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4.催动身上的刺青
    “拿开你的手!”我表现得很愤怒:“凌风音,你大可不必试探我,现如今我在你的地盘上,你要杀要剐,或是将我囚禁,都随你喜欢,何必还要试探我。”

    “臭娘们,别给脸不要脸,我们老大这是……”盘蛇男刚说出口,凌风音嘴里念念有词,他就痛得在地上打滚求饶:“老大,老大,我错了,小的错了。”

    凌风音吼道:“就凭你,也敢侮辱小柔!自己下去吧!”话音刚落,那盘蛇男就像中邪了一般,二话不说爬起来,拉开房门跑到了崖边,纵身一跃就飞了下去,山下传来一阵惊呼声,我吓得发抖:“凌风音,你这样也太过分了。”

    不管那盘蛇男如何过分,大不了打一顿便是了,没必要拿人性命吧!

    凌风音一副毫无关系的模样,冷漠得就像在看一只跳死的野狗,冷漠得令人害怕。他说:“小柔,这就是我的规矩,这就是我对你的诚意,我这个世上,只许我一个人欺负你,其他人想欺负你,都得付出生命的代价!”

    “疯子!你这个疯子!”我朝门前走去:“以后没事,你不要找我。”

    他真是太可怕了,过去我认为他是个疯子,现如今,我觉得他不仅是个疯子,还是个能发疯的死神。

    “小柔,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明明,我是在替你出气,你为何还要怪我。”凌风音不解地问。

    “为我出气?抱歉,我承受不起。”我双手抱拳,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凌风音也没追出来,倒是门外等待的可儿被吓得不轻:“小姐,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胖哥要……要跳崖啊?”

    我摇摇头,什么也没说,走到崖边坐着铁篮子下去了,刚下到崖底,就见到大胖跳崖的地方,围拢了好些人,正在用铲子给他将肉饼一般的残肢给铲起来。

    我这也是第一次知道,从高处掉落的人,不仅会摔得血肉模糊,还会摔得跟地上粘连在一起,得用铲子来铲走。

    看到这儿,可儿和我都是一阵反胃,大家也不敢久留,匆匆离开了,等我们回到四合院时,小莲已经可以下地了,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包饺子。

    “小莲,你咋不多睡会呐。”可儿问道,小莲泛白的嘴唇粲然一笑:“睡久了感觉有跳蚤咬,待不住呐。”

    我却有心头不顺畅,回屋去休息了。

    到了晚上,凌风音不请自来了,他来跟我们一起吃饺子,还自带了山西老陈醋:“怎么,从我进门到现在,你看都不看我一眼,当真是烦了我?”

    我确实没看他一眼,因为怕看了影响胃口:“来了就吃,哪儿那么多废话。”

    “你这还是反客为主了。”他敬了我一杯酒:“小柔,是我对不起你,但你……也有秘密瞒着我,不是吗?”

    秘密?他说的,是什么?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傩神的左眼是如何伤的。”凌风音将酒杯放下,动了动手指:“给我进去搜!”

    身后红蝎就带着一群响马贼进入了我的屋子,周围乱哄哄的,可儿和小莲站在我身后,着急得要命,却不敢吱声,我却淡然地坐在桌前,喝酒、吃饺子,周围的一些喧闹都跟我无关。

    我优雅地抬起了酒杯:“凌风音,我何德何能,竟能让你如此大费周章,你说,你一天到晚就活在阴谋算计里,不累吗?不,你累,累极了,可是你却没得选择,我说的对吗?”

    说完后,我一饮而尽,这时搜查的人纷纷出来,对着凌风音说找不到任何东西,凌风音不明地盯着我:“小柔,说吧,你把法宝藏哪儿了。”

    “什么法宝,我不知道。”

    “别装了,把观花门的法宝交出来吧。”他加了一句:“有我在,以后这些东西,你都用不着了。”

    用不着才怪,要是没有幻花镜在身,还指不定会被他害成什么样。

    “观花门的法宝,在我手里那才叫法宝,在你手里,就是一个废铁,我不知你为何要跟我讨要,难道……是为了跟花娘做交易?”

    果然,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凌风音的眼神告诉了我答案。

    “小柔,你真是冰雪聪明啊,不过,你我之间,只有一个人聪明就好了,毕竟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你我之间,若是能像狮群,母狮臣服于雄狮脚下,一切就和谐了。”他连哄带骗,就是想让我交出法宝。

    可我却不为所动,凌风音在手下面前失了面子,将筷子一丢,嘴里开始念念有词起来,我的左肩就疼了起来,这种疼,最开始是在皮肤的表面,就像有人在我身上种下了一粒种子,然后,种子生根、发芽,咬进我的肉里,那细细密密的根部,鱼刺一般刺痛了我,在往更深处探去,汲取的血肉,折磨我的灵魂。

    这种痛苦,是一种无法言喻,无法制止的痛,它会让你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思考,忘记了一切,会让你变成一条挣扎的虫,在地上不断打滚,不断哀嚎。

    我现在就是如此,趴在地上,右手捂着左肩,感觉到皮肤在不受控制地跳动着,有生命般,我想到了左肩上的刺青,那三朵美艳的万代兰。

    难道,方圆就是……他手下神秘的刺青师父!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苏小柔中了他们的计,谁能想到,西市大名鼎鼎的刺青师方圆,竟然是凌风音的人。

    痛戛然而止,我趴在地上,浑身是汗,一双黑布鞋走到我面前:“小柔,你可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你说,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就好了,非逼得我惩罚你。”

    他蹲下身来,轻抚我的脸颊:“看看啊,多么美丽的一张小脸,被我折磨成这样,真是天打雷劈。”说完后,他将我扶了起来,我本想拒绝,却四肢发麻发软,没办法拒绝了。

    “凌风音,你居然让方圆在我身上下咒!”我身上有咒,今日还是第一次知道,看来凌风音做这一切蓄谋已久,早在很久之前就对我下手了,只是一直没有催动,今日,他终于催动了我身上的刺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