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众之所望
    ( )

    青乌老祖估摸着已经逃出了那座山谷,伸手扶住树干, 直接吐了一口淤血。

    他的伤不重, 可是非常麻烦。

    因为过度使用内力,奇经八脉都受到了影响, 这些细碎劳损的伤势最是要命,更别说左臂都有些抬不起来了, 虎口流血,胸口窒闷。

    随着时间的推移, 疼痛会愈发明显。

    他都这样了, 对方肯定也不好过!那位孟国师不就是内力耗损过度, 忽然遭遇脱力吗?如果不是捡了这个空当,他还没办法顺利逃走。

    青乌老祖恨恨地运了会儿气, 然后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弦月观地窖里藏了很多火药, 如果有人点燃,整座山谷都要受到影响,哪怕武功再高都扛不住。这个是用来对付齐朝官军的,他还不打算现在就用,可是世事难料, 不止早就没了踪迹的前朝国师孟戚忽然冒出来, 还带来了玄葫神医秦逯的徒弟。

    “咳咳!”

    青乌老祖又吐了一口血,他右手颤抖着取出一个小瓶,从里面倒出两粒药丸吃了。

    苍白的脸色骤然一红, 随后百会穴上方就冒出了些许白雾。

    这是武林高手运内功疗伤时经常出现的情形。

    青乌老祖不敢在这里多加停留, 他将内力堪堪运行了一个小周天就匆促停下, 随后睁开眼睛准备前往自己在上云山的另外一个据点。

    “……这雾怎么这样浓?”

    青乌老祖越走越感到疑惑。

    为了寻找厉帝陵宝藏,弦月观这儿他也来过好几次,可是无论春季还是冬季,山谷里都没有起过这么大的雾。

    他想到刚才跟孟戚交手的时候,山谷里就起雾了。

    而且昨天傍晚,龙爪峰也莫名其妙地起雾,还有下属传信禀告,说是太京城的百姓以为是祥瑞。那时青乌老祖一行人已经在弦月观落脚,因为身在此山中,并不清楚闹出的动静有多大,又下意识地看轻百姓,觉得他们愚昧无知,不管什么异象都能当做是神仙显灵,故而青乌老祖没有放在心上。

    如今看来——

    青乌老祖心头微震,难道是上云山的龙脉出事了?

    上云山肯定有龙脉!青乌老祖原先准备等自己扶持的皇子上位之后,就以修筑行宫为名,封锁上云山其中几座山峰,然后想办法破坏龙脉风水。

    十九峰占地极广,青乌老祖感到单凭自己手下的势力,想要把这里的风水勘探清楚,还是很难。如果要大动干戈,用朝廷的名义最方便不过。

    他在藏风观做了这么多年观主,结交了不少权贵人物,早就知道应该用什么方法对付这些人。

    “难道有人去挖了厉帝陵?不,不对!”青乌老祖摇了摇头。

    厉帝陵一直在他的监视之中,单凭**寺的几个和尚跟那些锦衣卫,想要完全破开帝陵的封土层进入陵寝根本不可能。

    山中出现浓雾,草木疯长,这都是灵气外泄的象征。

    雾已经有了,接下来山中会出现异状吗?

    青乌老祖眼睛发光,虽然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心心念念想要斩龙脉,遇到了如今这般情形,怎么能不兴奋。

    拼着这一口气,青乌老祖继续往外走。

    紧跟着他感到不对了,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到处都是雾。

    跟昨天傍晚白雾飘在林间树梢上的情况完全不同,这些雾气更像是地底冒出来的,把周围填得严严实实,甚至到了伸直手臂都没法看清手掌的地步。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雾!

    青乌老祖警惕地停下脚步,摸索着走到了一株树旁。

    他费劲地施展轻功攀爬。

    ——虽然及时服下了大补的灵药,但是过度使用内力的后遗症仍在。

    青乌老祖眼前发黑,好不容易才爬上树顶。

    上方的白雾略微稀疏了一些,勉强能够看到天空。

    “这是?!”

    一条金色巨龙若隐若现,这不是日光照射云层出现的幻象,因为那条龙还在缓缓“游动”,金色鳞片反射出的光,也随之变化。

    这倒也罢,离谱的是除了白雾,天上还有黑云。

    一团团的,还在迅速着推进扩大。

    乌云谁都见过,可是像这样不停地吞噬着云层,逐渐构造出一条类似巨龙形态的乌云,就真的太诡异了。

    金龙正在跟黑龙搏杀。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会这么想。

    黑龙来势汹汹,金龙“苏醒”迎战,两方虽然没有在天空中打得轰轰烈烈,可是构成黑龙的乌云已经快要占据小半边天空了。

    那些云还全部是从金龙身周“抢”来的。

    原本金龙之首在北,黑龙之首在南,现在两方已经越靠越近,庞大的龙身甚至互相有交缠在一起的迹象。

    整座京城都轰动了。

    钦天监的人有没有昏过去,朝廷准备给个什么说辞,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龙!龙啊!

    天下间有几个人见过真正的龙?

    街上挤满了人?那就爬到房顶上看!

    “这金龙肯定是守护太京的龙神,那条黑龙是邪龙,上门争地盘的!”

    “是啊,这黑龙到底是什么来路……”

    众人议论纷纷,兴奋中透着忧虑。

    俗话说神龙见首不见尾,太京历来都有遇龙之说,不是天上的云,就是远处上云山的影子。如此清晰的龙形,真是闻所未闻。

    哦不,比较清楚的只有金龙,鳞片都很分明。黑龙更像是乌云构成的影子,不管龙爪还是龙首,都有些模糊不清。

    “又变大了!黑龙刚才根本没有这么大!”

    “两龙相争,这是什么征兆?”

    眼看那两条龙的脑袋都对上了,爪子也朝着对方缓缓抬起,像是马上就要发生一场剧烈的厮杀。

    云的流动速度很快,不过地面上的人却看起来不是这样,反而觉得慢得像是老太太走路,好半天才有一个变化。

    黑龙出现得快,可是半柱香过去了,它才刚刚摆正脑袋望向金龙。

    金龙也差不多,龙爪伸了半天都没能挨到黑龙。

    正是因为这样慢吞吞的节奏,太京城内的人才有心思看热闹,对着天空指指点点,否则要是真有两条神龙呼风唤雨,从天这边滚到天那边打得不可开交,估计早就尖叫哭喊着找地方躲了。

    “这到底是不是云?”宫钧黑着脸问。

    锦衣卫们张口结舌,他们干这份差使,对这种事想得比较远。

    莫非是哪个方士玩出来的花样?想要动摇齐朝的根基?

    宫钧想得更多,金龙指的是齐朝,还是从前的楚朝?黑龙跟金龙搏杀,究竟是黑龙被打散,还是黑龙取代了金龙?玩这个花样的人究竟是想讽刺陆璋得位不正,还是暗示有人想要颠覆齐朝江山?

    龙太大了,只有到空旷的地方才能窥到全貌。

    **寺的锦衣卫被派出去张望,太京城内的百姓也在焦急等待着坊外传来的最新消息——单单看自己头顶的那块,完全不知道哪条龙占着上风。

    此时墨鲤浑浑噩噩,他的意识无限延伸。

    熟悉又陌生的灵气源源不绝地涌了过来,把他里三层外三层地裹好了。

    他奋力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处云海之上,前面一片金灿灿的,晃得他快要瞎了,本能地侧过了脑袋。

    呃,这感觉真是诡异,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又像穿了一百件衣服,沉重笨拙,动作根本落不到实处。

    “……你在做什么?”墨鲤恼怒。

    打架打到一半忽然变成原形。

    青乌老祖可能跑了,要是没跑麻烦更大。

    他在竹山县变成黑龙的时候,就像元神出窍一般,站都站不稳,失去了控制身体的能力。两人要是齐齐晕倒,岂不是毫无防备之力?

    金龙慢吞吞地转过脑袋,目光中透着新奇。

    它久久地凝视着墨鲤,梦呓般开口:“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

    没错,他就是太京龙脉!

    曾经感应到平州竹山县的灵气异动,跑到歧懋山寻找龙脉,最终在山洞水潭里看到了一条鱼,看到了从水里出来的墨鲤。

    是能够化形的龙脉!好像还是大夫,随身带着一个药篓。

    “我让你来找我,来太京找我。”金龙兀自沉浸在回忆中。

    大夫不是他好运气遇到的!

    大夫是他自己去找的!!

    属于国师“孟戚”的记忆,跟作为龙脉的记忆相继出现,金龙一时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想不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墨鲤:“……”

    想要离开却又无能为力,灵气层层围裹,甚至试图跟自己交融到一起。

    金龙躯体庞大,龙角的形状极美,鳞片更是一块块如玉似璧,剔透晶亮,下腹生有三爪,龙爪与躯体连接的弯曲处都显得分外好看。

    墨鲤第一次看到这条金龙时,对方太大,自己太小,根本生不出绮丽的心思,只觉得那是一条威势赫赫的巨龙。

    现在——

    墨鲤情不自禁地靠拢了过去,尽管心里只是想着看对方的全貌,可意识乱了。

    黑龙与金龙在众目睽睽之下交缠到了一起。

    这场无声无息的搏斗,发生得突然,行进得又十分缓慢。

    还不等看热闹的人琢磨出谁占上风,怎么格挡怎么厮杀,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闷雷的声响,霎时乌云密布,金龙黑龙全部消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