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神秘图案
    ,精彩小说免费!

    原本陈雳的计划是把老不死弄病。

    然后让陈霆为了完成老不死的心愿,答应跟詹家联姻。

    到时等詹静霓怀孕后,他再趁机把陈霆弄死。

    接着制造出老不死伤心过度,身体撑不住也死掉的假象,到时陈家就是他的了。

    如果不是他被人抓住了把柄,霸占陈家的事,才不会弄得这么麻烦和迂回。

    一想到这事,陈雳就十分的烦躁。

    这么完美的计划,就这样没了。

    既然陈家和詹家联姻的事没办法进行,那就只能想别的办法。

    这次的事,已经让老不死提高了警惕,要快点下手才行。

    否则等陈霆从巴黎回来,老不死跟他谈起当年的事,陈家的财产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可惜上次暗夜动手后,陈霆那边也加强了防备。

    想对他做些什么,都没有办法。

    巴黎。

    晚上,唐泊鑫按照约定的时间,来酒店见薛瑶。

    当接到阿四通知的时候,他还有些兴奋,终于可以跟这个族妹好好聊一聊了。

    希望到时自己的读心术可以用一下。

    这个时灵时不灵的异能,还真是让他揪心。

    也许族妹可以帮他走出困境。

    他也已到了遭遇劫难的年龄了。

    除了族叔之外,父辈的所有人,都在劫难中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不像爷爷那一辈,至少还有人逃过了劫难。

    他隐隐觉得,父辈们之所以逃不开劫难,跟那位族叔有关。

    也许那位族叔做了什么,他才没有就此消失在劫难中。

    但后来族叔所做的事,却让他自己毁灭了。

    唐泊鑫祈望着跟薛瑶聊过后,就算不能逃过劫难,也能恢复自己的读心术。

    之前得知安陌就是当年遇到的其中一个小女孩,他感叹着世界真小。

    随后通过时灵时不灵的异能,知道了安陌的异能并没有退化,甚至还有进步。

    原因就是薛瑶。

    唐泊鑫带着一丝期待,走进了约好的房间门。

    却发现里面除了薛瑶之外,还有陈霆和他的保镖,甚至还有一个小男孩。

    唐泊鑫记得那个小男孩,他喊薛瑶姐姐。

    “……”

    这让他十分无语。

    他是来谈秘密的,你们这样拖家带口的好吗?

    “咳,咳,咳,我想跟族妹谈的是家族的私事,这么多人不好吧?”

    薛瑶笑眯眯的说道:“没关系的,他们都是我的家人,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秘密的。”

    唐泊鑫额角划过三条黑线。

    对他来说有关系好不好?!

    陈霆和那小男孩也就算了,确实是家人,这两个保镖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还怕他来这里做什么坏事不成?

    唐泊鑫抬头看向阿三和阿四。

    两人立即对他露出职业般的微笑。

    这时阿四在心里狂吐槽,唐泊鑫的读心术突然生效了。

    “哪里没有秘密了?”

    “你们瞒着我的事多着呢。”

    “比如少爷和少夫人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为什么那么有默契?”

    “还有你们早上是不是偷偷吃了什么好吃的?”

    “为什么我进屋子的时候,闻到了一股特别的香气?!”

    ……

    这些话一直消耗着唐泊鑫的能量。

    他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一阵青一阵白的,额头上还不断冒出了冷汗。

    “你,你不要在心里吐槽了,我快不行了。”

    唐泊鑫抱着头痛不已的脑袋,对着阿四大吼。

    阿四莫名其妙的看着了他。

    他在心里吐槽,关唐泊鑫什么事。

    突然他想到之前阿三提到的事。

    阿四立马跳了起来,大喊着:“我靠,你竟然对我用读心术?!”

    “你这样太没道德了。”

    “如果人人都跟你这样,这世界不就乱套了?”

    “不行,你既然听到了我的秘密,就不能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他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活动着手腕,缓缓的向唐泊鑫走去。

    唐泊鑫立即举起双手,“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去听你心里的吐槽。”

    阿四还想继续说话,但被陈霆阻止了。

    刚才进门的时候,陈霆就用神识把自己和薛瑶、小白保护起来,毕竟他们三个的秘密太多。

    如果一不小心在心里想了什么,被唐泊鑫读到,那就麻烦了。

    上次在驰古时装秀后台,薛瑶不搭理唐泊鑫也有这个原因在。

    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去读阿四的内心吐槽,这要耗费多少能能量啊。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多少是意外之喜。

    因为他们其实也不知道,神识的保护可不可以防御到对方的读心术。

    没想到阿四还是很有用的嘛。

    唐泊鑫一口气把桌子上的水喝完,这才缓了过来。

    他眼神幽怨的看着阿四,难得生效的读心术就这样被浪费了。

    薛瑶趁机问道:“唐先生,我们这次请你来,是想问问那套首饰的情况,还有在时装秀上发生的意外,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休息了一下后,唐泊鑫终于恢复了些许精力。

    “我也不知道,那套首饰在很多年前,就由家族传到我手上了,因为在世上存货很多,它的价格并不是很高。

    也就没有收藏家要收购,一直放在收藏室里。

    直到安娜女士提出想要一套华国女子,出嫁时佩带的首饰,我才拿了出来。”

    陈霆和薛瑶对视了一眼。

    薛瑶继续问:“唐先生是个古董商人,应该有听说过女皇赐给最心爱女儿乐平公主的那一套嫁妆,跟别人的是不一样的。

    那些人既然想去抢你的那一套首饰,有没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那一套?你是否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唐泊鑫皱起眉深思了许久。

    “那一套首饰还真像你们说的,就是乐平公主的那一套。我跟别的首饰对比过,除了项圈里有些神秘的图案之外,跟别的首饰是一样的。”

    “神秘图案?我们可以去看看那套首饰吗?”

    唐泊鑫却有些为难。

    “因为时装秀上的事,那套首饰现在存放在巴黎总局里,如果要去看,需要申请,三天后才能看到。”

    因为时装秀上的事,她们还被f国的警方问过话,可不想再跟他们打交道了。

    薛瑶叹了一口气,“那就看不到那个图案了。”

    “如果只是看图案那没有问题。”唐泊鑫得意的笑了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