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第一桶金
    x市的八月份,天色黑的还很晚,当日落偏西,晚霞蒸腾之时还不到七点。

    热闹的全福楼后后院角落的一道小门外,神色焦躁的中年厨师正在不停的走来走去——他便是今天将要从父亲那里接过总厨担子的全福楼新任总厨全树荣。

    今天对他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他将举行一场与父亲的交接宴会,整个宴会现场布置,邀请函,菜单和后厨所用的食材,从头到尾,将由他独自拟定完成,他要用自己的厨艺征服即将到场的一百位业界权威食客,为全福楼展开新的篇章。

    自半年前,他便已经在为这场宴会做准备了,并向他的父亲保证,一定会交上最好的成绩,让他可以放心的退休。

    学厨三十多年,他有这样的信心与实力。

    然而,事情总有意外,要不然他现在也不会站在全福楼的小门外徘徊了。

    就在三天前,向全福楼供应食材的几位供应商突然转投到了一直与他们全福楼存在竞争关系的一品轩,差点让全福楼开天窗,显然,有人不想让全树荣的这场交接宴成功举行,甚至想要通过这种手段打击全福楼。

    马上就要接任总厨的全树荣如果连这点危机都解决不了,丢的不只是他的面子,而是他们整个全家的面子,如果遇上这个难题的是全树荣的父亲,那么这点问题完全不是问题,就凭全父结交下的关系网,分分秒秒就能解决,然而,全福楼已经不再是马上就要退休的全父的责任,全树荣但凡有点魄力,就不能寻求父亲的帮助,所以,他选择瞒着父亲,紧急向比较相熟的餐厅借取了大量的食材,然后凭着一己之力寻的到了新的供应商,这才才解决了危机。

    然而,虽然新的供应商比原本的供应商供应的食材只高不低,但是所供应的食材种类却不全,比如说,他们就没有办法拿出今天宴会上必需要用到的松茸!

    松茸是全树荣父亲最为忠爱的一种食材,在这场特殊的宴会上,怎么能缺的了它那?

    为此,他从得知新的供应商无法提供极品松茸后,便靠着自己的人际关系收购,甚至他还在多个美食论坛,微信群一类的信息发散比较快的渠道登录了信息求购。

    回信收到了不少,货品也验了很多,但是却总是无法让他感到满意,总觉的差了那么一丝,这让他一直犹豫不决,无法下定决心,今天的宴会是一场很重要的宴会,他想要成为父亲的骄傲,所以,他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如果能够完美,那么就决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瑕疵。

    直到,今天中午他在论坛上看到了一篇美食猎人贴子里面松茸的图片,才终于觉的自己的坚持是对的,只是贴子下的评论却让他犹豫不觉,他的时间有限,不能浪费,而卖家的要求也确实苛刻,万一等到最后,等到的是假货,他觉的他肯定会炸的。

    而就在他犹豫着翻阅了一下其他有关松茸的贴子却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再次返回这个贴子后,却突然发现楼主居然修改信息了,虽然价格比原来还要贵一倍,但是却很自信的标明了假一赔十,并原意当面验货。

    卖家如此自信,这让全树荣多了几分信任,他不怕价高,他就怕是假货误了自己交接宴。

    果断的与卖家联系,约定时间,不过为免开天窗,他事先已经购进了一批一级松茸备用,但是有更好的,谁原意用次品的啊,这是一个厨师对食材的执着。

    而此时距离开席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约定的时间也快要过了,所以全树荣才会在这处小门外徘徊等待。

    终于,就在他忍不住想要摸出手机想要给对方打个电话确认对方到那的时候,小巷外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下一秒,一道女声在他的身后响起,“是全树荣,全先生吗?”

    全树荣猛的回头,然后便看到了一个背着竹篓,肩膀上蹲着一只圆滚滚橘猫,穿着印有某个快餐店广告白t恤的——胖姑娘。

    这造型独特的,全树荣想,他大约很长时间都不会忘记。这时候的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胖姑娘就是他要等的人,他听到这个胖姑娘喊他后,甚至还疑惑的问道:

    “我是全树荣,你是?”

    知道自己并没有认错人,温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赶紧的将自己背着的竹篓卸了下来,放到了全树荣的面前道,“你好,全先生,我是美食猎人版块发贴子卖松茸的温乔,这是你需要的货,请验收。”

    “你说什么,你说你是温乔?”

    不怪全树荣吃惊,实在是相比美食猎人,温乔更像是快餐店的送餐员,而且就以面前这胖姑娘的身材来说,实在是无法想像她是如何跋山涉水寻找食材的,不用想像他都觉的肯定会很累。

    吃惊只是一瞬间,马上就要升任总厨的全树荣还是很沉稳的,很快便想起了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验货,不管卖家看着怎么不可信,东西已经送到面前了,他总得看上一眼才能判决这次的交易是否达成。

    不得不说全树荣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并且为此庆幸了许多年。

    当温乔将竹篓上的盖布掀开,露出里面还带着泥土芬芳,新鲜的仿佛刚刚从地上摘下来的松茸后,全树荣的眼睛瞬间就亮了,下一秒,就整个人都扑到了竹篓面前,小心翼翼的从背篓里拿起一颗松茸到眼前,先是仔细的看了又看,接着才小心的掰开了瞧内里,甚至他还放到鼻尖仔细的嗅了嗅味道,才终于露出一抹痴迷的笑来,就像是拥抱着珍宝一样猛的把竹篓直接抱进了怀里,兴奋的道:

    “温乔是吧,我都等你好长时间了,来,跟我进去,咱们称一下重量,只要篓子里的松茸都像上面这样,咱们这桩买卖就成了,以后再有新鲜的好食材,你可千万别忘了我啊,只要东西好,钱不是问题。”

    温乔自然是点头称是,然后等她跟着全树荣从全福楼的后厨走过一遍再出来后,手机里已经多了一条转帐信息。

    九公斤左右的松茸,温乔的原订价是3。5万元一公斤,后来被评论一激,直接翻倍改成了七万元一公斤,价格可以说是贵的离谱,她自己有信心,知道自己的松茸可以说是超品,其价值远超极品,值这个价,但是别人就不一定对她有信心,也是幸运遇上了全树荣,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卖出去。

    眨眼间六十几万到帐,饶是沉稳的温乔也忍不住兴奋的一把将肩膀上的猫爷举到自己面前,直接把整个脸都埋进了橘猫白软毛茸茸的腹部,完全没有注意到突遭袭击的橘猫瞬间僵硬的身体和升高的体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