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首饰的奇效
    “嗯?”

    “出事之后,我也觉得可能跟那个图案有关,所以就用手机拍了下来。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la”

    说完之后,唐泊鑫就把手机打开,找到了相关的照片,再把手机递给薛瑶。

    薛瑶接过手机,仔细的查看着上面的图案。

    “咦?竟然是这个作用的?!”

    大家都疑惑的看向薛瑶。

    “这个图案其实是清洁类的阵法。”薛瑶解释了一下,然后又嘀咕着,“没想到可以这样循环使用,不过它应该要消耗能量的。”

    “清洁阵法?!消耗能量?”

    唐泊鑫有些惊讶。

    想到刚才薛瑶提到的传说,他还以为这个图案至少跟延年益寿有什么关系。

    没想到只是清洁。

    “女皇费尽心思,弄出这么多套同样的首饰,让大家不要注意给乐平公主的首饰,竟然只是个清洁功能的阵法?”

    这个答案,让唐泊鑫接受不了。

    薛瑶却笑着说:“其实这个清洁阵法,对古代的人士来说,已经是保命的好方法了?”

    “怎么说?”

    做为古董商的唐泊鑫,还没听过这样的说法。

    “古时候因为医疗生活水平不高,所以大家都不长命,其中就跟所处的生活环境卫生有关。

    虽然古代没有那么多的病菌,但因为洗漱麻烦,他们通常是好几天才洗一次澡,更不要说洗头发了。

    有这个清洁阵法后,就算不洗澡,身体也是一直干干净净的,就不容易生病了。

    而且史上有记录,乐平公主一出生就有气疾,也就是现在说的哮喘。

    这个清洁阵法对她来说,就等于是救命的法宝。”

    陈霆接过话题继续,“原来是这样,因为被大家认为活不长的乐平公主,居然活到了七十,加上她长年佩戴着这套首饰,才会有传言说她的这套首饰有奇效。

    后来人们以讹传讹,就变成了得到这套首饰的人,可以长生不死。”

    唐泊鑫也一副了然的样子。

    “看来时装秀上,那些人想抢这套首饰就是这个原因了。”

    但他想了想,又觉得奇怪。

    “可是当初见到这套首饰的时候,它们的周边,甚至它们的身上都是灰尘,并没有族妹说的清洁功能啊。”

    对于他的这一句族妹,薛瑶轻轻的翻了一下白眼。

    这个人还真是坚持啊。

    “刚才也说了,它需要消耗能量,如果没有能量,这套首饰就跟普通的一样。”

    “什么能量?”

    薛瑶继续科普着,“以前的大自然还没有遭到人类恶意破坏的时候,是会有自然的灵气产生的,就提供了能量给这套首饰。

    但现在灵气什么的,都已经消失了,所以它的功能就发挥不了了。”

    唐泊鑫想着这个清洁的功能,虽然有些鸡肋,但有总比没有的好。

    比如在某些城市,出现雾霾的时候,带着这套首饰,就不怕出门了。

    但最重要的是解决能量的问题。

    “那灵气可以用什么代替吗?”

    薛瑶想了想,虽然她手上的灵血可以提供灵气,可是拿出来后,不用多久上面的灵气就会消散。

    还不如画成灵符,那样效果还更好。

    于是她说道:“不知道呀。”

    唐泊鑫却想到了一件事,急忙说道:“水晶有没有可能提供,你所说的灵气的能量?”

    “水晶?”

    “是的。”唐泊鑫点了点头。

    “之前存放那套首饰的地方,曾经有段时间一尘不染,但是存放在那里的水晶,却神奇的一一消失了。

    一开始我们以为有贼,后来查了许久都没发现。

    现在听你说的话,很可能那些水晶被当能量吸收了。”

    水晶可以替代灵气?

    这话让薛瑶的双眼亮了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以后能做的事就多了。

    “你可以试试呀。”

    唐泊鑫脸上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恨不得马上去警局把那套首饰要回来。

    但现在只能等警方把案查完,才能进行测试了。

    不过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不要说首饰,可能他的命都不保了。

    想到命的事,他突然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他眯着眼睛看向薛瑶和陈霆,不能再让他们打岔了。

    于是直接说道:“族妹,我这次来是想跟你说说,关于我们家族的事,这跟你的性命也有关。”

    原本薛瑶知道了首饰的事后,就不想再跟唐泊鑫聊了,没想到他竟然扔出这么个炸弹。

    陈霆立即沉声问道:“是什么事?为什么会牵扯到性命?”

    唐泊鑫又看了一下其他人,他们都一动不动站着,就知道不可能让他们离开了,只好认命的解释着。

    他所在的唐家,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唐家。

    只是在二十多年前开始,唐家的人因为逃不开劫难陆续消失,现在偌大的唐家,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唐家的人每到三十岁的时候,都会经历一个劫难,如果逃过了就可以活下去,但是我们的父辈没有一个活下来。

    除了我的族叔,也就是你的父亲。”

    “是什么样的劫难?”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族里的记载不详,因为遇到劫难的人全部都会突然消失,没有人回来过。”

    “突然消失?”薛瑶和陈霆对视了一眼。“那你的族叔呢?他不是没有事吗?”

    听到薛瑶的称呼,唐泊鑫苦笑着,还是不愿意认父啊。

    这是有多恨亲生父亲。

    不过也是,在爱人怀孕时突然消失,之后这么多年又没有出现过,族妹不认这个父亲,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眼前的薛瑶并不是原主,所以不认那个完全没有接触过的人,是很正常的事。

    “其实我没有正面接触过族叔,只是追寻着他的蛛丝马迹,才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

    当年唐宇与薛芸认识之后,在薛芸发现怀孕时,他突然想起自己快到三十岁了,将面临家族里所说的劫难。

    于是便写信回族里,说了关于薛芸的事。

    他的信里说,担心影响到薛芸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自己会找个地方安静等待劫难的来临。

    但他离开的时候,没有跟薛芸提起任何的事,就一个人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