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3.霸道的抱走
    我捂着自己的右脚脚踝,骂道:“你们现在才来,我刚才差点就被那女人给害死了,要不是我滑下了山坡,把脚扭了,还没办法甩掉她呢!”

    我指着另一个方向:“她刚才往这边跑了。”

    胖子追了上来,正好听到我的话,便点头哈腰地道:“对不住了苏小姐……你们几个,还不赶紧往这边追,你们搭把手,帮忙抬人啊!”

    十几个响马贼立刻分为两队,其中一队朝着我指的错误方向追去了,另一队赶紧去周围砍下枝条,准备做一个简易的担架。

    这时,一阵鸟雀惊起,飞来一只巨型的黑鸟,当鸟儿从天而降,身上的黑袍子有种遮天蔽日之感,凌风音就在我面前徐徐落下,脚尖踏在落叶之上。

    见到他,所有的响马贼都恭敬的将左手握拳放在右肩行礼。

    “受伤了?”他冷酷地问。

    我没有说话,但胖子却帮我点了点头,凌风音二话不说,就将我拦腰抱起,搂在了胸口处。

    “凌风音,你干什么,放下我!”我试着挣扎了一下,却发现对方的胳膊如铁,纹丝不动。

    “苏小柔,你想好得快一点,那就别乱动。”他说完后,带着我脚底点地,就飞了起来。

    我这个人不算恐高,但在他怀里,我是真的怕了,我吓得浑身僵直,生怕他飞到半空一个不小心,松了手,我就掉了下去。

    还好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等我再次睁开眼时,我们已经回到了山寨,在一处没有喧嚣,没有血腥味的云清湖边,他将我放在了石头上。

    我觉得凌风音是个怪人,他与我相见时,总喜欢选择湖边,之前在平城是在南湖,来到了新风寨,如今又落到了云清湖边上。

    “你的脚给我看看。”他蹲下身,不等我同意就脱下了我右脚的鞋子,我吓得缩了缩:“女人的脚不能乱碰,知道吗?”

    他自然是知道的,但因为我这句话,他还偏要碰我的脚了,当那双不冷不热的手掌将我的脚握在掌心时,我吃痛地皱着眉头,这才发现脚踝处肿成了鸡蛋。

    凌风音看到的脚后,低下头:“你是真的留下,还是因为走不了而留下?”他问。

    我想也不想,是自然是因为走不了。

    “你撒谎,你不想离开,对吧?”他也不知是说给我听,还是说给自己听,而后趁我分神,将我的脚按进了冰凉刺骨的湖水了。

    当脚浸入时,我差点没跳起来,剧烈的冰冷刺激着脚上的每一根神经,好像有千万根针在扎着我的脚。

    “凌风音你干嘛!”我的吼声传遍了这处静谧的山谷。

    凌风音始终蹲在地上:“这云清湖的湖水,是来自远处……”他随手一指,便是云里雾里的一座高山,山巅还有雪白的冰层:“来自这座名为凤凰山的冰山,这座山海拔有近三千三百米,山顶上常年积雪,只有到开春时,冰雪消融,才会有融化的雪水流出,汇聚成湖。”

    他一边说,一边转移我的注意力:“所以,这湖里的水,温度比地表更冷,而且由于是纯净的雪水,对治伤有绝佳的功效。”他说着,我的脚已经没有知觉了,等我回过神时,脚上的肿已经消了许多。

    他松开手,站起来,眺望着远处的凤凰山,我轻声地说:“谢谢你帮我疗伤。”

    他取下了面具,在绿翠环绕的山谷里,自由地呼吸新鲜空气。

    我看到他的脸上难得有一丝的放松以及愉悦:“你多泡泡,扭伤需要冷敷,这湖水的温度刚好,再冷就会冻着你了。”

    “好。”我吹着春日里山谷吹来的山峰,裹挟着一股松树林子的清香气味:“凌风音,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儒雅地点点头:“说吧!”

    “你为什么喜欢待在湖边?”我终于还是问出口了。

    他双手背负在背:“你觉不觉得,湖面就像一面镜子,巨大的镜子。”他说着,张开手臂划拉了一下:“我是一个很容易迷失自己的人,有时会忘了自己是谁,但照照镜子,就能让我想起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我该做什么。”

    “是因为假傩神的缘故吗?”我觉得凌风音本性不该如此,或许就是假傩神害了他。

    而且自打那晚之后,我就觉得,凌风音和假傩神并没有完全融为一体,至少在我看来,他们在某些方面是格格不入的。

    于是,我的小心脏蠢蠢欲动:“凌风音,回答我,假傩神在你身体里,不好受吧!”

    凌风音眼神有些惊恐,猛地忽变,布满了血丝,他转过头来,一把掐在我的脖子上,我的脖子都快被拧断了,别说求饶了,连呼吸都断了。

    我憋红了脸,双手不断捶打着凌风音的手臂,就在我快撑不住时,凌风音终于松手了。

    他就像个精神病人,在我面前跟自己对话。

    一边是那个文质彬彬,嗓音清朗的男人,他说:“傩神,你忘了答应我什么吗?你若敢对小柔下手,我就毁了自己,也会毁了你。”

    一阵风吹过,他变了脸色,变得张牙舞爪,眼圈乌青:“姓凌的,你不过就是本尊的奴隶,竟然敢威胁我……看来,你是要比我弄死你,然后再弄死这个女人。”

    “有本事,你试试看啊……”他的左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右手却不断地掰开左手,看样子应该是身体里有两个力量在较劲,我看着他们左右交替,也不知该帮哪边了。

    但我想,凌风音竟然敢说出这番话,必定是料定假傩神不敢造次,于是我捡起地上一颗石子,丢向了凌风音:“假傩神,你眼睛上的箭伤不疼了是吗?”

    提起眼伤他就发怒:“臭娘们,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死在我手里,不,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好,我拭目以待,有本事你直接跟我斗法,欺负别人算什么好汉。”我说出口后,那假傩神就被我气走了,凌风音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水岸拍打着他的鞋底。

    “小柔,你不必说这些话来替我解围,得罪他……不值得。”他爬起来,捧着湖水洗了把脸。

    我跳到他的身后:“凌风音,不如我们合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