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而应者重
    ( )

    雨下了很久。

    直到傍晚乌云依旧没有散去,天灰蒙蒙的, 人走在山林之中, 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少主,山上出事了。”

    金凤公子闻言眯起眼睛, 他在龙爪峰脚下的一处凉亭里,金凤山庄的人将亭子收拾得干干净净,铺上柔软的织物, 还在石桌上摆了个小香炉。

    金凤公子慢悠悠地扇着手里的描金折扇,后面有人捶背, 前面有矮凳搁脚。除了没有貌美妖娆的丫鬟服侍着,跟太京的权贵子弟也没什么区别。

    陆续赶到龙爪峰的江湖人越来越多, 有的兴冲冲地上去了, 有的在山下踟蹰不定。

    “他们在说什么?”金凤公子指着聚成一堆堆的江湖人问。

    “应该是在谈论之前天上出现的龙。”

    这个金凤山庄的人说完后,又重复道,“少主, 山上好像出事了。”

    金凤公子懒洋洋地说:“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为了宝藏打起来了,死个三五个或者十几个的,对了,已经确定那就是厉帝陵?”

    “……据说就是动了帝陵封土, 才有巨龙冲天而起,震动山谷,随后降下倾盆大雨。”

    金凤公子听了乐不可支, 笑骂道:“这等胡话, 你们也信?”

    他的属下心想, 不信也得说啊,又不能瞒着。

    “有人说震动发生在巨龙出现之前,有人说是之后,还有人看到山林中冒出红色的雾气,可惜雨太大了,那雾只一会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前面有江湖上专卖消息的风行阁中人,少主要不要去见见?”

    “叫他来!”金凤公子傲慢地将扇子一扬。

    不一会儿,就有个精瘦的男子在金凤山庄随从的带领下进了亭子。

    他笑嘻嘻地抱了个拳,开口要价一百两银子。

    金凤公子一挑眉,便要发怒。

    就算他钱多得花不完,也不代表愿意被人坑。

    “一百两?真真可笑,如今帝陵宝藏都被发现了,你们手里攥着什么样的消息,竟敢拿这样的价格糊弄我?”

    “公子息怒。”

    那个看起来十分精明的男子咧嘴笑道,“风行阁在江湖上的信誉有目共睹,在下怎么也不敢做砸了自家招牌的事。龙爪峰这半个月以来发生的事,在下可以说得一清二楚,保管公子听了不会吃亏。”

    金凤公子嗤笑一声,转头道:“给他一百两。”

    要是货不对板,他就命人把这家伙打成残废,银子算作换命养老钱。

    那人验了银票,喜滋滋地收了起来,压低声音道:“事情要从**寺跟弦月观说起……”

    风行阁确实不愧它的招牌,青乌老祖带着人隐藏在弦月观,锦衣卫今天带人搜查**寺这些事,他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包括锦衣卫高喊着孟戚的名字跑了没一会又跑回来的事,他还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仿佛山崩地裂的情况,指出是火.药炸了陵墓的封土层,红雾则是墓里的陈腐之气,凡是吸进去的人统统发疯了。

    “今天早晨,在通往**寺的山道上有一群蒙面人袭击了锦衣卫,打得十分惨烈,除了残肢断臂,石板上竟有竹刀客的标志刀痕留下。蒙面人从弦月观的方向来,应该是青乌老祖的属下,他们围杀锦衣卫,又怎么扯上了天下第一刀客呢?这是其一,第二那个传闻中前朝国师孟戚也出现了,并不是白眉白须的老人模样,看着倒更像长生不死,有人听到锦衣卫的官儿称他为孟国师,对了他身边好像还跟着一个郎中,医术极高,这是我们从**寺逃出来的和尚那里探听到的。”

    金凤公子听到郎中二字,眼皮狂跳起来。

    ——难道是路上遇见的那个武功极高的神秘大夫?

    “那郎中看起来年纪很轻,身高约莫七尺,武功似乎也很不错。

    “春山派的应掌门比你们金凤山庄的人来得快,已经上山去了,松崖长老被那位孟国师杀了,应掌门怎么说也要讨回个公道。

    “据说已经有不少人下陵墓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现值钱的物件,听说只有一些陶俑跟漆器,这座陵墓可能又是疑冢。”

    精瘦男子一口气说完,山道前方忽然传来了喧哗声。

    “怎么回事?”

    “……春山派的人回来了!”

    众人全都凑过去看热闹,只见几个时辰前还神气活现的大门派弟子全都灰头土脸,身上沾了泥,挂着藤蔓跟枝叶,搀扶着同门,一个个都是气急败坏的。

    “滚开,看什么看?”

    碍于春山派的威势,人们还是退开了,不过眼睛依旧盯着他们不放。

    等到人走远了,立刻哄地一声像是开了锅。

    “那个晕迷了,被人背着的……是不是应掌门?我看像是!”

    “我也觉得像。”

    江湖上各大门派的长老掌门几乎都没有来,谁能把春山派的应掌门打成重伤?

    第一嫌疑当然是青乌老祖,第二个就是孟戚。

    金凤公子自言自语:“难道我们之前真的都猜错了?”

    想到在青江上看到的人影,金凤公子就遏制不住心里的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武功,能够做到话本里仙人才有的能耐。

    且说看到春山派的惨状,一部分江湖人悄悄走了,他们觉得事情已经不是宝藏那么简单,再留下来非但不能发财可能还会有麻烦,更多的江湖人不愿意死心,继续观望。

    然而上山的路很难走。

    遍地泥泞,树木好像忽然高了很多,林子里密不透风,黑压压地根本看不清路,很多人直接在原地绕起了圈子。

    不过折腾一番后,最终也能找到石阶。

    石阶有几段看着七零八落的,据说是“龙”从地底钻出之后造成的。

    这种种的特异之处,平时会引起众人的迟疑,现在根本没有人理会——龙都见到了,山道崩落一部分算什么?真正胆子小的人根本不会进山,敢进山的人就不怕,总不可能半道上冒出鬼怪来把人吃了。

    “呜呜。”

    林间传出诡异的声响,像是游魂在哭。

    久经江湖的人一点都不怕,知道这是夜枭的叫声,只在嘴里骂骂咧咧。

    昏天黑地的走了半晌工夫,终于摸到了**寺附近,只见瓦砾遍地,前方好大的一个坑。坑底已经有了不少江湖人,他们挖来挖去,除了石头什么都没发现。

    “这里不是**寺,这是弦月观!”

    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忽然出现,高声大喊。

    众人一愣,他们出不起一百两银子买消息,很多人还是第一次来上云山,完全不知道**寺跟弦月观的区别,不是说去**寺只有一条路吗?

    “你们都被人骗了,这里面什么都没有!”那个戴着面具的人恨恨地说,“山谷外有奇门遁甲,你们被引到附近的山谷了!”

    这时人群里冒出来一个声音:“我认识这个人,他是青乌老祖的大弟子柳尝青,说帝陵宝藏在太京的是他们,现在又说什么被骗了,我看是被他们师徒耍了吧!”

    面具人大怒,喝道:“是谁大放厥词?”

    柳尝青在武林中颇有威名,这里的江湖人都不及他,见他发怒,都不敢出声。

    “好大的威风。”

    林子里慢吞吞地走出来一人。

    戴面具的柳尝青见了,瞬间后退一步,手紧张地握成了拳。

    孟戚手持暗紫色软剑,衣裳鞋履没有半点泥浆,长发随风飘起,气质超脱,神采容貌更非寻常,跟狼狈不堪的众人比起来,就像是忽然出现的世外高人。

    他居高临下,漠然扫过坑底挖掘的众人,冰冷的视线最后凝注在面具人身上。

    “来。”

    手腕一翻,剑光乍现,

    柳尝青猝不及防,慌忙躲避。

    他刚一稳住了身形,就想施展碎腑拳挽回颓势。

    孟戚根本不给他反击的机会,衷情剑在内力的加持下剑身笔直,通体幽光,比风更冷,又迅捷如电,一刹那就生出诸般变化。

    剑锋游离不定,柳尝青周身数处要害都被剑光笼罩,原本可以用内力强行破除,就像他对付宫钧的那样,可柳尝青不傻,能跟他师父青乌老祖拼内力拼个旗鼓相当的人,他那么做岂不是找死?

    当下也顾不得面子,就地一个打滚,飞速逃走。

    剑光紧紧追着他不放,眨眼间两人就消失在了林子里。

    坑边准备挖土找宝藏的江湖人面面相觑,热闹没有看成,事情也没搞明白,这里到底这里有没有宝藏,是不是**寺?

    人群里一个低着脑袋的家伙,急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愁眉苦脸地嘀咕:“好险!差点就要翻船了!”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然后趁乱跑了。

    然后怎么都走不出去,正在焦急地转悠,忽然看到刚才那个提着剑的人站在一块山石前,剑上似乎还有血珠滴落。

    他赶紧后退,祈求对方没有看见自己。

    天不从人愿,那人抬起头,凌厉的目光惊得他浑身僵硬,动弹不得。

    “原来是你。”孟戚想起这人了,恍然道,“风行阁的震山虎。”

    就凭这个绰号,龙脉就不会忘。

    震山虎干笑两声,他专门卖消息,见过的人多不胜数,虽然这会儿感到孟戚有点眼熟,情急之中却想不到在哪里见过。

    “这位前辈,我就是路过,绝对不会泄露……”

    “方才是你揭穿了青乌老祖大弟子的身份?”孟戚打断了他,直接问,“你们风行阁来了多少人,彼此间怎么传讯?对青乌老祖谋反的事情又知道多少?”

    震山虎听到最后一句,张口结舌,苦笑道:“我们只贩卖江湖上的消息,别的……别的都不是我们的事。”

    “前辈如果知道青乌老祖的下落或者别的秘闻,也可以告知本阁,吾等愿意高价收取。”

    “帝陵宝藏是假的,弦月观这边什么都没有,**寺那边是疑冢,这消息值多少?”孟戚眯着眼睛问。

    他在来这里之前,已经跟墨鲤商定要利用风行阁对外传消息,只找人群里那些伸头伸脑,看起来对宝藏很有兴趣然而掘土半点都不积极的人。

    能想到风行阁这个卖消息的,还是因为摸到了震山虎当初送出的一张名帖。

    没想到这么巧,震山虎竟然也到了龙爪峰。

    “这个……不值什么钱。”震山虎赔着笑。

    “你们对谋反不感兴趣,可是青乌老祖的谋反也关系到你们这些江湖人的性命。他被困在这座山谷里好几个时辰了,没准现在已经找到了出去的路……”

    孟戚面无表情地补充道,“他可能先要杀人,然后挑拨江湖人与赶到这里来的官兵,巴不得你们打起来,在上云山闹得越大越好,这样才能转移旁人对皇城的注意。”

    震山虎张大了嘴。

    此时**寺的废墟里,宫钧看着昏倒在地上的江湖人,有气无力地问:“大夫,他们的封穴时间还有多久?”

    “我都有算。”墨鲤回答。

    恢复了内力之后,他立刻跟孟戚分作两路。孟戚把人引到附近的山谷,他在这里应付偶尔钻到这边的江湖人,以及监督宫钧跟他的属下把一部分石俑跟漆器搬出坑。

    陵墓分为好几层,只要通往下层的机关不被开启,想要伪造成疑冢并不困难。

    墨鲤还特意找了巨石堵住墓道,加上封土层破坏,这座陵墓不像是机关重重的样子,反而显得很是破败。

    墓穴甬道两边的壁画,先被炸开的气流一冲,紧跟着又被雨水跟泥浆冲刷,已经完全看不出原貌,颜色脱落严重。

    真正麻烦的是之前就赶到**寺的江湖人,墨鲤索性用内力抓了一把雨珠,然后甩出去当暗器,把人全部放倒了。

    等到醒来,身上没有伤,脑子昏昏沉沉的(被雨浇了半天又躺在地上),只要有人喊一句这是陵墓里流出的毒气发作,多半都是将信将疑。

    这下不少人都打了退堂鼓,悄悄下山了。

    墨鲤也不急,他下手轻重不同,这些人也会一批批地醒来。害怕的人跑了,不甘心的人继续留着,跑到墓穴里转悠。

    墨鲤不怕他们看出问题,因为之前“毒气”的缘故,靠近墓穴看到隐约情形的人都发狂了。剩下的这些人谁都没见过火.药炸完后的真正墓穴。

    只要有人到处乱挖,等他挖一阵子,墨鲤就暗中下手。

    看起来就像陵墓里的余毒未尽。

    这只是权宜之计,瞒天过海终不能久,可是现在也只能做到这些了,只要没有成百上千的江湖人冲过来挖墓,就还能暂时拖延下去。

    厉帝陵的机关不是那么好突破的。

    “如果弦月观藏着火.药,现在也已经湿了不能再用,但青乌老祖不会就此罢休……”

    墨鲤想起孟戚的话,他眉头紧锁。

    人手不够,就算猜到了什么也没办法阻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