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予心求名也
    尸体被抬走了, **寺的和尚战战兢兢地擦洗着地面跟墙壁。

    闻着扑鼻的血腥味, 他们个个脸色苍白, 擦一下就念一句佛。

    方丈领着锦衣卫副指挥使宫钧向前殿的一处厢房走去, 那里通常用来招待身份贵重的香客, 房里布置得十分雅致, 还熏了上好的佛香。

    墨鲤怕惊动宫钧, 只远远地跟着他们。

    眼见这两人进了厢房,还有锦衣卫把守在门外跟窗前,墨鲤估计是没法偷听了。

    ——等等, 话说他为什么要偷听?他从什么时候, 习惯性地躲在暗处看情况了?

    墨鲤忍不住把目光转到孟戚身上。

    总觉得是被沙鼠传染的。

    孟戚神情疑惑,不明白大夫为什么忽然望着自己。

    “……我去?”孟戚试探着问。

    “不必!”墨鲤扣住孟戚的右手晃了晃,严肃道,“你刚吃了药,不要变来变去,万一变不回来,我还要把药丸碾碎了喂给沙鼠。宁神丸碎了之后,药效大减, 未必能够压得住你的病情。”

    然后就是一整套的医理药理, 孟戚听得眼前发昏。

    墨鲤一边说一边感到纳闷, 孟戚的病症缘由到底是什么?

    从前以为是龙脉支脉受损, 影响到太京龙脉本身, 现在发现小龙脉还能恢复, 孟戚的病症应该好了大半才对, 结果脉象没有明显的变化。

    四郎山一行,墨鲤又觉得厉帝陵的水银外泄,导致太京龙脉神智不清,现在看起来**寺附近也没有明显的异常。

    上云山灵气浓厚,树木繁盛,莫说垂死之相,就连颓然之势也未见分毫。

    看着孟戚的侧脸,墨鲤微微出神。

    孟戚:“……”

    不知为何大夫又在看自己了。

    那就更要维持气度跟仪态了。

    孟戚定了定神,若无其事地唤了一声:“大夫?”

    墨鲤回过神,下意识地问:“对了,水井呢?”

    “在后院,我们刚才还路过了。”孟戚随口回答。

    他隐约猜出大夫的意思,继而摇头道,“这里好像没什么问题。”

    话虽如此,为了核实,墨鲤还是去查看了水井。

    恰好有个和尚在提水,墨鲤以极快的身法掠过他身边,和尚身体一晃,墨鲤抄手扶了下木桶,手掌顺利沾到了水珠。

    后院里的和尚都在忙碌,提水的这个和尚只是以为自己没有站稳,他揉揉眼睛转头一看,什么都没有发现。

    只有扫墙角的小沙弥睁大了眼睛,想起了昨晚的那阵怪风。

    “如何?”孟戚见到墨鲤回来,发现他神色不对,心顿时沉了下去。

    墨鲤将右手凑近鼻尖,过了一会儿,才缓缓摇头道:“有些不对。”

    味道轻得近似于无,可终归是有的。

    这些水直接喝下去,还不至于令人出现症状,但井水被煮开之后,靠近炉子的人会受到影响。

    墨鲤追问:“你能感觉到寺庙下方陵墓的情况吗?”

    “不太清楚,帝陵都有很厚的封土层,纵然在地下,整座陵墓外面一样被坚硬的封土裹着。不止水渗不进,灵气也不能入内,因为其中毫无生气,每一处灵穴修为帝陵,那里的天地灵气流转就会被彻底击溃,不复从前。”

    孟戚大约知道厉帝陵里有什么陪葬品,因为这些东西要被运送进山,陵寝完成之前还得一一安放,可是帝陵入口一旦封死,里面的情况就看不到了。

    “水井有异味,说明厉帝陵内的水银可能外流了,封土层破损……你再试试?”

    听了墨鲤的催促,孟戚闭上眼睛,认真查探了一番。

    “……似乎在东北角,那边的封土层太薄了,等等!是后来填补的!果然有人发现了厉帝陵,只是他不知为何,又把挖出的洞穴填了起来?”

    孟戚十分吃惊,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盗了墓还填坑的人。

    墨鲤皱眉问:“水银呢?”

    “有残留的气息,封土破口恰好靠近水源,看来外溢的部分已经进入了地下水脉。”孟戚眉头皱得更紧,他没有感觉到异样,难道是被毒得麻木了?

    墨鲤随手掐断一片草叶,放在嘴里咀嚼了几下。

    ——异味近似于无。

    这还是在**寺的范围内,也就是最接近水银外泄地的草叶。

    口中草叶的苦涩,就像墨鲤此刻的心情。

    他怎么忘了,四郎山龙脉尚且成形,就遭遇大难,本身无力回天,更不能救得山中生灵,可是上云山不一样。

    同样的麻烦,对四郎山龙脉是致命一击,在太京龙脉这里可能就是病痛。

    上云山有十九峰,面积抵得上十个四郎山,想挖空上云山可没有那么容易。

    修建帝陵,不止会深挖,陵墓完工之后那些工匠很有可能没法活着出去,帝王驾崩之后,或许还有宫人妃嫔殉葬。

    水银藏于墓穴中,原本无事,孟戚这么多年也没有出现意外。

    可是墓中水银外泄,流入山中水源,这麻烦就大了。

    四郎山矿坑里的苦役,除了累死病死的,其他都因提炼金子时挥发的水银所致,这样的毒性较之直接饮水的秋陵县百姓剧烈得多。累累白骨,加上草草填埋的废弃矿道,四郎山龙脉无力自救,最终爆发。

    想到这里,墨鲤虽不至于感而自伤,却也心生寒意。

    孟戚……可能已经直接熬过了这一步。

    混入上云山水源的“麻烦”,已经逐渐被龙脉“滤清”了,新生的草叶都没怎么受到影响,比起四郎山,这里已经完全得到了控制。可能再过一年,连水中的少许异味都不再有了。

    “孟兄……”

    “大夫昨夜不是直呼吾名了,为何又客套起来?”孟戚不知道墨鲤刚才想了什么,只见大夫看了自己一眼又一眼,饶是镇定远胜常人,也不禁忐忑。

    墨鲤听到孟戚这样一本正经地质问,顿感荒谬,不由得问道:“孟兄一直称呼我为大夫,现在却怪我过于客套?”

    论起称呼的亲近性,分明是自己占优,大夫算是怎么个亲近的称呼?

    孟戚摸了摸鼻子,尴尬地回答:“平辈本该以字相称,但当年称呼我字的人太多了,大夫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虽然直呼其名是无礼之举,但孟戚不需要墨鲤对自己有“礼”。

    乡野之人、江湖之辈,都是随口叫名。

    “大夫可有字?”

    “自然,老师为我取字……”

    墨鲤还没说完,就被孟戚摆手打断了。

    “险些忘了大夫还有师长,那这字我也不能称呼。”孟戚考虑得很周到,万一日后床笫之间念成了习惯,大夫回去听师训,听老师唤他的字难道不会别扭吗?

    这可要不得。

    “既如此,可有小字?”孟戚颇为期待。

    “……”

    字与小字不是一回事,小字是小名、乳名。

    墨鲤当然没有,他被秦逯捡到之后,懵懵懂懂的识了些字,就自己给自己取了名字,告诉秦逯他名叫“墨鲤”。秦逯以为这是孩子原本的名字,也没往心里去。

    墨鲤背书又快又好,还不像寻常孩童那般顽劣,秦逯很早之前就不把他当孩子看了,自然不会喊什么小名。

    “我没有,孟兄呢?”

    “也无。”

    孟戚的经历比墨鲤复杂多了,他从没有化为孩童在人间“长大”,又上哪儿有乳名?

    “称呼不过世俗之礼,我与大夫皆非俗世之人,还是不用麻烦了。”孟戚叹息,不得不在称呼这个问题上退让。

    墨鲤神情古怪。

    方才那句话听着舒坦,很有狂傲之气,可事实上孟戚还是自夸了一下吧?没判断错吧?

    墨鲤木然地想,哦,区别就是孟国师开始带上他,把两个一起夸。

    “不管是谁填了盗洞,厉帝陵被人发现是事实。”墨鲤提醒。

    “可能是青乌老祖,也有可能是这个寺庙的方丈,谁知道呢?”孟戚背负双手,轻松写意地说,“现在我们有两个办法,第一是装作游山之人,进庙借宿……我觉得这和尚应该还记得我的模样,吓他一吓,或许就有答案了。第二,就是先发制人,挟制宫钧,逼迫他说出所有知道的事,”

    墨鲤:“……”

    两个选择都不怎么样,尤其是第二条,充满了想找理由揍人的意味。

    正说着,忽然听到前殿厢房里传来一声惊叫。

    那**寺的方丈显然惊惶到了极致,隔这么远都能隐约听到。

    此刻房中。

    原本老和尚对着锦衣卫副指挥使,狡辩了几句自己的父亲不是陈朝太子,自己也不是那个在报国寺出家法号天圆的僧人,可是在宫钧丢出几份文书,揭穿老和尚盗用他人度牒冒充他人身份的事后,这位方丈就眼露绝望,颓然坐倒在地。

    宫钧当然不是为了要把这人抓回去,陈朝后裔根本不值钱,他冷声问:“传国玉玺呢?”

    老和尚神情茫然,待他知道宫钧是为了传国玉玺而来,并且似乎认定了这东西早在陈朝太子潜逃出京的时候就调包了,投江时抱的就是假传国玉玺时,他差点儿要痛骂了。

    “胡说八道!”

    老和尚震惊地叫道,随后他意识到不能大声,便气急败坏地说:“老衲从未见过这件东西!”

    多年念佛涵养全都丢在了脑后,方丈心知这事要是辩不清楚,他就没有活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