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再见鬼婆婆
    原来让小莲无法忍受的刺青邪术,是这般的难熬,比我当初在镇原城流掉孩子时,还要痛苦万分。

    这痛,让我无法忍受,无法捉摸,渐渐的,我失去了理智,失去了最后的意识,在闭上双眼之前,我从眼皮的缝隙里见到凌风音站在我面前,像那高高在上的泥塑神仙,俯视着我,嘴皮子动了动,似乎在问我什么。

    我的嘴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突然间,白少安的脸出现在我的眼皮子下,那形象鬼魅般的钻进了我的眼皮里,就在眼前晃荡。

    “小柔,不可说!”他一直在我面前念叨,让我别说,千万别说。

    但另一个声音,却从我的身体里传出,是邪恶的语气:“说吧,说吧,说了就能知道减轻痛苦,不,应该是结束痛苦。”

    一边是难熬比死还要难受,另一边,是只要说出来,就能喘一口气,我很想选择后者,但白少安的脸一直在我眼前挥之不去,他紧凑的眉头,焦急的双眸,以及不断开启闭合的双唇,都在提醒我,战胜它,战胜痛苦。

    可我毕竟是个人啊,我如何与这些琢磨不透的东西抗争,我感觉好冷,身上又冷又疼,时间倒流,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阴冷潮湿的地窖里,白远卿命人将我关押在地窖,我遇见了鬼婆婆。

    鬼婆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角落里,倒吊着与我对话;“苏小柔,你是老身选中的人,你一定会守护好我们观花一门的宝贝,不让它们落入阴邪之手。”

    我流着眼泪,在地上蜷缩着:“鬼婆婆,我也想好好守护观花一门的法宝,可是今日,我实在是撑不住了,我宁可他杀了我,也不想接受这样的折磨。”

    鬼婆婆说:“你可知,这刺青邪术要如何克服吗?”

    我摇摇头,无论有什么法子,我想,我都无法战胜它。

    鬼婆婆开口道:“你知道吗,僰笏身上的液体有毒,也有令人致幻的因素。”

    听到后,我眼前闪过一道光芒,致幻?

    她笑道:“果然是个聪明的孩子,稍稍提点就明白了。”

    我想到小莲受罚的模样,仿佛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痕,都是她身体难受,口吐白沫的反应,难道,真如鬼婆婆所言,一切都是幻觉?

    我又想到之前曾陪苏桃去安德鲁医生处治病,曾经听安德鲁说过,人的大脑,是一个比宇宙还要复杂的东西,时至今日,人类最顶级的医生,都还未曾了解人类大脑的十分之一。

    像我们知冷知热,知道疼,又或者像苏桃这般,产生幻觉,产生被害妄想,都是由大脑决定的,这么一想,我现在如此痛苦,难道真是身上被人狠狠扎了几刀,真是被人给放了虫子吗?

    不,不是的,我想,很能就是鬼婆婆说的,一切都是幻觉。

    只是我想不明白,分隔那么久后,鬼婆婆这还是第二次出现在我面前,不是面前,是眼前,这一此,我比上回看她看得更为清晰了,第一次见面时,用的是肉眼,看不到鬼婆婆的样貌,如今再看,竟然看到了她的身形轮廓。

    鬼婆婆知晓我的想法,轻叹了一口气:“傻姑娘,其实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啊!”

    她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鬼婆婆在我面前显示出了鼻烟壶的样子,我惊讶道,难道鼻烟壶里面住着的,就是鬼婆婆?

    鬼婆婆干瘪的声音传来:“呵呵呵……别鬼婆婆鬼婆婆的叫我,我叫珍娘。”

    “好,我记住了。”这么说来,一直以来帮助我的不是鼻烟壶鬼,而是这位珍娘?

    珍娘点点头:“没错,就是我,我虽只是宝物,但也能选择自己的主人吧!你这个丫头还不错,命格虽好,却注定要历经波折,我就这么告诉你吧,你的命格不该如此,如果你能撑过去,今后任何大风大浪,都不会惧怕。”

    珍娘既已告知如此,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撑下去呢?

    我努力地咬着牙,都把牙龈咬出了血,面对凌风音,我弱弱地说:“我真的……不知道……”

    “小柔,你可真能扛啊,就我们山寨里最能挨的汉子,都熬不过一分钟,你这……都过去五分钟了,还是不愿开口,很好,很好!”凌风音嘴里继续念着咒语,我在地上痛得打滚。

    余光瞥见珍娘和白少安并肩站在一起,我对他们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说的,请你务必照顾好他。”

    白少安就是我的命,甚至比我的性命更为重要,我不想他有任何闪失。

    珍娘说:“放心吧,他的身体正在缓慢地长出来,再过三天,那个西藏神婆就要带着雪域的法宝来了。”

    听到巫师要回来了,还带着法宝,听到白少安的身体正在恢复,我嘴角露出了一道笑容,身上的痛苦也没那么难受了。

    “只不过……”珍娘正打算与我说什么,就被白少安拦住了,我刚想问她,究竟想说什么,就两眼一黑,昏死了过去。

    这一觉,我睡了很久,睡梦里也很不踏实,总觉得有人会趁着睡着图谋不轨,总觉得有一双直勾勾的眼睛,正坐在床前盯着我,一阵风吹过,桌上的蜡烛熄灭,青烟萦绕梁上,我微微睁开眼:“水……”

    “水,快倒水来!”我听到了一个不想听到的声音,看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在黑暗中,那黑色的傩戏面具下,一双急切的眼睛正望着我,伸手,可儿从黑暗中递来一碗温水。

    凌风音刚想扶起我,我便躲开了他:“走开!拿开你的手!”

    “小柔,我……”他默默将水碗放下,让可儿来照顾我,自己走到了桌边,远远地看着我,我躺在可儿的怀里,猛地喝了一口水,差点没把自己呛到,可儿轻抚我的背:“慢点,慢点喝。”

    我一边喝,一边流眼泪,水都变味了:“凌风音,我没想到你竟然早就算计了我,让方圆在我身上下了邪术。”

    凌风音背过身去,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可儿,你先出去吧,我有事跟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