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4.霞光照城阙
    二月初十, 傍晚。

    云雾忽起, 自太京上云山西南隅缓缓扩散, 只用了半柱香的工夫,两座峰头就被笼罩在内。城内有多座酒楼恰好能看到这一奇观,众人争相涌到窗前,远眺山峦。

    只见其云极轻, 其雾似纱, 飘飘荡荡,就似巨龙爪下生出的瑞气, 映着橙红晚霞,仿佛仙境瑶池忽落凡间, 令人生出无限遐想。

    恰逢晚来群鸟归巢,便见空中无数雀莺翩然入林,投身云雾之下, 为胜景更添几分妙处。

    众人啧啧称奇。

    还有人冲下楼阁,急切地寻找着空旷的地方观景。

    结果地方没找到,却发现已经有百姓爬上了屋顶。

    云雾停留了大约一刻钟, 这时上云山十九峰已经有一半被雾气吞没, 只剩下修长的“龙尾”与高耸的“龙首”。当得是龙行于天, 能隐能现,窥不到全貌。

    天光渐渐消失, 只剩一缕残霞。

    云雾也像是沉入了山林之中, 缓缓消失了。

    京城的市井坊间陆续亮起了烛火灯笼, 人们兀自回味着刚才看到的奇景, 兴奋地与别人攀谈起来。

    太京自古多异象。

    然而这十几年以来,脍炙人口的吉兆奇景日益减少,老人嘴里还在念叨,年轻一辈则是完全不信。

    嘉禾白鹿这等吉兆倒是年年都有,可是听得多了,便心生疑惑。如果齐朝代楚乃是天命,雍州为何三年大旱,还闹了蝗灾?为何南方久久不能平定?

    陆璋篡位夺权另立新朝,谋逆之日令太京百姓死伤无数。这民心向背,本就不是齐朝说几句承天命改朝换代,为枉死的三公九侯报仇就能轻易蒙混过去的,只能骗骗那些没有切肤之痛的、最近十余年才搬入太京的人。

    百姓想过安稳和乐的生活,只要能活下去,怨言跟痛苦就会被他们吞进肚子,顺从新的王朝,新的天下之主。

    宁做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身在太京,就已经比世间许多地方的人好过多了。

    这十六年来,京城也在逐渐恢复,只是比起楚朝还差得远。

    有些地方勉强能看到昔年的繁华缩影。譬如每个坊间建有的酒楼,以及勾栏瓦舍。

    所谓勾栏,顾名思义是曲折的栏杆,是戏台子也是棚子。

    大的瓦舍有十几座勾栏,付钱就能进棚子。

    不仅有唱曲的,还有杂耍、说书、皮影戏、木偶戏、口技、敲花鼓等等,加上南来北往的各地舞者,各种戏班子。瓦舍没有门,基本可以一年四季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揽客。

    以太京的格局来说,坊间是以高墙隔开,宵禁只在坊外执行,到了时间,就把大门锁上。人们依旧可以去坊中的酒楼茶肆、去瓦舍勾栏玩乐。

    现在除了权贵住的北城与富户所在的东城,其他地方的瓦舍都败落了,只有一两个唱曲跟杂耍班子偶尔出现。

    瓦舍空空荡荡,有些棚子被附近的百姓当成了杂物放置处,堆得乱七八糟,都是用不了不怕偷可又觉得丢掉可惜的东西。

    有破锅烂木头,也有坏掉的石舂跟捣米槌。

    一些事先混入京城的江湖人,便藏身在这里。

    “……听说昨日开始搜查客栈了。”

    “别说了,今天出去买肉打酒的时候,遇到了执卫,看到那些说话不是京城口音的人,就上去索要路引查证,没带在身上的,还跟着到了客栈里!幸好我这口官话说得勉强,镇定不乱,没被瞧出破绽。”

    这个说话的江湖人四十来岁,脸上生了一圈胡茬,他有些烦躁地继续说,“京城这么大,也不知道那些大派的掌门长老到了没有,住在什么地方。要我说,还不如先进山探个虚实呢!”

    “你疯了?这儿能遮风挡雨,有酒有肉,山里有什么?”

    “就是,如今奔着宝藏来的人这么多,我们兄弟更要谨慎行事,明天继续去麟成门附近守着……”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人跑了进来,慌张地叫道:“出事了!上云山那边出事了!”

    这几个江湖人一惊,连忙站起来追问:“怎么了?你不是在麟成门附近吗?”

    他们轮流盯梢,就是为了确定那些大宗派长老掌门的落脚点,麟成门外是焦柳道,沿着那条路走到头就是青江,他们估摸着大部分江湖人都会从那条路来。

    现在看看天色,也该是关城门的时候了。

    “你刚才说什么?上云山出事了?”

    那人气喘吁吁地答道:“没错,也不知道怎么的,山里忽然冒出了许多云雾,像是龙王显灵似的,外面都闹翻了你们一点都没听见?”

    “……”

    江湖人少有信鬼神的,龙王什么的就更别提了,自然不像别人那样只想到吉兆。

    “难道帝陵宝藏已经被开启了?”

    陈厉帝倾一国之力修建陵墓,为了防止日后墓葬被破坏,又在里面加设了许多机关。谁知道这会不会是机关开启之后冒出的蒸汽或者毒烟。

    他们急忙踏出了棚子,溜出瓦舍查看情况。

    然而太阳已经落山,天空暗沉,看不清上云山那边的情形。

    倒是街道上的人十分兴奋,高声议论着方才所见的异状,几个江湖人不由自主地停下来,侧耳倾听。

    等到他们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坊门也被关上了,他们出不去,只能留在这里。一边焦躁地在人群里寻找江湖同道的身影,一边在心里琢磨是怎么回事。

    “今天城门附近没出什么事吧?”

    “……有一个拿了假路引的,被城门官拆穿,然后就跑了。”

    蹲麟成门的那个人,为了不引起门卒的注意,只敢停留在城门附近的茶肆中,那已经是最接近城门的铺子了,可是跟城门仍然有一段距离。

    所以他没看到孟戚的长相,听不到孟戚说了什么,只能勉强分辨城门官的叫喊,然后从城卫动静上判断发生了什么事。

    眼见同伴们一脸不在意的模样,蹲麟成门的那个人忍不住补充道,“那人轻功很高,我一眨眼,连影都看不到了。”

    “哦?”

    几个江湖人这才有了点兴趣,只是他们仍然没有意识到这个人的危险程度,而是以为这等轻功的人是某个江湖上已成名的高手,马失前蹄被门卒追赶,传出去必定颜面大失。

    “认不认识?倘若是熟人,日后相遇时嘲笑几句,如果是仇家……”

    众人哄笑起来。

    唯有那个蹲麟成门的人耿耿于怀,犯愁道:“名姓不知道,脸也没有看清,可是我听那城门官的叫嚷,好像是因为长得太好看才被揭穿的……”

    然后就把听到的几句话学了一遍。

    众人面面相觑,拼命想着江湖上有谁相貌出众,轻功还高。

    老实说符合这个标准的人很多,那些大门派收徒弟都不会找歪瓜裂枣,出身名门的江湖少侠们穿得也是像模像样,可不是他们这样随便。

    然而这样打扮的白脸公子哥,在太京街上随便一走,就能撞到四五个。

    所以这个好看,根本不是客套话,而是实打实的——可惜这群跑江湖的汉子,脑子里想不出这是什么模样,于是十分为难。

    武林中只有第一剑客、第一高手、第一美人的说法。

    绝对没有第一美男子、第一白面小生这种不伦不类的评比。

    玉面郎君、鬼罗刹这种绰号倒是有的,可是这两种绰号只能证明比较俊,或者比较丑。在大多数底层江湖人都是胡子拉碴很不讲究的情况下,只要不是满身酒味,穿一件干净的、贵点儿的衣裳,五官端正,那厚着脸皮自称玉面郎君,也没有人会反驳。

    “会不会是一个女扮男装的轻功高手?”

    “有可能……算了,我们应该弄清楚上云山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个夜晚,太京暗流涌动。

    互相遇到的江湖人窃窃私语,交换着自己知道的事情,他们有的决定天亮之后就出城赶赴上云山,有的坚持要在城里等衡长寺方丈或其他江湖大人物抵达。

    京城钦天监,官吏们喜出望外。

    之前星孛的事惹得皇帝很不高兴,迁怒他们,现在有了吉兆,他们就不用那么战战兢兢地过活。

    更多的官员急忙铺开纸,写几句阿谀奉承的话,恭贺天现吉兆。

    还有一些人想得比较多:星孛冲撞紫微垣,这是帝位不稳的预兆!一个月后,如今上云山云雾笼罩,这个吉兆到底是谁的?齐朝?楚朝?还是即将出现的新朝?

    于是大惊失色,竟在家中算是谁有可能谋反。

    此刻上云山龙爪峰。

    墨鲤看着那些化为实质灵气散去,长长地舒了口气。

    有那么一阵子,他以为灵气要把孟戚抬走了。而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那些灵气好像想把自己也卷裹了一起带走。

    当云雾消失的时候,墨鲤又觉得再次看到的可能不是孟戚了,而是那条金色的龙。

    现在孟戚没有当着大夫的面被灵气裹了就走。

    也没有变成龙,或者沙鼠。

    “现在你有什么感觉?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墨鲤细细打量着孟戚,其实他最想知道孟戚有没有恢复记忆,是否知道他自己是条龙。

    “……神完气足。”孟戚无奈地说,“差点就想背着大夫一口气爬上龙角峰。”

    那是上云山十九峰最高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