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3.不以人云菲薄
    ( )

    其实龙现云象, 就跟高山顶上的佛光、海上出现的蜃楼一样, 都是看得见摸不着的东西。江湖人跟着惊叹一番, 也就完了,管他世上有龙还是没龙, 重点是龙为何会出现!

    很多人相信这是厉帝陵被挖开,龙气外泄导致的。

    有龙, 说明宝藏是真的。

    至于金龙代表什么,黑龙代表什么,两条龙为何殊死拼杀, 大部分江湖人都不关心,发财最重要!

    是神兵利器不好,还是稀世珍宝不值钱?

    不盯着宝藏, 反而去关心皇帝的龙椅稳不稳, 难不成是吃饱了撑的?这些无门无派、或者是旁门邪道的江湖人, 身上既没有田契地契,也不拖家带口, 整日里就是浪迹江湖,哪有心情管朝廷的事?怕是多听一个字, 都嫌弃麻烦。

    可天上出现一条龙, 跟在山里遇到一条龙, 这是两码子事!

    在山里遇到的话, 仿佛遥不可及的龙忽然变成了一只猛虎, 或者是某种罕见的异兽, 它们能跑能跳会吃东西还会受伤,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能抓住,也能被杀死!

    这可不得了,纵然再冷静的人也忍不住脑子发热,急吼吼地去追龙了。

    没想到最后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金龙撕开云层探爪欲动,黑龙见势不妙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群人兀自激动地议论纷纷。

    大家的想法都一样,黑龙不敌金龙,肯定是躲起来了。

    这里距离水潭还有一段距离,众人不死心地四处搜寻。

    别说蛇了,就连水潭边的癞蛤.蟆他们都怀疑是不是龙变的。

    ——某些地方的祈雨风俗要去水源处请龙,仪式结束后,做法的人会把他在水潭边第一个看见的东西当做龙的化.身带回去,或供奉,或佯装鞭打。

    因为这个看到什么就带走什么的习惯,导致除了鱼、蛇、乌龟之外,连青蛙跟蛤.蟆也有可能中招。天长日久,人们亦觉得龙靠近水之后,就可以有诸般变化。

    “黑龙是随着暴雨逃入上云山的。”

    “刚才似乎也有雾气!”

    众人恨不得把山谷里翻个底朝天,看什么都像龙的化.身。

    “……等等,刚才好像有位武功高强的前辈,试图跃上山壁捉龙?恰好他上去的时候,金龙探爪撕裂了云层,黑龙便消失了!那位前辈距离黑龙最近,或许看到了什么?”

    说话的正是渝东八虎里的老幺。

    被这么一提醒,众人都觉得有理。

    “对啊,刚才那人是谁?”

    “好像穿着道袍……别的没有看清……”

    当时人们都忙着抬头看藏在云层后面的金龙了,哪里能顾得上其他。

    渝东八虎的老八正要开口,立刻被他早有准备的大哥捂住了嘴,强行带到了旁边。

    “老八,你在做什么?”

    “说我看到的事啊!那个人是青乌老祖,我认得他!”老八愤愤不平地说,“大哥,你不会到现在还相信宝藏是真的吧!那龙是活生生的,不是什么劳什子的帝陵龙气!我可都打听过了,先来的人没有一个挖到东西,别说帝陵宝藏了,连块砖头都没有!”

    “行了,就你聪明!”络腮胡老大没好气地说,压着结拜老幺的脑袋,向人群里怒了努嘴,“你以为别人都想不到这个理?”

    老八起初还有些不服,等了约莫半盏茶的工夫,终于有人嚷嚷出来了。

    “是青乌老祖,我认得他身边的大弟子柳尝青!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

    “上云山根本没有帝陵宝藏!他们放出消息,用火.药炸山,是因为知道山里有龙,把我们骗来挖地搜山的惊龙,现在他们肯定去追那条龙了!”

    “这……不可能吧!”

    众人面面相觑,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听到这番话他们可能要笑得背过气。为了抓龙,谎称山里有宝藏?!

    龙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怎么想都是帝陵宝藏更有可能存在吧!

    “诸位同道不妨想想,如果不是这么回事,如何解释青乌老祖一直躲藏着没有现身的道理?他可是……天下第一高手!衡长寺方丈与天山派梅居士都曾经败在他手下的,大家都被困在这里,他何不出面,也教诸位同道领他藏风观的情!

    “再一个,谁见到各大门派的长老掌门了?他们是在半途打道回府了,还是被耽搁在了什么地方,诸位不觉得奇怪吗?

    “这林子,还有这座山谷都很不寻常!就跟传说中的八阵图似的,根本走不出去!之前吾等还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看到了龙,这还不够清楚吗?我们想来挖宝藏,却被人利用了!这山谷里根本没有帝陵宝藏,这是龙藏身的地方!”

    这一番话说得众人晕晕乎乎,有人忍不住问:“你是谁?”

    说话的人立刻挺了挺胸膛,高声道:“在下来自风行阁,人送绰号震山虎,承蒙江湖同道抬爱,略有薄名。”

    风行阁这三个字扔出来,众人都被震住了。

    连那个之前想要揭穿青乌老祖的渝东八虎里的老八都张大了嘴,他只想到了一,结果别人已经说到了十,当下惭愧万分,低声对自家大哥说:“是我小看天下英雄了,我日后必定多看多想,少做少说。”

    渝东八虎的老大:“……”

    老幺大概是没救了,连这种胡说八道都相信?

    络腮胡子的老大正要说话,却听到身边陆陆续续传来赞同的声音,然后声音越来越大,几乎一半人都觉得震山虎说得有理。

    剩下的人也被唬住了,甚至开始怀疑自己。

    “此地不可久留!那条黑龙或许还能对付,如果是那条金龙……”

    说话的人打了个冷战,显然想到了那只巨大的龙爪按下来的可怕后果,整座山谷都可能被夷为平地。

    别说不可能,这个鬼地方本来就透着深深的邪乎。

    “对,我们必须走!”

    一呼百应,众人连龙也不找了,

    万一找到黑龙,把金龙也引出来了呢?

    重伤垂死的龙他们不怕,一块鳞片都有太京城门那么大的龙……谁敢惹?

    历来话本里提到的龙,很少有顾忌百姓的,即使是《柳毅传书》这样一个落榜书生为洞庭龙女传信最后两人喜结良缘的故事,这样一个在江南传唱甚广、男女老少都爱听的戏本子里,那洞庭龙君的弟弟钱塘君听闻侄女被泾河龙王的儿子欺辱,暴怒而出,只见千雷万霆激绕龙身,霰雪雨雹纷纷砸下,端得是地动山摇。

    末了,钱塘君把侄女救回洞庭,龙君问他杀了多少,钱塘君答曰六十万。

    这六十万,可能是虾兵蟹将之类的水族,洞庭龙君问伤了庄稼吗,钱塘君的回答就令人不寒而栗了。

    龙说,八百里。

    这是方圆八百里,并非水族的损失,庄稼自然是百姓种的。百姓指望着田地过活,没了收成,一家老小就没了着落。

    在戏本子里,钱塘君因为伤稼八百里受到了处罚吗?并没有,龙就是龙,不会跟人讲道理,死了也只能自认倒霉。

    江湖人原本不相信世上真的有龙,当龙现身之后,大部分没有正经读过书的人就想到了各种戏本子、乡间传说……

    还等什么,跑吧!

    于是当始作俑者恢复意识,施展轻功赶过来时,就发现大批江湖人像没头苍蝇似的在林子里乱转,口中骂骂咧咧。

    孟戚:“……”

    不对啊,前面的计策都是针对青乌老祖的,他还没来得及教唆、煽动这些江湖人呢!谁做了好事?!

    墨鲤更惊讶,他“离开”的时候,这些人都红着眼睛想要抓龙。怎么转眼就变了性子,急不可耐地想要离开山谷?

    两人对视一眼,孟戚想了想,猜测道:“他们可能是被龙爪吓到了。哎,我就说我的原身实在太大,容易吓到人。”

    墨鲤:“……”

    这种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反驳,却偏偏一个字都不想说的滋味,墨鲤算是体会到了。

    “把阵法撤了吧,他们不会留在这里了,山外的火炮也被我们毁了,只要他们找对了路,就不会遇到危险。”

    孟戚点了点头,他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些人撵出上云山。

    所谓的困阵,就是在灵气滋润下茂密疯长的草木。即使是龙脉,也不可能让草木瞬间枯萎,让一切变回原来的模样。

    破阵不是用灵气,而是武功。那些江湖人乱劈乱砍,收效甚微,因为他们没有解决关键位置的石头与树。

    如果武功够高,又能随意挥霍,也能硬生生地“撞”出一条路。

    “青乌老祖已经离开了,”孟戚看着被毁坏的树木。

    痕迹一路延伸到了山谷外,如果不是天太黑,那些江湖人可能早就找到这条“路”然后顺利地出去了。

    孟戚不动声色地靠近了人群,然后高声道:“前面好像有路!”

    众人闻声抬头,没看到路,也没找到是谁在说话。

    “在这边!”

    一些人立刻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不一会儿,林子里就传出惊喜的叫声。

    “真的有路!”

    墨鲤站在树梢上,看着这群人慌慌张张地离开了山谷,然后商量了一阵,决定不走山道,绕路到旁边的一座山,避开官军。

    山下,京畿左营的副将谭将军正在大发雷霆。

    带着火.炮的辎重营出事了,上到统领下到兵丁都被点了睡穴,用冷水都泼不醒。火.炮的炮膛断了,这且不说,连存放箭支的地方也遭了劫。

    那种有倒钩,带放血槽的箭头被生生磨平了。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被人捏平,有的箭头上还留有浅浅的指印,把这些箭聚拢到一起,便能看到五根手指的印子,这说明来人还不是一根根破坏,而是用极快的手法整把抓起捏平的。

    让谭将军想不通的是。对方竟然有这样的本事,能够不惊动任何人地在军中来去自如,为何不干脆杀人,还点什么穴道?

    箭支也是,明明将箭从中折断更省事,却要选择更费事的办法,这么一来,箭头杀伤力虽然大大下降,但是这些箭依然能用啊!

    墨鲤:作为大夫,觉得这种箭头太碍眼了。

    孟戚:为了避免青乌老祖转头过来杀掉这些人,箭不能毁,给他们留着保护自己。

    谭将军昨日的傲慢,在看到火.炮残骸时就荡然无存了。

    别说能不能杀死江湖人了,单单是火.炮全部损毁的罪名,他就扛不住。

    “将军……”

    “全都固守阵营,不许轻举妄动,等待京城发来的新命令。”谭将军刚说完就感觉到一阵狂风吹过,定睛望去,那两个人影已经去得远了。

    那是太京的方向。

    谭将军神情变来变去,最终咬牙摆手,不许众人轻举妄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