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9.计上心头
    “尹恒,别闹了,现如今举国上下岌岌可危,我们在国家面前,就不要谈自己的这点小利了。”

    “可为什么要牺牲你呢?你想做这种伟大的事,我可不想。”尹恒拒绝帮助我。

    我苦口婆心地说:“我其实并不伟大,我只是只知道,只有天下太平了,白少安才会将自己的余生留给我,到时候,我会重新认识他,我们毕竟相爱过,我知道他的一切喜好,我们可以重新相爱的,相信我!”

    我好不容易才将尹恒糊弄过去,但其实内心却深深知道,我和白少安,可能没有以后了,因为凌风音是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我只希望在我死去之前,能够再看一眼白少安,看看他活在这个世上,意气风发的样子。

    如果可以,我希望还能发挥一点余下的价值,如果能成功地找到身处的位置,让三子和尹恒带兵来消灭了这个响马贼山寨,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如果再贪心一点,若是能从凌风音身上找到袁静雪的一些线索,那便更好了。

    在这样的想象中,我将镜子收了起来,放入了包裹之中,手指不小心碰到了青铜片,我低声说道:“也不知你有何用,为何会跟鬼衙金库有关联。”

    于是,我又多了一重念想,如果可以,我想跟白少安一起,解开鬼衙金库的秘密。

    这一夜,便如此安静地过去了,第二天,我是在鸟语花香中醒来的,坐在窗前梳头时,我不禁感慨,外面都乱成一锅粥了,这里竟如世外桃源,丝毫不受影响。

    今天,响马贼早早的就出去了,大队人马呼啸而去,又唱着胜利的歌谣而归来,手里拿着鸡鸭鱼肉,以及一些粮食和布帛,最后的那几个响马贼背上,还拉来了一群女人。

    那些女人有些看样子已经生了孩子当娘了,有的还是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一个个被丢在圆形的大场坝上,相互簇拥在一起,瑟瑟发抖。

    整个寨子的人都聚集在此,为他们的满载而归喝彩,我站在人群中,却如来到了腊月间,浑身发凉。

    我心寒,是因为外面的人欺负我们就罢了,本国的人,也欺负本国的老弱妇孺,真是太可恶了!

    但我能如何?我也只能干看着,就算我现在冲出去,对他们破口大骂,换来的,也只能是他们的恼怒,变本加厉地发泄在这些女孩子的身上。

    红蝎作为这支队伍的领头人,他挥舞着弯刀,吹了一个长长的口哨,流里流气地摸了一下那少女的脸:“你这种女人,没味儿,我要那个……那个刚生了孩子,还在喂奶的女人,那种才有味儿呢!”

    他说的那个女人,个子小小的,皮肤白净精致,或许是因为生了孩子涨奶的缘故,她的衣服都湿了,看得那红蝎是一阵两眼发光。

    真是畜生,连刚生产的女人都不放过!

    “二当家就是二当家,会玩!”一个胖子拍着马屁,那女人呸了一声:“你们这些不得好死的王八蛋,我就算咬舌自尽,也不会让你们碰我的。”

    “哟,还是个烈性子,我喜欢,我喜欢,你等着吧,大爷我今晚让你尝到甜头,以后啊,怕是你要跪下来求我满足你呐。”红蝎说着,周围的人都哄笑起来,那女子两眼一瞪,看样子就要咬舌了,我赶紧制止:“慢着。”

    所有人都看向了我,红蝎托着下巴,眼神一直在我脸上和胸前打转,看样子他对我也是垂涎已久:“哟,是苏小姐啊。”

    “怎么?看到我来,你不欢迎?”我走到了那群女子身边,挡住了她们:“你们抢人,还真是没有个底线啊,连刚生产的女人都不放过。”

    “我可不是抢人啊,我问了,要么她跟我走,要么我杀了她的宝贝儿子,是她自己愿意跟我走的,我可没逼她!”他在我面前耍无赖,我说:“是,那我现在也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是你继续跟这群妇人、姑娘睡,想怎么睡都行,第二个选择,是你放了她们,我给你说个主意,去做一单大的!”

    “你?你能有什么主意。”他明显看不起我,但碍于凌风音对我的态度,却不便明说。

    我微微一笑:“不瞒你说,我苏小柔没什么本事,就是做什么成什么,以前平城码头一霸秦子臻秦爷,你可知道吧!”

    “秦爷,那都是过去的老黄历了。”他不屑地说。

    “对,确实是老黄历了,因为是我让他变成老黄历了。”我将当初怎么通过柳七对付秦子臻,借白少安的刀杀人的,偌大的一个码头帮,就因此而被我给弄得灰飞烟灭了。

    后来听说秦子臻去了广州,在那边不仅没有得到友人的帮助,还被仇家给砍伤了,撑了一个月才死,晚景痛苦而凄凉。

    听到我做的这事后,红蝎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金荣帮过去的老大,叶荣生你听过吧!”

    “叶荣生?不是已经被我们大哥烧死了吗?”他说,说完后,想起是在我的大都会酒窖烧死的,瞬间闭嘴了。

    “既然你知道,我也不必多费唇舌了,堂堂一个老大,却落到了我的手里,生不如死,还告诉了我,他金库的位置,你说他这一生是不是特别可悲啊!”

    提到金库,红蝎就来了兴趣:“你是说,叶荣生的金库你知道?”

    “那是自然,不然,我留着他的狗命干嘛?”我冷笑一声:“原本那金库,我是想留着自己用的,但现在我在这寨子里,也好像用不上,可是要我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我也不乐意的,你看看你们的条件,如此简陋,真是降低了我的身份。”

    我甩手道:“我苏小柔虽不算大户人家的小姐,也算是一个小家碧玉,从小到大,我就没有遭过这样的罪,我原本还以为是凌风音不担待我,现如今看你们抢了点米粮就沾沾自喜,我才终于明白,以你们这种打劫的速度,我就算等上十年,都住不起三进三出的江南园林大院,睡不起黄杨木的大床。”

    红蝎等人被我哄得一愣一愣的,我嘲笑他道:“不是我说你,我苏小柔在平城做的,也是打劫的勾当,但为何,我就能做大案,而你却只能打家劫舍呢?”

    红蝎作为男人的尊严,被我给践踏,他捏着拳头:“苏小姐,你以为,仅凭你片面之言,我就会相信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