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2.不因慕龙逐利
    变龙确实不难。

    只要有灵气, 灵气又亲近自己。

    孟戚弦月观的山谷附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 然后守在墨鲤身边。

    墨鲤按照孟戚说的办法, 先按照修炼内功的办法,任由灵气进入窍穴之中,在入定之后一心一意地冥想自己遨游天际的模样,假想沉睡在灵泉潭里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 墨鲤感到自己的意识浮了起来。

    他“看”到了黑沉沉的林子, 以及错落有致的山峰。

    好像要再低一些。

    这里大概是半空中, 墨鲤感觉了半天才依稀找到“身体”的存在。

    “……”

    其实黑龙的真身也不小了。

    话本与史书里说的龙都这么大, 不然像太京龙脉那样,是要压塌整座城吗?江河湖泊里根本放不下!百姓还拜什么龙王庙?

    墨鲤一边想一边觉得身为黑龙还是有好处的。

    比方说, 这会儿谁也看不见他。

    连他自己都快看不见“自己”了。

    龙脉不是真的龙,它们是云雾构成的, 虽然有眼睛,但实际上“龙”在黑暗中睁开眼睛时, 人们不会感觉到光源。

    太京龙脉曾经隔着很远, 让身在歧懋山的墨鲤看到金龙的真身。

    那一回金龙蓦然睁眼,双眸如同烈阳, 太京上空直接从黑夜变为白昼, 如此大的动静,如果真的发生, 京城早就轰动了。

    墨鲤现在的优势便是“龙”能看到一切, 而别人很难发现他。

    他认真地观察周围山峰, 慢慢地跟孟戚画的图对照。

    山谷被林木覆盖, 他一时有点拿不准哪个才是目标。

    黑龙索性决定下去“看看”再说。

    身体贴着贴着树冠缓缓游动的感觉十分微妙,主要是周围源源不绝涌来的灵气,墨鲤总觉得这些灵气是在拖自己后腿。

    拽着黑龙,缠着黑龙,好像不让龙走。

    ……孟戚也不管管!

    想归想,墨鲤总不能“回头”去找孟戚帮忙。

    因为谁都说不准这个“龙身”能坚持多久,没准墨鲤一个闪神,意识就回到了人的身体里。

    黑龙不适地动了动尾巴,想要把这些灵气推远一点。

    它不需要变得更大,也不需要藏身在云雾之中。

    “等等,这林子里好像起雾了!”

    黑龙身形一顿,墨鲤听到了声音。

    而且这声音的腔调有点熟,像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尽管墨鲤有过目不忘,过耳不忘的能力,可声音毕竟不是文字,在心里念一念就能想起出处,不可能立刻知道是谁。

    “大哥是在说笑吗?这里伸手不见五指,还能看出起雾不起雾……哎呀,七哥别甩脱我的手啊!会走丢的!”

    墨鲤:唔,这个声音也有点熟。

    然后是齐齐地一声呵斥:“老八,你闭嘴!”

    那个说话的人没声了。

    “从刚才开始,虫鸣声就停了。”最初说话的人又开口了,语气里带着警惕。

    这句话把所有人都吓住了,他们安静地等了一会儿,那个老八才颤巍巍地说:“大哥……你说起雾是因为摸到了树干吗?露水已经多到顺着树干往下流了。这里真的没问题吗?要不我们跑吧!”

    “胡说,我平日里怎么教你的,瞎跑死得更快!”

    这时墨鲤已经看到了说话的人长相,他长了一脸络腮胡子,模样很普通,身边跟着七个人,其中那个老八年纪还轻,一副刺头的模样。

    哦,渝东八虎。

    在雍州的废村祠堂里遇到的,那时候墨鲤怀揣着一只沙鼠,先进了祠堂,渝东八虎是后来进祠堂的。除了那个老八,其他人都是挺讲道理的江湖人,老八刺头归刺头,却很听几个兄长的话,墨鲤对他们的印象还不错。

    渝东八虎根本看不见,他们摸索着往后退。

    其中有个人一脚踩进了溪水里,瞬间湿到小腿肚,他低低骂了一声,抓着他手的人连忙问他怎么了。

    “没事没事……”

    声音蓦然停顿,然后迟疑地说:“我觉得好像有一阵风过去了。”

    好像要印证他的说法,树木随着轻响。

    这不是风吹过的正常声音,更像是有什么东西擦过了树梢,由远及近,然后沿着一个方向离开了。

    渝东八虎惊得不敢动。

    同样的情况还出现其他迷路的江湖人身上。

    他们本来就觉得这座山邪乎了,现在更是惊疑不定,拼命往反方向走,然而迷阵没那么容易让他们找到方向。

    走着走着,他们就进了弦月观所在的山谷。

    这里已经聚集了很多江湖人。

    &nbs

    p;  人们在避风处生了一堆火,因为暴雨的缘故,山里几乎找不到干柴干草,武功高的人不敢浪费内力,所以这么多人竭尽全力也只生了这么个小火堆。

    逃出林子的人惊魂未定地说起他们的遭遇,山谷里的江湖人惊愕完了,纷纷嘲笑。

    “林子里有怪物?哈哈哈,是你们胆小吧,把风或者别的东西当成了怪物。”

    “就是,山这么大,总得有些兔子鹿什么的。”

    说话的人舔了舔嘴唇,显然是饿了。

    “娘的,只有干粮,嘴里快要淡出鸟了!那个什么玩意要是撞到我东山快剑手里,正好拿了它烤了吃!你拽我做什么?”

    他对面的人眼睛圆睁,神情惊恐,根本说不出话,只一个劲地指着他后面。

    那个诨号东山快剑的人莫名其妙地扭过头,随后看到火光照耀下,不远处的树林上方好像蛰伏着一个巨大的黑影。

    “不就是树冠,大惊小……”

    最后一个字卡在了喉咙里,风过树冠却不动。

    那身姿形态,怎么看怎么像是一条龙。

    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边,山谷里陷入了死寂。

    不知道是谁尖叫了一声,那黑影骤然直起了身躯,这下想欺骗自己是树冠阴影的人都没办法了。

    “龙!”

    “真的是龙!”

    众人胡乱地叫着,激动加惊怕。

    有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只是扯了嗓门嚷嚷。

    那龙被惊动了,也不逃走,直接奔着这边过来了。

    越近,火光就照得越清楚。

    这是一条黑龙,有云雾缠绕在身周,形态逼真,只是通体漆黑,如果不是靠近了火光,根本看不清它的真貌。

    有人转身就跑,有人两眼发光,抄起兵器迎着冲过来的黑龙就砍。

    放出的暗器、掷出的兵器全都落了空。

    龙已经近在眼前。

    “啊——”

    许多人躲闪不及,只感到狂风扑面,被卷得东倒西歪。

    再一睁眼,龙已经过去了,众人却像是在水里过了一遍,衣服跟头发都湿漉漉的。

    “是龙,绝对是龙!”

    “快追!”

    人们激动地喊着,顾不得许多,直接拆散了火堆,举着火把去追龙了。

    那龙好像受了重伤,走走停停。

    “它受伤了,这肯定是白天那条跟金龙搏斗的黑龙!”

    江湖人想不到那么多,他们只知道这是一条龙,而且没准是一条快死的龙!

    山谷里的动静越来越大。

    黑龙也没有躲进林中,而是往弦月观的位置逃去。

    “那边有水潭!快追,不能让龙进入水里!据说龙遇到水之后,就能化成水里的一切生物遁逃!”

    众人拿出吃奶的劲头拼命追。

    黑龙在一处山壁上方停住了,山壁陡峭,只有轻功高绝的人才能上得去。

    说来也巧,乌云忽然在这时露出了一道缝隙,月光照在了黑龙的身躯上,龙也跟着抬起了头。

    这时斜地里冲出一道人影,眼看就要挨近黑龙了。

    龙忽然溃散成一团云雾,那人险些撞到了山壁。

    这个高手稳住身形之后,伸手一抓,依旧捞了个空,只有满手的水。他沉着脸一挥拂尘,用内力将水雾全部扫开,露出的脸孔正是青乌老祖赵藏风。

    然而峭壁下的江湖人没有一个发现他,而是望着天惊叫。

    青乌老祖抬头一看,瞳孔骤然收缩。

    云层的缝隙里,有一只金色的巨大龙爪。

    乌云很快就盖住了月光,除了火把的光亮,周围再次变得黑漆漆的。

    “师父,那龙……”

    “龙之将死,借体而生。”青乌老祖神情骤然一变,厉声道,“不行,我们必须把那个被黑龙附体的人找出来。”

    他的大弟子迟疑着说:“可是师父,刚才龙消失的时候,是你身陷其中……”

    青乌老祖愣了愣,然后恼怒地说:“为师一点异样的感觉也没有!肯定不是,继续找,这里这么多人,黑龙可以选择任何一个!”

    “可是……”

    大弟子仍然有话要说,“您不是说过,真龙天子是做皇帝的人胡扯出来的,龙脉关系天下福祉,斩断龙脉泄出的灵气可以造福苍生。龙之将死借体而生,是皇帝看到龙脉之后往自己身上扣的高帽子。”

    青乌老祖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精彩,他踟蹰再三,终于道:“不管这里是不是有人能做皇帝,总之有条龙脉快死了,为师多年心愿,只差一步!只要我们有足够的人手……走,下山去太京,能做皇帝的人在皇城之中等着我们!我要让他明天就坐上金銮宝殿的龙椅,为我所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