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而谢琛当时吵过架以后就后悔了,毕竟媳妇还怀着孕呢。

    于是他马上给媳妇端了些吃的返回了帐篷。结果却没有找到人,这才知道媳妇儿居然不分轻重的大半夜离家出走了。

    而且什么也没带。

    谢琛当时都傻了眼了。

    自从看清了自己媳妇的真面目以后,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很蠢,只看到自己眼前的小利益,从来不会以大局为重,但是却没有想到她能蠢到这个地步,别的女人是任性使性子做事好歹有个度,是为了某个目标。再怎么做也有个底线,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但是他家的这位不一样。不但疯起来不要命,连儿子的命都不想要了。深山老林大半夜的可不安全,就是他一个大男人都不敢这个时候乱走。

    他家媳妇儿居然只因为跟他吵架,为了气他大半夜跑了出去。

    谢琛抹过了一把脸都不知道他媳妇儿和那个没出生的儿子,是否还用那个命回来。

    当下手中的食物一放,便急忙忙的奔出去,寻了谢家主求救,希望他能跟特事科的人帮忙寻找媳妇。

    谢琛只盼着自己想多了,媳妇是往山下去了。

    那条道相对的比较平坦,野兽出没的也少。他们时常清扫那一条道路,凶兽很少出没,那样他媳妇生存几率就会很大。

    但是特别行动组的专业人员经过对脚印还有周围环境的一翻侦查后,却告诉他一个不幸的消息。

    谢家这位孕妇好胆子,不但没有下山,反而是进了深山。

    当时谢家主就直接一脚将谢琛踹了个跟头。

    “你媳妇什么性子,你不知道吗?你居然跟她吵?!

    我告诉你,她要是有个好歹,我还真不心疼,我也不怕没法跟她娘家交待。

    可是我心疼我那未出世的孙子,他得多倒霉啊,才会摊上你们这样的父母。

    我那孙子,但凡没事儿还好,他要是……”

    说到这里,谢家族的声音都有些哽咽说不下去了,使劲的虚点了谢琛两下,便扭头去招集人手。

    年过古稀却一直不能享清福的谢家主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老了,老了,却得为儿子操心。

    他也很绝望啊。

    不是有一句老话吗——说子女对父母来说是讨债的。

    儿女是债,有讨债有还债,无债不来。

    以前他还不觉的,现在——呵呵!

    当老子的总不能嫌弃自己的儿子。

    谁让他是老子,没教好这个儿子呢!

    不但不能嫌弃,还得任劳任怨的为儿子们各种打算。

    他不是没有孙子,孙女,他还真不缺小辈疼。

    长子早早的生了长孙。二儿子结婚以后,也给家里添了一对双胞胎孙女。

    但是他那些孙子孙女们从还是胚胎的时候,有各种加强营养,各种小心照顾,而后在父母的期盼中出生。

    出生以后,更是各种娇生惯养。

    唯有老大家刚怀上的老二,自儿媳妇怀他起就各种多灾多难。

    儿媳妇刚怀上那会儿正跟儿子闹感情不和。

    总是说谢琛在外面有人了,然后各种往娘家搬好处,给娘家的亲戚安排工作,要死要活的。结果弄的差点流产,就没有一天是好好养胎的。

    闹的他儿子本来是有点心冷到真的心冷,儿媳妇才老实了两天,后来大约是看家里比较重视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把肚子里的孩子也就成了她的保命稻草。

    还专门去检测了一下性别。

    后来听到医生说是个男孩,激动的不得了,立马的就觉的挺直腰背了,看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的弟媳时,那是各种鄙视,端着一幅长嫂的架子,还妄想支使二儿媳妇,就好像她怀的是男孩有功一样!

    家里又不缺佣人,端个水,吃个水果什么的,至于非要二媳妇给她弄才行吗?

    谢家主都快要搞不懂他这个大儿媳妇的脑回路了。二儿媳那可是他跟老妻,千挑万选出来,那里是个吃亏的性子,与谢家算是门当户对,眼界比大儿媳妇宽广。

    人家根本就不搭理她,这大儿媳妇就又开始作了,谁让她不高兴,她就搂着肚子哎哟哟的叫着疼,各种碰瓷,弄得家无宁日。

    天可怜见,虽然马上要添了孙子,他跟老妻中很高兴。但是并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想法。

    只要是孙子辈儿,不管是孙子还是孙女,他一样疼。

    之所以在大儿媳妇闹腾的时候,大家退让。那完全是因为看在她是个孕妇的份上。

    二儿媳时常感叹,让他和老妻想个法子看能不能管管大儿媳,再让她这么闹的,最后受罪的还是孩子。

    当时二儿媳那一脸的同情,谢家主一直记着。

    他虽然心疼他这个孙子。可他是个当公公的,实在不好去教训儿媳妇,只能交给自己的老妻,但是每回他的老妻把儿媳妇叫去谈上一回。

    他大儿媳妇就会老实几天,但是几天之后又会故态复萌。

    学聪明了,不在他们跟前闹了,却跑到谢琛的跟前闹。

    谢家主多少也猜出点他这个大儿媳妇是什么心理。

    无非就是她出身低,嫁入豪门,各种没底气、自卑。

    这种情况的人也不是没有,他们这个圈子里低门媳妇不止她一个,人家各种努力考学,充实自己,就是为了走出去理直气壮,配的上婆家。

    便是没这么上进的,人家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安分守己,能认清自己的位置,在家做个贤妻良母。

    然而他的儿媳妇呢,却是使劲的往娘家扒拉东西,在外虚张声势的摆谢家长媳的架子给娘家做靠山。

    坚信只有娘家人才是她的依靠。

    好像只有抬高了娘家,她的地位才能抬高一样。

    不过也不排除另外一个原因,她没有信心,没信心能够一直留在谢家。

    各种脑补的,自己吓自己。

    于是就想着能拿多少好处,拿多少好处,免得以后想拿都拿不到。

    她又岂知这样正好适得其反,不但惹了谢琛厌恶不说,让本来对她不满意的婆家更加看不下去她了。

    就算有一天,她会离开谢家,也决不是谢家人怎么逼她了,而是她自己把自己逼到那一步的。

    谢家主本来带儿子来昆仑山,未必没有儿媳妇的原因,他的意思是,谢琛离的远远的,儿媳妇没处作了,可以好好的养胎,准承想,她都快生了,居然硬生生的追到了昆仑山来。

    谢家主后悔啊,当年,他就不该被长子求的一时心软,让这个媳妇进门!

    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找人要紧,万幸行动组的人与谢家主关系不错,大晚上的,几乎全部总动员进了深山帮忙找人。只是夜里的昆仑深处,处处都是危险,他们是步步艰辛,大家伙几次遇险后,就对找到谢家媳妇不抱希望了,凭他们的本事,身上都挂采了,而谢家长媳不过是个孕妇而已,毫无缚鸡之力,又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闯进去,众人叹息。

    更有者话里已经透出了安慰之意,但是谢家主与谢琛却不原意放弃,组里的人也义气,就一直陪着,终于在凌晨时分,在一个山坳处寻到了卧倒在一块大石旁的谢家儿媳妇。

    而这个时候的她已经呈半晕迷模样,下半身血水早浸湿了衣裤,一副马上就要分娩的样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