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4.我们结婚吧!
    “合作?”他回过头,惊讶道,我对他做出一个嘘声的姿势,他与我对视一眼,瞬间明白了,我想跟他合作对付假傩神。

    凌风音甩开手上的水珠:“没用的。”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继续劝着他。

    他说:“因为我试过。”语气颇为失望。

    我不屑地笑了:“那是因为你没有跟我合作。”我用幻花镜,可是伤过假傩神的,他们都知道,可是他却不愿意跟我合作,说白了,就是贪恋假傩神带给他的神力。

    有了这层神力,他才能牢牢控制人心,才能成为响马贼的老大。

    若是没有了傩神,他凌风音就是个屁。

    这么浅显的道理,我怎么就没明白呢,看来,要让他彻底与假傩神反目成仇,彻底决裂,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罢了,我不能操之过急。

    于是,我将脚伸出水面,轻轻抖了抖,悬着风干了一会儿后,脚踝好多了,回去后,小莲已经哭得昏死过去,可儿刚将她安顿好,就见我回来了。

    “小姐,你没事吧!我听小莲说,说你被绑走了。”可儿上下打量了,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有毁容。”

    凌风音又戴上了他的傩戏面具,只有我知道面具下的那张脸,今天,他的心情还不错,带的是一面看起来表情相对平和的面具,没有那么狰狞。

    “她的脚崴了,你们好生照顾。”他说完后,问早早就侯在一旁的胖子:“红蝎呢?”

    “回大当家的,红蝎出去寻宝了。”

    当听到胖子的回话时,我心头一紧,不知凌风音知不知道天平天国宝藏的秘密,当时我记得我是被花娘逼到走投无路,才会进入水潭里,偶然发现了这处秘密通道。

    凌风音听到红蝎出去寻宝,冷哼一声:“这个家伙,天天都说寻宝,却没见他真的寻回过什么东西。”

    胖子还想说,我瞪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胖子便闭嘴了。

    凌风音甩了甩衣袖:“他想折腾就随他去吧!我看寨子里的守卫有点稀少,这几天我要出去一趟。”

    “你要去哪儿?”我问,就赌他敢不敢跟我说实话。

    他倒也没隐瞒:“我去平城。”

    “平城?难道那里出事了?”我想到尹恒跟我说,现如今外面已经天下大乱,虽然我交待了他如何去暂且应对,也不知道他办得如何了。

    难道,是凌风音发觉了平城当中暗流涌动,所以想去掺和?

    不行,我不能让他搅局!

    凌风音看着我的坚定的眼神,他轻叹一句:“是,平城出事了,应该说,是天下出事了,我此次前去,就是要对付新上任的司令林一峰的。”

    “怎么,林一峰这个司令不合你意?”我在心底嘲笑,当初若不是他两次杀掉白少安,天下又何苦如此?

    凌风音听出了我的讽刺:“小柔,我跟白少安是私仇,我跟林一峰是国仇,两者是不同的,虽然在你眼中,我是个十恶不赦的人,但无论如何,我也不想看到这大好河山变得生灵涂炭。”

    说完后,他转身欲离去,我揽住了他的胳膊:“不许走,你就这样抛下我,一个人去城里吗?”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当我揽住他的手臂时,他的身体颤动了一下:“小柔,你想留下我?”

    “是!”我希望能拖延一点时间,至少拖到我与尹恒下一次见面,等我问清情况,再放他下山搅局也不迟。

    我背着良心,捏着嗓子撒娇道:“白少安之后,我便再也不关心外面的事了,是你把我带到山寨的,你得负责。”

    “负责?”他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好,我负责。”

    我告诉他,这几日,我已经想通了:“既然我和你是从小就定下的姻缘,之前的事是我负了你,在这里,我向你道歉。凌风音,你是个好男人,不计前嫌给了我机会,也对我许诺会让我一世安稳,我想……我应该信你一次。”

    我知道这样骗人不好,可现如今,除了这番话,除了成亲,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法子能留下他:“凌风音,我们结婚吧!”

    此话说出口,我的心脏怦怦地猛跳了两下,接着就是抽着疼,揪着揪着的痛感,从心口处传遍了全身,这句话,我曾经在白少安面前说过,当时说的是问句:“白少安,我们结婚吧?”

    结果,却只能换来一句沉默,现如今,我违背自己的心意,对另一个男人说出了同样的话,只不过,此话却成了一句肯定的陈述句,我不是在跟凌风音商量,而是在跟他说:我同意嫁给你了!

    凌风音听到后,整个人都僵掉了,当来自平城的风,穿过山川,穿过绿叶,穿过溪涧,来到我们身边时,凌风音终于动了动手指,将我拥入怀中。

    这一刻,我听到了他打鼓般的心跳声,以及他喜极而泣的嗓音:“好,我们结婚!”

    我们要结婚了,这一天,山寨里张灯结彩,大量的响马贼去了山下置办活物,正是防守最松懈的时候。

    我在这边试着嫁衣,心里却盘算着苏桃应该已经回到了平城吧,希望她能在这个节骨眼带着三子和尹恒杀上来,将这新风寨一锅端了。

    小莲和可儿高兴极了,不断地帮我拉扯着身上的红嫁衣,对着镜子里的我看了又看,特别是小莲,笑得合不拢嘴:“好美啊,原本小姐你就够美了,穿上嫁衣,就跟天仙儿似的。”

    可儿打趣道:“要不怎么说新娘子是世上最美的女人,我什么时候也能穿上这身红嫁衣啊!”

    我对着镜中的俩丫头:“当你们有一天,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都会穿上属于自己的嫁衣。”

    说着,我的心又不受控制地痛了一阵。

    我默默地对着镜子,心里默念道:少安,对不起,我要用我自己,用我的婚事去骗人了,这个人对我有情,每当看到他为了婚事忙前忙后,事事亲力亲为,我就觉得自己很残忍,我很残忍,对吗?

    我过去跟白少安离开重安镇,毁了婚约,便是伤了凌风音一次,现如今,我给了他希望,却又要亲手毁了这个希望,我说过,做坏事、欺骗人的滋味不好受,这种骗局,完全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营生,不划算,但我现在已经别无他法了。

    待小莲离开后,我问可儿:“可儿,房中可有耗子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