧,结果却还是为了别的男人穿上。

    我坐在屋子里静静等候了小半时辰,可儿就领着胖子前来的,胖子手里拿着一小包老鼠药,我看那剂量确实是给老鼠吃的,看来他还是怕我做傻事。

    殊不知,这药并不是为我准备的,而是为了凌风音!

    “来了?”我坐在桌前,正涂着指甲,可儿跟胖子使了个眼色,胖子说:“苏小姐……不,应该叫嫂子了,你说,哪儿闹耗子,我去给你撒上。”

    我随手一指,看也不看:“床尾。”

    待他撒药之后,我找了个借口说金饰的耳环有一条流苏坏了,让可儿下山去找那家金铺给我修修,等她走后,我让小莲去厨房帮我做东坡肉,以及点了好几道大菜,让她忙得不可开交。

    眼见太阳快落山,我身边无人之后,我悄悄的潜出了四合院,前往了粮仓。

    新风寨的粮仓在东北角的一处山洞里,这里常年老鼠成堆,为了隔绝耗子,他们没少下功夫。

    我悄悄来到粮仓四周,见到有响马贼把守在洞口处,我也不会去洞口,只是在附近悄声地搜寻着,果然,让我搜寻到了好几堆粉红色颗粒的耗子药。

    我在来时的路上就曾想过,耗子药不得不放,但也不可能放在粮仓里,万一不小心染到了米粮,很容易中毒,所以,这耗子药应该会在洞外,果然,我猜得不错。

    见到这耗子药在地上,周围还有很多捕鼠夹和捕鼠笼子,再看到这一地的老鼠尸体,我不仅不觉得恶心,还兴奋起来。

    我摊开方巾,小心翼翼地将地上的耗子药捡入帕子里,就在捡起时,皱了皱眉,这耗子药怎么跟刚才胖子给我撒房里的不一样呢?

    房里的耗子药是纯白色的粉末,而这里却是粉红色的颗粒,难道,胖子拿来的是假药?

    我心中暗笑,原本我让他们找耗子药,就是在试探他们,故意让他们将目光放在我房间的耗子药上,结果没想到,我也被他们摆了一道。

    果然,凌风音和他的人依旧防范着我。

    这一夜,悄然来临,今夜微微起风了,窗外的桦树林子被风吹得哗啦啦地响,就像有人在用力地拽着树干,不断地摇晃、摇晃……这就像我内心的撕扯,吵得我睡不着觉。

    我一直捧着幻花镜,坐在床边,等着尹恒跟我对话,等到三更快结束时,幻花镜终于亮了起来。

    当我见到镜中的人们,突然间变得凝重起来,尹恒、三子、苏桃三个脑袋挤在一起,一个个都跟死了亲娘一样凝重。

    “这是怎么了?”我问。

    苏桃忍不住哭了起来:“姐姐,我们都知道了,你要跟凌风音成亲了,对吗?”

    尹恒显得很烦躁,特别是提到成亲俩字时,他直接别过脸去,开不了口。

    三子结结巴巴地问:“小柔你……你真的要嫁给这个坏人?”

    我冷哼一声:“你觉得呢?”

    听到我的反问,他松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不会猪油蒙了心,嫁给他的。”

    “切!”尹恒冷哼一句:“我一直都知道小柔是不会嫁给这个不人不鬼的东西,只是没想到,她会如此冲动,事已至此,我们多说无益,来,说说吧,说说你的计划。”

    我的计划其实还未完全想好,于是我把为什么要跟凌风音结婚的理由告诉了尹恒:“我担心他去平城,会让局势变得更遭,于是为了留下他,我没办法才用了这么卑劣的法子。”

    尹恒点点头:“原来如此。”

    苏桃着急了:“那你明日岂不是要跟他成亲了?白司令怎么办?”

    “放心吧,我们的这个婚……结不成。”我告诉了他们,我心中的计划:“我是故意将婚期定在明天的,就是为了提前跟你们商议如何营救我,以及一锅端了凌风音的老巢,如果可以,我明日想……杀了他!”

    虽然他有法子与袁雪静沟通联系,但他与袁雪静达成的条件,相互掣肘的法宝,我手里也有,袁雪静是个生意人,我手里的青铜片,总比他空口无凭的有价值多了。

    “苏桃既已回来,那就证明她可以带你们上山来营救我,明天就是最好的时机,新风寨的守卫,被我使计给调走了,去了太平天国的宝库,再加上明天我跟凌风音成婚,苗寨上下都会同庆,皆时就是守卫最为松懈的时候。”

    我对三子说:“三子,我需要你的人上山对付响马贼,但有一点,在临出发之前,这件事谁也不能透漏,以凌风音与叶荣生的关系,金荣帮里肯定有内鬼,你不妨放出一个假消息,正好查一查内鬼是谁,一举两得。”

    三子经我提醒,这才想起队伍里鱼龙混杂,确实应该清一清了:“好,我都照你说的做。”

    然后我望向尹恒:“接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