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陶越完全没想到,温乔这一推其实是为了帮他,待到油漆落的满地都是,才突然明白过来,霎时间羞恼的脸色通红,有心向温乔说两句缓合的话,道个歉什么的,温乔却已经绕过他去拿跟装修团队的领队说话,没一会便拿了工具带了两个人回来收拾地面上的油漆,竟是半点没有理会他的打算。

    好气哦——

    可是偏偏还不能发脾气,他觉的自己被慢待了,可是人家却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甚至还多番救助了他。

    说到底,陶越出身好,长的好,从小到大顺风顺水,一向都是别人让着他,从来没有他让别人的时候,平常高傲的很,除了师妹白瑛还没有被那个女孩子慢待过。

    他这是在白家旁支那边受了挫折,不满救自己的是个像温乔这样的胖子,大庭广众之下变成了笑料,温乔明明比他小,没有像他一般努力习武过,可是偏偏武力值比他高,而且对他还爱搭不理的,这要是换个美女救他,只怕不管怎么给他甩脸子,只怕他都不会觉的不舒服。

    温乔也是看出来了,所以懒的惯他,她出手救人是好意,可不是为了给自己救回个麻烦的。

    “喂,你……”

    陶越觉的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可是道歉的话却怎么也张不开口。

    温乔回过头,眸子亮得惊人,神色却淡淡的,莫名陶越感到心慌意乱,好似他无足轻重,无关紧要般。

    这种被无视的感觉……

    无论如何都让陶越不爽,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释怀了,温乔不过是武力值高一点的胖子,连个师父都没有,没人教导只怕难有进步,而他前途大好,所以他完全没有必要怕温乔。

    温乔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换了个笑脸开口了,“陶师兄这两日辛苦了,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感激的好,今日我做东请客,叫上白瑛,我们一起去吃个饭。”

    国情如此,很多人情往来都是在饭桌上达成的,虽然她没请陶越来帮忙,但是人家来了,她就不能当看不见,管饭是最基本的礼貌了,她现在有空了,小楼这边的装修自然也就用不上别人了,所以,吃了这顿饭,陶越也就可以走人了,但是太直白的说出来不好看,饭桌上就不一样了,她不太擅长说话,而且陶越显然一副看不上她的样子,叫上白瑛,到时候也不至于冷场。

    然而陶越显然连冷场的机会都不想给她,完全没有觉的温乔请客是好意,反而觉的温乔是在提醒他什么。

    必竟温乔救了他后,他最多口头上感谢了两句,然后在小楼这边帮忙跑了跑腿而已,实质上的事情,却是一件也没有做,而温乔却因为他帮了点小忙就请他吃饭,两相一对比,中二少年忍不住就脑补的有些多,然后直接拒绝了温乔的邀请,也不用温乔说明,他自己就准备撤了,临走前到底还是觉的欠了温乔人情,于是把自己的电话号码报,对她道:“听说你考上紫藤了,那我就是你学长了,以后在学校有什么难事,可以来找我。”

    然后不等温乔回话,便一脸娇傲的走人了,弄的温乔是一头雾水,后来还是晚上跟白瑛碰面才知道,原来陶越的爸爸就是x市的一把手,陶越是名副其实的衙内,之所以不说他是x市的太子爷是因为太子爷是他哥,他们家三子一女,他年纪最小,与大哥相差十几岁,几乎是被家里娇宠着长大的,有大哥在前面继承家业,他的未来毫无压力,家人才不反对他走武道的。

    陶越也确实是练武的材料,自拜入白父门下,便一直很顺,正是因为很顺,没经过半点挫折,得了几场比赛好成绩后,心性便不稳,一直有些飘,这使的他的武道一直无法圆满,练武也越来越散漫,明明进入了瓶颈,却傲的觉的总觉的只要他肯下功夫,就能天下第一似的,整日的与那些发小胡混,不管学校还是武馆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白父曾说过,如果陶越再这么作下去,早晚得毁在自己手里,但是又想不到好的方法把他掰回来,对于这个徒弟是半点办法也没有,这次白家旁系的到来,使的陶越吃了不少苦头,白父却觉的这是个机会,让陶越多些挫折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白瑛却对陶越不抱期望,她讨厌这个让父亲劳心的小师弟,由其是看不惯他那股自傲劲,时常与陶越吵架。

    不过不管白瑛怎么讨厌陶越,陶越的能量都在那罢着那,有事找他准没错,并告诉温乔,千万别不好意思,陶越要是说话不算话,或者欺负温乔的话,让她尽管来找她跟白父告状,她给她报仇。

    白瑛这么说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同宿舍的好友都已经到校了,打来多次电话催她回校,她推脱不过,而且本身也想早点动身回学校,但是又怕她走后,温陈两家来找温乔麻烦没人撑腰。

    这个时候白瑛下意识忽略了温乔武力值,只觉的温乔就跟那苦情小白菜似的,没人护着就只有被欺负的份,可以说,陶越的话,简直就是极时雨,这下子她终于可以放心提前返校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