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做厨子啊!
    白应山当场黑了脸,他爱才,但是同样高傲,自觉肯收温乔为徒,便是温乔的大造化,却不想,对方居然如此无礼,而白瑛,身为嫡系的小姐,却没有半点教养,居然做出嘲笑长辈的事情来,下意识的便抬手想要给白瑛一个教训。

    “好个无礼小辈,居然敢嘲笑长辈,嫡系真是越来越坠落了,今天我就要代表白家的列祖列宗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旁边的白琨立马不干了,白应山当着他的面就敢朝他女儿伸手,居然还说什么,代表白家列祖列宗?这是当他死了么?!

    “白应山你这个老不要脸的,欺负起小辈来居然还有理了,白家分支早就已经脱离了嫡支,族谱都没在一起,你代表的那门子列祖列宗?

    最重要的是,我大侄女跟我女儿说错了吗?

    见过收徒的,没见过你这么收徒的,你连自报家门都不肯,我大侄女知道你是那个啊,真当你这张老脸跟那电视明星似的,谁见都得认识啊!”

    白应山闻言微愣,身为武者,自然耳目聪明,其实刚刚温乔在后面与白瑛的谈话,他都有听到,所以便觉的没有必要再做自我介绍,而且他今日嬴了白琨,就算是在他的地盘抢徒弟也觉的理所当然,现在被白琨父女还有温乔给了个没脸,当即便恼羞成怒的与白琨打了起来。

    白琨与白应山都是地级高手,但是白应山比白琨多练了二十年功,且出手狠辣,不像白琨那般习惯处处留情,能胜白琨也不难理解,但是并不代表,他就真的比白琨强了。

    在盛怒之下,白琨的招数也产生了质变,抛去那些个顾及,白应山竟是拿他毫无办法,甚至有隐隐被压制的感觉,这让本来想要大发神威的白应山瞬间白了脸,神色也凝重了起来。

    习武之人,喜逞凶斗狠,一言不合便拔刀相向,这应该是出现在各种电视剧和武侠小说中的情节,现代已经是法制社会了,习武不是主流,古武界更是少有人知,被各种规矩所限制,这一习性按理来说,应有所收敛才对。

    然而,白应山却是随心所欲的可以,招招狠辣的仿佛要白琨的命般,甚至完全不顾忌屋内的温乔,白瑛,陶越三人,如果不是白琨拦的及时,好几次都差点波及到这三人,得亏温乔力气大,见势不妙,为免白琨被他们拖累束手束脚,逮着机会,趁着两人打的难分难舍之时,拖了白瑛和陶越两人便冲出了测试室。

    白瑛为自己刚刚的失语很是懊恼,不是因为自己的言语惹怒了白应山,害的父亲要为她出头,而是心疼测试室里的仪器,但凡有一件被波及,她都非得心疼死不可。

    早知道白应山这么不经激,她就该挑个适合打架的地方再讽刺才对。

    白瑛是越想越气,觉的白应山白长了那么大年纪,竟是半点气度也无,就这样还敢来鄙视白家嫡系,明明分支才是无礼才对,这么多年一直纠缠于嫡系,想要取代嫡系,为了争个正统,但是就算是争了正统又如何,白家分支难道还以为能回到古武界那个顶级圈子里吗?

    明明几十年前的时候,白家嫡系就已经放弃这个想法了,分支却依然这么不依不饶的,着实让人气恼。

    白瑛一把拉了温乔道,“千万别跟这老家伙去学武,他这人不好,你要真想学武,还不如找我爸那!”

    起码她爸心正,认识这么多年,不需要白瑛多言,温乔便明白她话里未尽之意。

    连白瑛这个傻白甜的家伙都能看出来的问题,温乔又怎么会看不出来那,白应山从头到尾对她毫无尊重之意,看中的也不过是她以后的成就,而不是现在还没有习武的自己。

    温乔不否认自己对古武界好奇,但是本人却并没有进入古武界的意思,所以对于白瑛的提议,只能拒绝。

    白瑛不失望是假的,必竟温乔天赋那么好,以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有如此的好天赋却不肯习武,总归是有些可惜,不过想要过什么生活都是各人的权利,若她也去强求温乔,那与她刚刚咒骂的白应山又有何区别,不过最后,她不还是有些好奇的问温乔道,“乔乔,不想习武的话,你以后想做什么?”

    温乔的回答又响又亮:“我自然是想做厨子啊!”

    白瑛:“……”

    白琨:“……”

    白应山:“……”

    陶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