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2.内鬼是谁
    事情发展成这样,我有无法推脱的责任,我在想,当时怎么就猪油蒙了心,相信李灿能解决好这件事,能好好的跟兰芝分手呢?

    现如今看来,李灿并没有解决这件事,还让事情愈演愈烈,现如今那女人怀了李灿的孩子,看来,李灿是铁了心要跟她在一起了。

    “走,我们赶紧回去。”我对苏桃说,她突然拉住了我:“还有一件事,我想……还是得告诉你。”

    “还有什么事,都一并说了吧!”我做好心理准备,不知还有什么坏消息。

    她支支吾吾地说:“这次……你们去元宝山探秘,以及白司令恢复肉身的事被人发现,提前设了陷阱,不觉得很奇怪吗?”

    是很奇怪,难道说,我们这里面有内鬼?

    她点点头:“这件事是江军师让我告诉你的,他说我们这里面有内鬼,虽然现在还未查清是谁,但他怀疑……怀疑……”说完,苏桃跪了下来,对我猛磕了几个响头,额头都磕破了:“对不起姐姐,求你饶我表哥一命吧!”

    “你表哥……李灿?”我皱着眉头,瞬间失去了力气,后脑勺靠在了湿润的树干上:“是他,原来是他!”

    我是如此的信任他,就算知道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我也给了他最后的一点薄面,让他自己处理。

    想想一路走来,我们是在我还在白公馆时相识的,当时差点害了他,后来还好有观花门的法宝帮忙,才让他的魂魄回归本位。

    而后我们一起建立了舞厅,一起挣钱,一起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而他却是背叛我的那一人。

    我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江月白不是说,这只是猜测吗?我就当一切都还没有证据和实锤,绝对不会相信身边的朋友会背叛自己。

    “苏桃,你起来!”我将她强行拽了起来:“江月白不是说,还未确定吗?你这么火急火燎地替他求情干嘛?”

    苏桃哭着说:“姐姐,我……我不敢瞒你,是我亲眼见到他跟凌风音的人怜惜的,这件事除了你,我谁也没说,就算江月白问起,我也一个字没说。”她哭得眼睛都红了:“姐姐,求求你,求求你饶了表哥好吗?”

    饶了他?我细细回想,在寻找原谅他的理由,突然想到当时尹恒告诉我的一个细节,他说,慈爱医院遭遇了火灾,但是却无人伤亡,我想,凌风音应该不会这般好心,这其中是否有李灿在帮忙呢?如果有,他还真是死罪可免了。

    再者,我望向苏桃,突然间明白了,明白这丫头出现在此处,并不是单纯来救我,而是为了李灿而来:“苏桃,你老实告诉我,你此行,是不是为了李灿而来。”

    苏桃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对不起姐姐,我……我这次来确实是为了救你,同时也是为了表哥,我知道,他做这些事,迟早有一天会被人知道,我不希望到了那一天,他已经无法回头。”

    我听到这话,还是有些心寒的,苏桃舍命救我,原来并不是为了我们的情义,而是为了李灿,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李灿是她的表哥,她为了李灿做这些事,也能理解。

    但我的心,却隐隐作痛。

    “苏桃,你这次来,是自己单独行动吧!”我猜测,她都来到了新风寨,可却没有后援的队伍,应该是她独自前往。

    这一次,我又猜中了,苏桃点头后,我无奈道:“你啊你啊,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万一你出了危险,我……”

    “放心吧姐姐,我不会出事的,在来之前,我已经打听清楚了。”苏桃说,她在来之前,先去查了这些响马贼的活动路线,通常会在平城周围的一些小村寨进行抢劫,每次拿得也不多,所以,当地人也就算了。

    于是她特地打扮了一番,混入了其中的一个村子,等了几天终于等到了响马贼,就这样被他们“顺利”带到了山寨。

    “你就不怕他们杀了你,或者对你……”

    她淡然地一笑:“我不会死的,就算用尽浑身解数,我都会活着来见你,至于……那件事,我现如今身子已经脏了,谁碰不是碰呢!”

    我觉得这不像苏桃说出的话:“苏桃,你是不是出事了?”

    她既然喜欢安德鲁,又怎会不洁身自好呢?

    她说:“我……我跟安德鲁表白了,但是,他没有接受我。我知道,他一定嫌弃我,一定觉得我很脏,所以他才不愿接受我。”

    可是,我所认识的安德鲁,并不是一个注重这些的男人,甚至我能看出,他非常的关心苏桃,这份关心,早已超出了医生对病人的关心,安德鲁怎会不接受她呢?

    苏桃一提起这事就哭得很伤心,我轻抚着她的头:“别哭了,如果能回去,我一定好好地帮你问问他。”

    “别问了,姐姐,真的别问了。”就在她哭的空挡,我听到有人来了,赶紧跟她继续猫着身子往前走去,刚踩到一团草丛,我脚底一空,就滑了下去,双手赶紧抱着身边的杉木,可还是没控制好,把脚崴了。

    看到我的脚受伤,苏桃用小小的身体充当我的人肉拐杖:“姐姐,我帮你。”

    就听见对方传来一阵吼声:“那边有声音,去看看!”

    我一瘸一拐费力的行走在山林间,没走几步就听到身后人追了上来,我赶紧将她推开:“苏桃,你走,你快走,待会他们来了,你就走不了了。”

    苏桃摇着头:“我不走,姐姐,我不走。”

    “快走吧,我是被你劫持的人质,回去后他们只会安抚我,不会对我做什么的,倒是你,若是被抓住,我恐怕也护不了你周全。”

    我不断地推着她,让她快走,不要再耽误了,待会想走都走不了了:“我的脚受伤了,你带着我走,根本走不远,快回去吧,你既然说做了记号,那就到时带尹恒他们来找我……”

    “好,姐姐,你保重!”她含着泪,一脚一步回头,不断看着我,我朝她挥挥手,等她消失不见后,响马贼找到了我:“苏小姐,你没事吧!那个贱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