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提纯
    细思极恐,想一想那个路人后来的表现,也许他不是戏精,他真的可能遭遇了什么,不过就算是被教训了也是他活该,版主应该没有真把他怎么样,要真把他怎么样了,还有那精神跑论坛上各种蹦跶吗?

    三千万啊,知道了这个贴子可能是真的之后,突然很想跑去抓儵鱼怎么破?

    冷静,冷静,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好高骛远是完全不可取的!

    不怪温乔不淡定,实在是因为她太贫穷,都是贫穷惹的祸,贫穷使的她不淡定。

    默默的将目光从那张防骗贴上移开,温乔认真的筛选起了下面的求购信息。

    黄唇鱼、野山参、太岁……

    但凡是求购这些贵重食材,就连劣质品她都买不起,一时半会也没有门路弄的东西,直接略过略过。

    温乔翻找了许久,最终将目光放在了求购顶极松茸的贴子上。

    八月正是松茸上市的旺季,想要买劣质的松茸,她能负担的起,而且很容易就能买的到,她现在急需钱,要的就是个快,所以没有比松茸更适合的了。

    松茸是人工无法种植的菌类,它的价格并不稳定,取决于当年的产量,与外销的市场,国际等极可以细分到几十种,国内,则按长度来分级,一般7~9cm未开伞,粗度好,颜色好,形状好,口感和松茸特有的香味好,鲜度好,不能发炮,不能有损伤等为一等品,而松茸,15cm未开伞,大而长的壮年松茸,符合条件的松茸为极品与普通松茸营养价值一样,但是价格却高居不下,最顶级松茸每公斤售价曾接近4万,其次得看货的新鲜度。这个很重要。比如3~4天前的1等货没有当天的3等货值钱。

    所以,真正的松茸一等品的价格是非常高的,这个时候就会出现很多无良商家,以次充好,拿陈货当鲜货,很多消费者根本就看不出来区别,只有行业内的内行才能看明白。

    想被骗太容易了,特别是临近中秋这一期间,一等品价格几乎都是上千的,而且想买,很难买到一等品,零售的话,过两千都不算过分,可以说是有价无市。

    谁要是能花个三四百买到一等品,就得自己好好想想了。

    而今年的产量显然不怎么高,要不然论坛里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求购贴。

    温乔琢磨了一下,觉的这事有门,再次将小楼的卷帘门拉下,她直接跑去了食材交易市场,在卖家看傻子似的目光下,只要是表面好看,价格便宜的,她就入手,鲜不鲜的完全不在意,必竟就算是当天的鲜货,也不可能比灵气温养出来的更鲜啊,如此这般,一万多块钱,居然也让她收了十几公斤来。

    接着温乔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了长青街,随便给自己买了十几个馒头充饥后,便忙活了起来,先是学习将自己的灵力分割成丝线,而后包裹住松茸开始剔除杂质,松茸体内,但凡灵力所过之处,都会发生质的变化,已经死去的细胞被激活成长,原本不完美的品相也自发的完善了起来,从一开始磕磕绊绊的到后面越做越顺,足足花了一夜的功夫才将这些松茸内里的杂质剔除,以灵气温养,让它们一夜之间焕发生机,不但变的鲜嫩无比,个头也比原来增长了些许。

    温乔也是第一次尝试,本来觉这十几公斤里能出两成的极品就已经不错了,没成想,效果意外的好,最后一检查,居然六七成以上都是极品。

    喜滋滋的拍了照片,然后在论坛里重新开了一个贴子,留了联系电话后,接下来就是等了,时间脚步匆匆,转眼间,距离开学也不过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了,趁着这个空挡,温乔准备把小楼二楼也清理出来,尽快的搬过来。

    不成想,一时走神,拧水笼头的时候,直接把水笼头直接给拧了下来。

    被冷水浇了一头一脸的温乔,呆呆的拿着水笼头,她什么时候力气这么大了,脑中灵光一闪,温乔仔细的感觉了一下,原本炼体一层的修为,居然不知不觉中往上升了一小节!

    她自炼体一层后,就一直忙着采购松茸而后进行提纯,忙活到现在都没顾上修炼,将一身灵气全都消耗了出去,怎么修为反倒是进步了?难道说,多多练习用法也等同于修炼吗?

    温乔翻了一下记忆,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整个人都高兴的差点蹦起来,下意识的伸拳狠狠的在空中挥动了两下,带动的气流砰砰作响,惊的温乔瞪大了眼,然后特别的想知道自己的实力现在到了什么地步,可惜的是她面前没有测试器,无法得知自己的拳力有多少公斤。

    买,等她挣了钱后,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买个测重器来,每天测试一下,只有知道自己进步多少,彻底的了解自己,才更有利于修行。

    心里高兴的温乔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敲敲打打的修起了水笼头,就在这个时候,楼下突然传来了寻问的声音。

    “有人吗?”

    “哎,来了,稍等一下。”

    温乔赶紧的把水笼头使劲的紧了两下,蹬蹬的跑下了楼。

    来人是一个跟温乔差不多大小的姑娘,她手里抱着一个西瓜,此时正瞪着眼睛,好奇的看着从小楼上跑下来的温乔,等到温乔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脸上的好奇早就已经转变成了迷茫,一副我好像认识你,但是想不起来的模样。

    温乔却笑着直接叫出了对方的名字,“许久不见,白瑛。”

    被唤白瑛的姑娘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怀抱西瓜,磕磕绊绊的道“你,你是温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