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没有了树灵的哭声,世界瞬间清静了。

    温乔这时才有闲心问起树灵的际遇,这一问不要紧,可触及了树灵的伤心事,张嘴就要嘤,眼见刚刚清静的世界马上就要再度被噪音破坏掉,这次不用猫爷上爪子,温乔直接拿出了一把剔骨刀,如镜般的刀身冷气森森,刃口上凝结着一点寒光仿佛不停的流动,更增加了锋利的凉意。这无疑是把好刀!

    如果不是这刀口,正对着自己,树灵都上赞上两句。然而……

    “我讨厌哭包,无能的只会制造噪音,烦!”

    既然已经留下树灵了,那么就得把它这毛病改一改,要是对待敌人,不管它用什么方法,温乔都不会嫌弃它,但是对待自已人,它还这么作,温乔真不介意好好的教教它规矩,不能让它有种怎么作都不会有事的错觉,如果教不好的话,那还是吃了吧,好歹还能做盘灵食。

    温乔以前人比较胖,所以总是习惯脸上带着笑,一个温和的胖子总是比一个阴沉的胖子更招人喜欢的,那怕收效甚微,这么多年来,也养成了习惯。

    而当这么一个爱笑的人,突然沉下脸来,面无表情的盯着人时,压力只会比习惯生气的人更恐怖,也更可怕。

    树灵刚到嘴边的嘤声,嘎然而止,再不敢卖惨博主人的同情了,立马的站直立好,乖的就像是面对着班主任检查的小学生一样,惹的一旁的猫爷偷笑不已,他自己的媳妇儿,自己能不知道吗,看着挺好相处的,但是实际上,真想被媳妇儿接纳……呵呵……那可就有的磨了,由其是在媳妇儿经历了温陈两家那些事以后。

    它自己不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吗,明明在媳妇儿幼年便相遇,可是真正被媳妇儿放在心上,也不过是最近一年多的事情而已,就这靠的还是自己的原形跟厚脸皮,想想就心塞。

    所谓没有对比就分不出区别,好不容易觉的自己熬出头的猫爷,再一瞧树灵那怂样,莫名的竟觉的心情好了不少,对于树灵留下来也不再那么抵触了。

    不过是一个丑不拉几的东西而已,温乔有多颜控,它还能不知道,留就留吧,还能多个跑腿的,本来它也见不得树灵动不动就哭的怂样,但是媳妇儿已经开始教训它了,那它还是放这丑家伙一马吧。

    此时心情很好的猫爷,早就忘记了,刚刚温乔打算留下树灵时,自己是怎么炸毛的了,这也就是树灵只得到了小楼门口的长住权,不会干扰到小楼内的和谐生活,它才会这么大方。

    要是温乔把树灵留在小楼内试试,不管树灵有多丑,猫爷都决对会跟树灵死扛到底,一准趁着温乔不注意的时候就直接灭了它。

    猫爷抖着胡子,伸了个懒腰,几个起跃便顺着温乔的衣服爬到了她的肩膀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如同小学生等训一样的树灵,懒洋洋的眯起了眼睛。

    温乔习惯性的蹭了蹭猫爷的额头,等她后知后觉的想起猫爷是个人的时候,该蹭的都已经蹭了,身体只是僵硬了那么一秒,节操便随风而去了,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习惯都已经养成了,又那是那么好改的,最重要的是,她是绒毛控,对于猫咪这生物一向无法抗拒,索性就破罐子破摔算了,何必为难自己。

    被忽略了的树灵又想哭了,可是又不敢,只能硬生生的干了这碗狗粮,胆战心惊的等着主人想起它来,万幸,温乔没忘记正经事,很快便想起了它,树灵长舒了一口气,敢紧的讲起了往事,中间连个磕绊都没打,似乎就怕一停下来,就不让他说一样。

    这话还是得从四十多年说起,当时,昆仑灵气爆发的时候,树灵的本体正被人刚刚刨出来,运输路过昆仑,司机一不小心出了车祸,树灵的本体正处于最顶端,一个不稳便从车上滚落掉进了山沟里,司机没有发现,一场纠纷,耗尽了心力,车子修理好后,合照直开走了。

    而掉进山沟里的树灵本体,因为根部完好,实际上还残留着一线生机,被昆仑山上暴发出来的灵气波一冲击,本就已经百年树龄的本体,硬是绝境中生出了树灵来,只要能够扎下根来,它就活下来,继续修行下去,未必没有彻底离开本体,化成人形的那一日。

    但是显然,它的运道不怎么好,刚刚开了灵智,就遇上了昆仑山大乱,刚刚觉醒的觉醒者对自己的能力控制不住,末世的言论到处都是。

    特事科想要觉醒者配合,进行统一管理,但是这些觉醒者自觉有了超能力,就该像小说中主角一样,又怎么肯听特事科的话,最终特事科只能调动了军队,才终于把所有觉醒者都‘请’了回去。

    当然,这个过程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是了,那一段时间,整个昆仑附近都没有消停过。

    树灵就是这场特事科与觉醒者之间较量的牺牲者,火系觉醒者的能力,不止是让特事科的人却步,更是引起了森林大火,于是同样是觉醒者,却还在为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而烦恼的树灵,被这一把火一烧,虽然最后逃了出来,但是最终伤了根基,一直没能自救成功,只能用尽全身能量,保护好树心,留着最后一丝生机,颠沛流离的被动等待机会,希望能够有一天能够重新扎根土地。

    大约是它当时从车上落到了山沟里,强烈的求生**所至,不想让人找到发现它,所以,在觉醒的时候才会觉醒能够掩藏气息的本事。

    于它来说,只要收敛了体内奇楠的气味,再加上被烧的乌漆抹黑的身体,在普通人的眼里,就是一根废木头而已,现在科技发达的,厨房都是用的电产品,连烧柴都用不着它,所以它安全着那。

    那成想,最后阴差阳错的还是落到了木材市场,让一个傻老头子被人忽悠的扛了回去,差点落了个支离破碎的下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