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虽然没有了同睡的福利,但是还可以在心上人的怀里打滚,猫爷傻乐了一路,心里则想着,什么时候它的人形也有这个福利就好了!

    旧货市场里能不能淘到好东西,单看个人眼光,以前温乔跟温爷爷去过几次,看过温爷爷淘换过几次东西,而她自己么,那时候年纪还小,就是个小跟班,眼力劲那东西于她来说什么都不是,现在长大了,也不代表就马上就能够长进了。

    不过,温乔只是开个小饭馆而已,还真没准备弄的多高大上,正好她知道有一家老店里,卖的都是复古类的旧家具,虽然是二手货,但是真材实料,便直奔那里,买了四张八仙桌,老板人很好,一眼就认出了她,不免问起了温爷爷的现况,得知竟然已经去世后,很是震惊追问了原因,必竟温爷爷平常看上去身子骨很健康,一点也不像一个病弱的老人。

    “车祸。”

    温乔也只能这么回答,因为温家人给她的也是这个回答,具体信息,温爷爷到底是去看那个朋友,在那里出的事,怎么出的车祸,她一点也不知道,以前还想着打听打听,后来流落街头后,就再没有这个心力了,所以,温爷爷的去世,在温乔这里算的上是一个谜。

    旧家具店的老板只是习惯性的反问,因为太吃惊了,但是话一出口,就后悔不已,必竟这跟戳人伤口没什么区别,一听又是车祸去的,更加觉的自己提起的这个话题真是不应该了,当下很是劝慰温乔好几句,最后结帐的时候,更是主动的把零头给抹掉,加送了一套很实用的复古托盘,算是恭喜温乔新店开张的贺礼。

    温乔刚刚因为老板提起温爷爷而低落的心情,瞬间好转,自从发现修行是多么费钱以后,温乔就特别的有紧迫感,现在省了一笔钱,虽然是小钱,但是也依然很高兴啊。

    猫爷见温乔一脸眉笑眼开的样子,眼睛一转,一个飞跃就从温乔的怀里跳了下去,直愣愣的往店外跑,温乔不明所以,但还是赶紧的跟老板说了一声送货的时间后,追了出去,出门就见猫爷在店外的不远处正观望着这边,见她出来看到它后,又紧跟着往前跑了几步,然后一脑袋扎进了一家店里,抱着人家店门口的一根黑漆抹黑被烧的只剩下一米多长,成年人能够怀抱住的树干就不肯再走了。

    在别人看来,猫爷就是一个普通的橘猫,就算是做再过分的事情,也不过是觉的小动物而已,不懂事罢了,决不会把它的举动往深了想。

    然而温乔知道猫爷的底细啊,猫爷抱着不松手的东西,她自然不会当做是普通东西来看,不过在外人面前,她还是要装装样子的,上前试着哄着猫爷下来,但是猫爷都不为所动,于是她便只能对这家木器店的店员做出一副无奈的神情,开始试探着问,这根树杆是否出售,既然她的猫喜欢,那么她想给猫买回去,充做猫爪板用。

    这是一家木器店不是卖木料的,而是是做木质工艺品的,各种屏风上的雕刻惟妙惟肖的,挣的是手艺钱,每个月都会进一批优质的木料进行挑选加工,猫爷抱着的这一根树杆就是店员刚刚搬到店里,正准备挑选的樟木木料,不管它现在看着外形多惨,这一路运来都费了不少力气,肯定不可能当做普通木头就那么卖了的。

    温乔要买不是不可以,但是这价格么……肯定会稍微贵一点,所以店员劝温乔不如直接去买个手爪板反而更实惠。

    “喵~”

    猫爷直接伸出爪子在黑漆抹黑的树杆了挠了起来,一脸我就要这根木头的样子。

    温乔冲店员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指了指猫爷,充分的表现出了一个猫奴无限宠猫的模样道:“谁让我们家猫爷喜欢那,贵点就贵点吧。”

    店员见劝不了温乔便没再多说什么,人家小姑娘要宠猫,有钱任性,他除了觉的这小姑娘实在是太败家以外,也只能尽量的想着解决办法,必竟不管是卖什么,店里挣钱就行。

    只是这事不是他能做的了主的,怎么也得请示一下老板,结果老板不在,只有老板娘在,老板娘可没有老板那么好说话,店员默默的在心里同情了温乔一番后,最后还是把老板娘给请了出去。

    等老板娘见猫爷一副说什么也不肯放手,而温乔又特别宠猫的样子,眼睛一转,便摆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话里话外都在说店里的原料有多紧,这一根树杆如果卖给温乔后,会有多耽搁他们赶货什么的,反正就是不原意把树杆卖给温乔,不但如此,还反复的跟温乔介绍起了店里的屏风。

    这下子温乔那还能不知道老板娘什么意思,本身人家就不是卖木料的,就算是拒卖给她也说的过去,现在老板娘不过是想推销一下自己店里的东西而已,也没什么不能理解的,温乔在店里打量了一圈,然后瞧见在展示厅里摆放的围屏,突然想起,小饭店里没有包间,这屏风一类的东西指不定还真用的着,于是便挑选了两个最简单的四扇围屏准备回去备用。

    老板娘见温乔最后只挑了最便宜的,一脸的不高兴,但是好歹温乔也算是光顾了她的生意,便不好再为难温乔,只得一脸不爽的给了温乔一个不算便宜的价格,直到温乔很爽快的掏钱付帐,才终于露出了笑脸。

    屏风一个两千八,两个就是五千六,樟木现在的行情,最高不过十万一吨的样子,猫相中的这一根显然遇上了火灾,只烧成了小半节,表像可以说是极差,一米多长的样子,却只有刚刚一百零几斤,把外面烧焦的料子去除,能用的材料有限,所以不能用重量来说价,最多二三千也就顶天了,可是老板娘直接开价八千块钱,一共下来就是一万三千多。

    温乔到是想讲价,可是老板娘刚刚正一脸不爽不想卖的样子,加上猫爷喵喵的催着,那副表情敲定了她不会亏钱,为免多生变故,温乔只能爽快的掏了这钱,就算是心里再怎么心疼,这脸上还得挂着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