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子为真龙
    ( )

    墨鲤的手指动了动,冰冷的刀锋拉回了他的意识。

    龙脉灵气的事, 等回去他再跟孟戚慢慢思索, 先解决这个想成仙快要发疯的青乌老祖。

    墨鲤毫无预兆地出手了,刀光黯淡得几近于无。

    山谷里云雾笼罩, 依稀形成了雾雨,衣服与长发上都有水珠凝结。

    这一刀带起了许多这样的细微水珠, 听在武林高手耳中,刀风竟跟水珠碰撞的声音完美融合, 就像一阵风引着垂幔上的玉坠绳轻轻划过了箜篌的数根弦, 又像露珠从芭蕉叶上纷纷而落击在孔穴众多的奇石上。

    那是乍听没有差别的声音, 凝神分辨之后,忽然发现了绝妙的音阶。

    青乌老祖的两个弟子正好赶来, 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 立刻看到那个身份不明的高手出招了,青乌老祖跟孟国师不仅一动不动,竟然还闭上眼睛侧耳听着什么。

    “师父小心!”女弟子吓得大叫。

    青乌老祖恼怒瞪了她一眼,同时身形一展,躲避刀锋。

    墨鲤一击不中, 也不意外, 随即趁势而上。

    两道人影忽东忽西,在极小的范围内腾挪闪避,留下了无数残影。

    落足无声、踏地借力无声, 铁拂尘跟两柄袖刀也没有撞到过一次, 除了风吹树梢的声音, 山谷里就跟没有人似的,完全不像有人在过招。

    女弟子睁大眼睛,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可是盯着那两人看了一会,霎时感到头昏脑涨。

    另外一个戴着面具的人立刻拽了她一把。

    ——太过的高深武学,看了非但不能受益,还会影响心境,有百害而无一利。

    他们原本对自己的师父武功很有信心,可是现在敌人不止一个,这个来历不明的人竟然也能跟青乌老祖堪堪战平,厉帝陵宝藏究竟引出了多少隐世高手?

    女弟子回过神,就悄悄后退。

    孟戚扬手一道剑气劈在她前方,女弟子收势不及,差点撞上去。

    “咔嚓。”

    面具碎了一半,露出一张清丽绝伦的美人脸。

    青乌老祖的女弟子顺势做出惶恐无助的表情,令人望之生怜,她确实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然而——

    迎接她的是冰冷的剑风。

    女弟子大骇,双手撑地,狼狈地滚了三圈,这才脱离了剑风范围。

    她方才也不是真心要引诱孟戚,只是熟练地利用了一下自己的优势而已,以常理而论,看到了美人,手上招数不免要慢上一慢,这就是逃脱的机会了。

    哪有冲着脸来的?

    女弟子急忙抽剑格挡,她内功普通,剑法一般,连用的剑都不如孟戚的衷情剑。

    尽管论实力她勉强能够挤上江湖一流,可是在孟戚面前只够走三招。

    三招过后,长剑应声而断。

    “师兄救我!”女弟子惊叫。

    那个戴傀儡面具的人确实冲了过来,还扔了一把暗器。

    孟戚头也不回,剑交左手。

    袍袖一抡,暗器受到外放的内力影响,纷纷停滞在半空中。

    “嗯?”

    孟戚发现了其中一颗铁珠般的暗器不太寻常。

    他下意识地发力,内劲一吐,直接将暗器抛向了半空。

    “轰!”

    铁珠在半空中爆炸,喷出了无数细如牛毛的毒针。

    孟戚夷然不惧,这些毒针还不等近身,就会被他遍布在身周的内息摧毁得一干二净。这小小机关,终究抵不上筒状机簧打出来的厉害。

    那个女弟子闪避不及,中了几根毒针,她又惊又怒,匍匐着想要挣扎站起,结果毒性很快发作,浑身抽搐不止。

    硝烟味弥漫,那个戴着面具的人已经跑了。

    孟戚回头看了一眼墨鲤,终究没有追上去,抄起剑加入了围殴青乌老祖的行列。

    青乌老祖对墨鲤的刀法十分好奇,因为这让他隐隐感觉到“武道”的存在,跟势均力敌的人对战原本就是一件痛快的事,更别说对方还有这样一手好刀法了。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

    结果他那两个弟子,一个大喊大叫,一个更是直接把霹雳堂的雷珠扔出来了,青乌老祖恼怒异常。随后他回过神,意识到了不好,拂尘连扫同时挡下刀锋与剑势,被震得气血翻腾。

    “老道好言相劝,尔等为何咄咄逼人?”

    “……”

    你都要斩龙脉了,还指望龙脉给你好脸色吗?

    墨鲤一声不吭,孟戚也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不理会青乌老祖的话。

    “老道不信你们甘心这般庸碌一生!武道巅峰,是何等的逍遥自在!”青乌老祖恼怒。

    墨鲤想,还能说话说明他跟孟戚逼得不够狠,于是又加了一成内力!

    刀锋隐于暗紫剑光之中,两人配合并不算默契,主要还是没有经验,内力互不交融,各自为阵,尽管是两人联手,出招却也有个前后顺序,做不到刀剑齐至。

    纵然如此,也给青乌老祖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原本游刃有余的缠斗,变成左格右挡,偶尔还得上拆下解。

    刀法精妙,剑势惊人,无论哪个都不好应付。

    “……老道对吸纳灵气的……功法,早有归纳研究!现在万事俱备,只缺灵气!”青乌老祖不相信孟戚听到真相之后仍然“执迷不悟”,武功练到了极致,对屏障的感觉更清楚。这也是赵藏风为什么要费一番口舌,试图说服孟戚与墨鲤的原因。

    他坚定地相信着只要斩龙脉,就能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亲传弟子跟他的心腹。

    凡是知道真相的人,无不心生向往,或者对青乌老祖心悦诚服,青乌老祖根本没有想过眼前这两人完全不信的可能。

    他认为孟戚可能已经发现了一些利用灵气的办法,所以才能驻颜不老,翻脸动手是因为担心自己图谋他的功法。

    “没想到,孟国师竟是这般心胸狭隘!”青乌老祖断断续续地骂。

    他骂完又劝,拗扭得不行,非要让孟戚相信,真正吸纳灵气的法门已经失传了。

    “……世间高深武功,皆由人创,只要有灵气,能够领仙家功法的人是谁?”

    当然是武林中的绝顶高手,他们能走到这一步,本身就极有悟性。

    青乌老祖对自己很有信心。

    “到那时,天下英杰齐聚一堂,领悟玄妙之术,互通有无,才得所用!方是人间正理!”青乌老祖大义凛然地说,“除此之外,灵气亦能令谷物丰收,百姓安居乐业,是四海升平,九州盛世!”

    “住口!”

    墨鲤忍了又忍,终于忍不住了,恼怒地说,“你是不是忘了,天灾**,方有龙脉现世!”

    他原本想说四郎山的事,可是四郎山有龙脉,青乌老祖或许都不知道。司家堡挖掘金矿几十年,这事最初肯定不是青乌老祖指使的。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乱世已有百年,正合盛世降临之兆!孟国师也曾领军打仗,难道不知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有些损失是必然会有的!”

    “……”

    这次连孟戚也想骂人了。

    青乌老祖说得来劲,手中拂尘挥出的招数就不够用了,他头上的道冠被剑削断,长发也被剑气断了一大把。

    “岂有此理!”青乌老祖见这两人吃了秤砣铁了心,怒不可遏,对方又步步紧逼,他终于生出了撤退的念头。

    他想走,墨鲤自然不让。

    无锋刀令人琢磨不透,青乌老祖终于在记忆深处翻出了与之有关的经历,他年轻的时候也是天赋非凡的江湖少侠,每次听到有高手对决,都会忙不迭地赶去围观,一心要见识真正的武功是什么模样。

    “你是玄葫神医秦逯的徒弟!”赵藏风死死地盯着墨鲤。

    墨鲤并没有因为师承被揭穿而出现迟疑。

    白雾随着灵气重新聚拢,湿气越来越重,孟戚侧头的时候,恰好看到一颗水珠从墨鲤额头滑落,顺着乌黑的眼睫就这样欲落不落的挂在眼角。

    怒意加上激烈的搏斗,墨鲤面颊微微泛红,平日里温润柔和的气质荡然无存,他这会儿就是一柄出鞘的兵刃,目光凌厉,锋芒毕露。

    孟戚看得眼神发直,差点儿让青乌老祖逃了出去。

    随后他一阵恍惚,意识似乎在不由自主地往上飘。

    山崖谷底、溪流林木,诸多景象一股脑地从他“眼”前掠过,最后孟戚感到自己身沐日光,身侧云海翻腾,前方是方方正正地一座大城,城北的巍峨宫殿里成片琉璃瓦反射着灿金的光芒。

    耳边就像炸开了几十个霹雳堂的雷珠,轰隆有声。

    孟戚眼角余光赫然看到两股飘在风中的金色长须。

    下意识地伸手一抓,却发现“手”没了,这是一只爪子,覆盖着金色的鳞片,苍虬有力。他震惊之下,身体一动,巨大的身躯立刻从云海中浮现了出来。

    “……”

    沙鼠忽然变成了龙。

    龙脉难道不是个说法,而是真的龙?

    孟戚惊呆了,他猛地挥开了碍眼的雾气。

    一条金色巨龙盘踞在半空中,尾括太京,头枕群山,一块鳞片就有太京的城门高。

    “龙!”

    京城百姓听到街上的叫喊,好奇地伸头一看,顿时惊骇万分。

    高天白云间,隐约有道金色的影子笼罩了整片天空。其身巨大,首尾俱全,分明是一条龙。只是因为太大,也因有云雾的遮挡,看得不太分明。

    “公子,天上有龙!”

    金凤公子眺望了半天,本来想说是云跟太阳照出的异象,可是那龙的形态也太逼真了。

    “宫同知,外面有龙!”

    “什么?”

    宫钧爬起来走到窗边,随即目瞪口呆。

    弦月观前,孟戚失去意识身体往后栽倒,墨鲤急忙去接。

    山谷中全是浓雾,根本看不到天空,青乌老祖趁机逃脱,墨鲤想要去追,然而一阵晕眩般的无力感瞬间将他的意识带到了虚空之中。

    “又,又出现了一条黑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