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0.得天之运
    ( )

    就像疲惫的旅人在黑夜里走了很久, 忽然看到了一栋无比熟悉的房子。

    虽然离家再久,记忆都模糊了, 但是房子出现的那一刻,悸动的感觉便直击心底。

    ——迫不及待地想要靠近它,推开屋门, 想回到属于自己的床上, 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孟戚的情绪有些失控,周身气息也开始起伏不定。

    不好。

    墨鲤想都不想, 直接在水里变成人形。

    孟戚意识恍惚,甚至错过了飘来的木板,江水立刻将木板冲向下游。

    落点缺失,这一脚就会踏入水中,孟戚提起的一口气刚刚耗尽, 新的内息还没有接上。然而现在最坏的问题不是落水,而是孟戚再次发病。

    墨鲤没有想到回“家”会刺激到孟戚。

    他反手一掌,以内力把木板吸了回来, 恰到好处地送到孟戚脚下。

    作为一条黑鳞鱼, 只能掌控木板的方向,变成人之后能做的事更多, 譬如在木板上施加内力。孟戚感觉到脚下传来一股推力,他下意识地借助了这股力, 稳住了身形。

    “大夫?”

    孟戚回过神, 发现水里的鱼已经不见了。

    浪涛起伏之间, 矫健灵活的身姿与白皙的肤色隐约可见, 看得出大夫作为人的时候,水性也是一流。

    ……清江水为何这般浑浊?!

    墨鲤浮出水面换了口气,顺带又推了一把木板,又很快沉了下去。

    他觉得孟戚心不在焉,他以为这是太京数处灵穴对于龙脉的影响,说实话墨鲤也十分惊讶,灵气的纯度远远超过了他所想。

    即使隔了这么远,仍然让人感到震撼。

    歧懋山灵气最足的地方就是山洞里那处潭水了,每逢日升月落之际,地脉灵气交融,才会有短暂的时间有这样浓厚的感觉。

    结果呢?

    难道太京这个地方,每时每刻都是这样吗?

    墨鲤想到那条金色的巨龙,心中了然,看来龙脉的体型不是山势大小决定的,而是那个地方的灵气多寡。

    太京的灵气这样浓厚,少不得有人们眼里的“异象”出现,或是天生祥云,或是地涌甘泉,而方士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天子所在的缘故。

    身为龙脉,即将踏入另外一条龙脉的地盘,其实是有点儿不自在的。

    这种感觉难以形容,大体上就像是冒失地进了别人的卧房,不知道该往哪儿站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坐,连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立刻退出去,才是君子之道。

    可他是来治病的,给房子的主人治病,上门给病患看诊再平常不过了,墨鲤从来没有因此不自在,偏偏这次不同。

    大约是病患身份的缘故吧。

    墨鲤目光微变,把心里的想法压了下去,就在他重新变回原形时,孟戚的动作骤然一变,他从慢吞吞地散步变为急速掠过江面。

    黑鳞鱼一惊,好在原形的时候游速很快,及时跟上了。

    可怜的木板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受到水流急推狠撞,木板上已经出现了裂缝,很快就碎成了两半。

    墨鲤丢弃了较小的一块。

    以上过程一再重复,快要靠近岸边的时候,原本的半扇门板已经只剩下碗口大小,如果不是岸边风浪较小,早被冲走了。

    孟戚上岸之后也不停留,施展轻功,迅速消失了。

    使得江岸这边看热闹的人完全没有看清他的面孔。

    “水里有东西!”

    有人叫了一声。

    在水浅处,墨鳞映出了反光。

    “是一条大鱼!”

    人们争相涌到江堤下方张望,只能看到鱼尾划出的一道波纹,顷刻间就消失在江水之中。

    “河神踏着神鱼来了。”

    有人跪地磕头,也有人追着孟戚消失的方向跑去。

    至于对岸的江湖人,他们只是看到孟戚动作一顿,随后就由踱步改为飞身而起,倒有了两分施展轻功的模样,心里随之大定。果然不是什么神仙,就是一个轻功绝顶高手而已。

    江面太开阔,目力再好的人也看不到江对岸的情况。

    事实上孟戚显眼,那是因为他走在空无一物的江面上,就算变成一个模糊的黑点,大家照样可以紧盯着不放。

    “究竟是什么人?”金凤公子喃喃自语。

    他在心里把江湖上的出名人物想了个遍,也没得到答案。

    衡长寺武学多样,可是这一代的方丈与长老并不是什么杰出之辈,只能说无功无过,对得起衡长寺的名头罢了。

    天山派轻功高绝,更擅剑术,然而他们远在关外,门派里的弟子数量很少。虽然是个悠久的名门大派,实际人数可能还比不过江湖上的一个镖局。这种靠传承跟自身悟性的练剑门派,很容易让人领悟一个道理:勤奋是成不了高手,但不勤奋练剑连做高手的机会都没有。

    天山派地处偏僻,门中都是一心练剑的疯子,然而武功高的那是极高,武功差的连江湖三流水准都没有。

    这一代的天山派剑客出色也是屈指可数,正在行走江湖的就更少了,梅居士已经回去了,按理说不可能有两个人了。

    除非——

    金凤公子还没想完,他的属下就低声说:“会不会是我们上次遇到的那个郎中?”

    高手毕竟不是地里的大白菜,要多少有多少,先是一个搞不清来历的郎中,再来一个渡江而行的神秘高手,是人都会思考这两者之间的联系。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金凤公子霍然站起,吩咐道,“靠岸!我们骑马赶往下游,寻找渡口尽快抵达太京。”

    同一时刻,墨鲤已经找到了一处没人的江岸。

    他心里有点担心,孟戚刚才有些不对,尽管后来似乎恢复了,可还是让鱼焦虑。

    如果孟戚发病了,会不会狂奔进城,拧掉齐朝皇帝陆璋的脑袋?

    大夫对陆璋的生死毫不在意,然而皇帝一死,北方就会迎来新一波动荡。再说行囊还在孟戚背上呢,墨鲤不怕没钱,可他现在没有衣服穿啊!

    如果孟戚就这么跑了,不到天黑,墨鲤都没法上岸,没准还要潜入渔民家偷一身衣服。

    泡在含有灵气的青江水里,墨大夫后悔自己经不起诱惑游水,后悔听了孟戚的花言巧语说的那套国师必须出现的理由,后悔……

    还没想到第三件后悔的事,某个熟悉的人影就出现了。

    “大夫?”孟戚左右看了看没人,就开始从水里找鱼。

    一路走一路找,他们只商量了在最近的、没有人的岸边碰面,可那具体是什么地方,没过江之前的他们是不清楚的。

    当那条通体黑鳞的鱼浮出水面的时候,孟戚忽然有了一种荒唐的感觉,他好像身处在某个志怪小说里,比如一个人坐船过江的时候,不小心把剑掉进了水里,然后故作镇定地在船身上刻个印记,准备到岸边就下水捞,然后掌管这片水域的神灵忽然出现,问他掉的是一把金剑还是一把银剑……

    孟戚想,那他一定回答自己没有丢剑,就丢了一条黑色鳞片的鱼。

    “大夫?”孟戚又试着喊了一声。

    黑鳞鱼不自觉地用鱼尾拍了下水面,给了孟戚一个嫌弃的目光。

    从一条闭不上眼睛的鱼双眼里看到嫌弃的情绪,这感觉真是十分新奇——孟戚一边新奇,一边确认这就是墨鲤,毕竟普通的鱼做不到。

    “大夫,我把你的衣服放在这里了。”

    孟戚老老实实地从行囊里取出衣物,然后找了块石头拂拭干净,再把衣服放上去。

    然后他就背过身,往江岸附近的林子里走去。

    ——倒不是孟戚不愿意留下来,而是他知道什么样的做法能赢得大夫的好感。

    没等一会,孟戚就看到了墨鲤施施然地走来。

    头发一丝不乱,衣裳整齐,完全看不出他刚才游过了一整条青江。

    “孟兄想说什么?”墨鲤接过行囊,率先把钱袋揣进了自己怀里。

    孟戚欲言又止,盯着墨鲤的头发,心想这是内力蒸干的,还是变成人形之后,头发自然就干了?鱼不长毛,可头发属于大夫原身的什么部位呢?

    这难道不是个谜?

    想归想,孟戚却不打算说出来,他随口道,“途中出了点小差错,是我的不是。”

    墨鲤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到了孟戚当时的失常上。

    “当时我能感觉到太京地脉灵气的波动,这对你有什么影响?”

    “让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冲入京城。”孟戚想了想,又补上一句,“就像离家很久的人,急着把房子里转悠一圈,看看家当有没有被偷,然后窝在家里大吃大喝再睡个天昏地暗。”

    “……”

    听得出你归家心切了。

    天子龙气、天命所在的太京,被孟戚说得跟个破草屋似的。

    出门不上锁的房子,不是破草屋是什么?

    “那么,你又是如何清醒过来的呢?”墨鲤尽职地询问病患。

    孟戚目光一闪,不能说因为看到大夫没穿衣服。

    孟戚一本正经地说,“我看到了大夫,想到自己是山灵,所以那种吃饭睡觉检查屋子的想法都是错觉,我不需要做那些,除非太京被另外的山灵霸占了。”

    “不可能。”墨鲤断然道,“你生于此处,是地脉的一部分,就算上云山重新生出一个……山灵,也不可能将你拒之门外。”

    “如此说来,吾等山灵,算是得天之运,集地之灵?”孟戚若有所思。

    其实他没有把话说完,因为在那一瞬间,他想要变成原形。

    这是一个很离谱的想法,沙鼠不会游水,掉进江里岂不是要淹死?

    然而那种迫切地、想要脱离“人”的形态想法又过于强烈,至今孟戚心里仍旧有个模糊的念头,他不应该游不过青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