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一力降十会
    白瑛家距离武馆并不远,小的时候温乔也曾经在里面混过日子,学过那么一招两式的,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也没忘记去武馆的路,七转八拐的,专走小巷,抄近路,没五分钟就到了地方。

    整个武馆灯火通明的,也不知道今天招待什么客人,刚一进门,就听到了演武场上的呼喝声,远远的就瞧着那边围了一圈人,温乔抱着猫爷好奇的走了过去。

    结果这不靠近还好,这刚凑到跟前,人堆里就突然飞出了个黑影来,直直的冲着温乔这个方向扑了过来。

    “喵——”

    猫爷整只喵浑身蓬松的毛毛都炸起来了,双腿在温乔的怀里一蹬,亮出带着寒光的爪子就要往外冲,嘴里同时发出警告意味的咆哮声,第一时间就想要把温乔护在身后。

    然而,身为猫主,温乔怎么可能让自己的猫档在前面,有了宠物医院那回事,温乔一直很警醒,对猫爷的一些小脾气也摸的透透的,见它一炸毛,就知道它要做什么,眼见它往外蹿,直接就拽着它的后腿往上空一抛,然后下一秒,她自己就蹿了出去。

    她没有功夫底子,但是有传承记忆,只要她想,那些存在于她记忆里的东西就可以变成本能,加上已经突破炼体二层,法术什么的可以不会,但是却多了近十倍的力气,所谓一力降十会,可不是说着玩的。

    变故发生太快,众人来不及反应,就见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胖子拔地而起,轻轻松松的接住了被踢飞出去的陶越,震惊之余,也不由的将目光投到了白衣胖子的身上,却见那白衣胖子接了人却没有停下来,返身举着陶越接下了自上面掉落的一只橘色的毛团团。

    “喵喵喵——”

    媳妇居然抱了自己以外的臭男人,这怎么能忍,猫爷直接亮爪,身子还没坐稳那,冲着陶越的脸上就是一爪子。

    陶越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完全懵着那,虽然被救了,但是却是被女人救的,还是经典的公主抱,当着所有师兄弟还有外人的面,以后还不知道要被笑多久,真不知道应该说是救的好还是救的不好。

    然而不等他分辨出个一二三来,就被天降一猫给砸了个瓷实,紧接着挠了一脸,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此时已经不是自尊心的问题了,而是被挠,他都不知道要找谁说理去,然后更悲催的还在后面,明明是他受了伤,结果却被刷的一下给扔了出去,这次有了准备,总算是在落地之前扭转局势稳稳的站到了地上,没再丢丑。

    然后,等他回头,就见刚刚救了自己的那胖子抱着一只橘黄色的猫不停的哄着,就跟那猫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明明受伤的是他啊!

    然而并没有人理解他,众人只注意到了温乔接陶越时的轻松随意,加上她太陌生,不知是敌是友,一个个面露忌惮,心里暗暗猜测,唯有傻白天被家里人护的很好带着一丝天真的白瑛认出了温乔,颠颠的跑了上去,抓了温乔的双臂,担忧的道,“没受伤吧?”

    “没事。”

    温乔一手抱紧抓狂的猫爷,一手随意的挥动了两下向白瑛证明自己没事,不等她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白瑛就长长舒了一口气道,“卧槽,刚刚真是吓死我了,还好有你,要不然小师弟非摔出个好歹不可,不过,乔乔啊,你还真是深藏不露啊,什么时候练了一身硬功夫,居然连我都没告诉?”最重要的是,为什么练了这么一身硬功夫还这么胖?

    最后一句白瑛敢想不敢说,怕惹了温乔生气。

    温乔完全没有注意到白瑛的欲言又止,心里正忙着编故事把身怀功夫这茬给糊弄过去那,就见众群里走出一位中年汉子和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前者一身黑色练功服,后者则是一身白色长褂,前者正是白瑛的父亲,山河武馆的馆主——白琨。

    白琨五十多岁的年纪,但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他显然没有认出温乔来,一脸疑惑的看向白瑛道:“这位是?”

    白瑛一点没给白琨面子,直接送了他一枚白眼道,“爸,你那是啥眼神啊,连乔乔都没认出来!”

    啥?这是温乔?

    白琨觉的自己怨的慌,谁能想到小时候小仙女似的姑娘,长大后会残成这样啊!

    其实温乔并没有残到那去,身材虽然横向发展的有些过,但是她底子好,仔细看五官的话,就会发现,虽然她是个胖子,但也是个好看的胖子。

    只不过,世人第一眼总是会被她横向发展的身材占据眼球,进而忽略掉其他的东西,所以才会觉的她胖的难看。

    就比如说,认为温乔长残了的白琨。

    不过,不管温乔是否长残,在白琨这里都不是事,身为一个武者,他更关心的是温乔刚刚是怎么接下自己小徒弟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