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6.傩戏面具下的脸
    可儿将水碗放下后,赶紧溜出去了,将门带上,等人走远后,凌风音转过身来,当着我的面,只手轻轻附上了傩戏面具,就在我面前,将面具给摘下了!

    当面具下的那张脸出现在我眼前时,我差点没惊讶得掉下床,我没想到,真的没想到,面具下的人,竟然是他!

    “怎么?很惊讶?”声音没错,就是凌风音的声音,只是脸让我觉得意想不到,这张脸白白净净的,是有二十多岁,秀美的五官精致无比,偏向女气,眉宇之间自带一股温柔之气,看到他,我惊呼道:“是你?方圆?”

    没错,他就是方圆,只不过脸上比方圆多了一道火焰的刺青,刺青可以隐藏在皮肤之下,他想显示才会出现。

    “就是我。”他坐在了木凳上,指尖轻轻敲击着桌子:“小柔,我这样,算不算坦诚相见?”

    他对我道歉,不断地说道歉:“之前我确实不信任你,因为你对白少安用情至深,我不得不多加试探,只是没想到,你竟然有异于常人之毅力,竟然能扛过我的刺青术。”

    他的刺青术确实很折磨人,也很吓人,我都差点被吓死了,但,好在白少安和珍娘几时出现制止了我说出幻花镜的下落,让我知道这邪术其实就是一种蛊惑人心,控制人思想的致幻药,有了这层真相,我便也不再害怕它了。

    因为我知道,这邪术并不能对我身体造成什么,它是弄不死我的!

    “我应该叫你方圆呢,还是叫你凌风音呢?”我问他。

    他说:“方圆只不过是我的艺名,就如你,也有一个万代兰的艺名。”他说完后低下头:“所以,还是叫我凌风音吧,在你的世界里,我不想再隐瞒什么了。”

    “原来,这就是凌风音你的道歉方式……”我冷笑一声,无力地靠在床头上:“我知道,你压根就不信任我,也忌惮我的能力,现如今我落入你手里,不对,与其说是落入,不如说,是我选择了你,凌风音,是我选择被你当做人质要挟,又选择跟你来到新风寨,所以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怪你,因为,是我自己选择的。”

    我对他接着说道:“但观花门的法宝,你想都不要想,我是不会交出来的,我也不傻,人活着,总要留点东西傍身嘛。”

    “假如我连保护自己的东西,都拱手让人,岂不是真的离死不远了?”我笑道:“所以,大家公平一点。”

    凌风音轻叹一声:“小柔,我真拿你没办法,就连僰笏的毒都无法让你说出宝物的下落,我能如何?难不成真的杀了你?真的剁下你的手和脚?”

    他自嘲地笑了一声:“我舍不得。”

    “凌风音,你可别小瞧了自己,你还有什么舍不得的?你是天底下最聪明,也是最狠毒的男人,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你一点也不像人,你的身上没有一点人气,没有人性,没有温暖可言。”

    凌风音听到后,身子微微颤抖,良久,才对我开口道:“是他!是他让我变成这样的。”

    “他?你是说那个假傩神?”我话音刚落,他脸色就变了,一阵风从窗外席卷而来,那颗黑色的,看不清脸的人头,再度出现在我的面前,它好像很生气,一直对着凌风音的脸:“原来你让我出去帮你联系花娘,就是为了来跟这个女人见面!”

    说完后,头颅扭了过来,依稀能看到人头的左眼珠子上面有一个很大很大血窟窿。

    他看到我,十分的气愤,飞到了我面前:“臭女人,你竟敢伤我,还把法宝藏了起来,僰笏的毒对你不起作用,那我就亲自动手!”

    “不要!”凌风音见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便打破了桌上的土碗,将碗割到了自己的脖子上,都出血了,看到血,那假傩神停下了:“你想做什么?想杀了自己?”

    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凌风音的身上在流血,他不是刀枪不入吗?难道,假傩神离开后,他就是**凡胎了?

    “没错,我是不想活了,如果你敢动小柔一根毫毛,那我就死在你面前,你别忘了,我死了,你也就灰飞烟灭了。”他的威胁很有效果,假傩神果然烦躁起来:“畜生,我帮你得到了这一切,帮你报仇,让你成为这个世上的神,你竟然要与我倒戈相向,就为了这个被人睡了好几年的破鞋!”

    这些话不堪入耳,让我想起凌风音之前发狂的模样,也是这样辱骂我的,难道,当初骂我的人不是他,而是这个假傩神?

    凌风音笔挺笔挺地站起来,视死如归:“我不许你这样说小柔,傩神,你在我身体里这么久,理应知道,小柔在我心中的位置,如果她出事,我也不会独活,我会拉着你一起……下地狱!”

    我没想到,凌风音有朝一日,竟然会为了我,伤害他自己,会为了我说出这番与假傩神决裂的话,失去了假傩神附体的他,就像个愣头小子,明知自己对抗假傩神是以卵击石,还会生出嫌隙,他还是选择了保护我。

    我对他的态度,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改观,但若说感激涕零,还不到火候。

    毕竟,谁能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演戏,是不是故意为了打消我心中的疑惑,而上演的苦肉戏呢?

    眼看着凌风音脖子上的伤口越来越大,假傩神最终败下阵来:“行,你有种!”说完后,假傩神回到了他的身体里,凌风音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眼神也有点邪魅了,他捡起桌上的面具,动作优雅地戴上:“既然你已知晓我的容貌,便已是我过命的交情,小柔,过去无论我对你做过什么,算计过什么,但从今日起,我愿意将我的真心,交予你的手中,不管你是珍惜也好,糟蹋也罢,我想弥补你,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凌风音离开了我的房间,这一刻,看到他萧瑟的背影,我突然感受到了他内心的无奈和荒凉,我觉得,这个男人,或许不像我之前看到的这般,充满了算计和心机,我突然很想认识真正的凌风音,想看看,在这面具之下,他本性使然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