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气承嵏山
    ( )

    且说金凤公子到了江边, 听说是官府不让船下水, 大手一挥,直接命令手下去买船, 出三倍的价钱。

    重金开路,自然有解决办法的途径。

    附近渔村里有数条小木船, 每条船小得只能容纳两三个人,而且没有顶,不是可以遮风挡雨的乌篷船。这种船非常轻,两个大汉就能抬着走。

    官府下令的时候, 渔民慌了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眼看江上大船都被开走,小船则被烧了。渔民自然舍不得,趁乱将一些小船抬了藏进家里。

    现在有人愿意出大价钱,他们十分心动。

    也有人害怕官府追责,不敢说家里有船, 等看到同村的人捧着碎银喜滋滋地回来了,又看到江边越聚越多的人。心想不卖出去, 恐怕也会被抢走,到时候落得人船两空, 多不值得?于是纷纷跑回家,把船抬了出来。

    船是有了, 然而问题却没有解决。

    “这船能用?”金凤公子瞪着这几条小木船, 目光里充满了怀疑。

    青江水急, 这样的木船能顺利渡过江心吗?这根本是在江岸附近捕鱼的船吧!

    金凤山庄的属下扛住了自己少主的质问,无奈地说:“公子,是你要说要买船的,还说什么船都行,反正你今天必须要见到船!”

    “……”

    这些属下衷心希望金凤公子收敛一下脾气,虽然自家山庄有的是钱,庄主武功很高,少主也不是真的不讲道理的人,但是人在江湖飘,怎能不撞铁板?许多事都跟想的不一样,说话做人都要留一线,给人退路就是给己退路。

    “行了,我去看看江上的风势。”

    金凤公子烦躁地挥了挥折扇,踱步到江边。

    青江春日风大,水浪又急。

    金凤公子不懂水性,看到这情形心里就止不住的发虚。

    渡口附近的江湖人七嘴八舌地说:“难道附近的渔村里没有操舟好手了吗?”

    “就是,原本渡船上的船工呢?”

    换了平日,金凤公子必定扔出钱,船工什么的要多少有多少!这世上还有钱办不到的事儿?过个江而已,又不是要登天摘月。

    现在他沉着脸不说话,心想去太京不过是看热闹,厉帝陵宝藏虽然新奇他也很有兴趣,但是金凤山庄有的是钱,喜欢什么买就是了。

    他急什么?

    “拖船入水!”金凤公子发号施令。

    “公子!”

    “再去附近渔村买点鱼叉、钓竿、渔网什么的,还有炉子跟炭,咱们就坐着船先在江边飘着。”金凤公子把折扇展开,好整以暇地说,“恰好本公子饿了。”

    众人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金凤山庄的人去买东西了。

    金凤公子靠在船舷边,惬意地吹着风,似乎真的不准备过江了。

    面对群情激奋,忍不住破口大骂的江湖人,金凤公子爱答不理,冷笑:“本公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现在觉得太京也没什么可去的,还不如到江南画舫上听曲子吃西湖醋鱼!至于帝陵宝藏,不还是没有出现吗,急什么?”

    众人为之气结,先是等不到各大宗派的长老掌门,接着又过不了江,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在江湖上响当当的大人物,居然坐在船上钓鱼了?

    “你们说,会不会那些人都得到了消息,抛下我们先走了?”

    “不会吧,这是雍州去太京最近的路了!”

    “万一不是去太京呢?虽然都说厉帝陵在太京上云山,但是这么说的人都没有找到宝藏嘛!我看事情真相就是这样,糊弄了我们这些没门没派的人,他们先发财去了。”

    这说法让众人开始动摇,心中惊疑不定。

    而金凤山庄的人因为带着不少马,现在没有大船,马过不了河,这些马又都是良种,贱卖在当地太亏。所以一部分人带了马往下游赶去,想在百里外找渡口。

    结果被人看差了,以为厉帝陵真的不在太京,一窝蜂地跟着去了。

    小船上的金凤公子:“……”

    正在他哭笑不得,想要感慨一二的时候,船身突然一抖,原地打了个飘。

    金凤公子稳住身形,正要斥责属下,却看到操桨的人急忙回头道:“公子你看,江上有人。”

    在开阔的江面上,一个人的身影很小。

    可是只要被人看到了,大家都不会移开眼睛。

    因为这个人是在江面上行走,风吹得袍袖鼓起。

    按理说这么大的风,长发会被吹得乱成一团,袖子也有可能被风扇到自己脸上,然而这个人偏偏能够维持自身的仪表,头发与衣服只是随风轻动,飘逸似仙。

    隔得太远,不止看不清这人的容貌,连他穿了什么样的衣服都无法分辨。

    但是谁会关心这个呢?行于江面,犹如平地,武功能达到这种地步吗?

    “啪。”

    金凤公子的扇子掉了,随后他迅速回神,明白船为什么原地打转了,因为划桨的人像他一样震惊,手里的东西都抓不住。

    岸上众人也差不多。

    先是一个人看到,紧跟着他叫起来,更多的人朝着江面望去,嘴张得一个比一个大。

    他们大多数没有金凤山庄的人那么震惊,因为自身实力有限,对绝顶高手没有太深的概念,所以还是本能地认为这是个武功登峰造极的神秘人物。

    “河神显灵了!”

    江边劳作的百姓纷纷跪倒在地,敬畏地磕头。

    金凤公子捞起扇子,站起来死死盯着那人脚下。

    轻功可以踏雪无痕,可是草上飞水上漂那就是个形容了,因为身法快到极致,看起来跟飞一样。要过河的时候,通常都会踢起大片的水花,提起的一口真气耗尽,人就会落入水中。

    可是这人走得不紧不慢,气度非凡,真跟那些百姓喊的一样,就像神仙似的。

    青江风大浪急。

    孟戚的靴子完全湿了,他目不斜视,也不低头,继续往前走。

    半扇门板大小的木头在浪花里载沉载浮。

    孟戚看似缓步而行,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他的本事就是蹬踏水面时不会溅起过大的水花,而且上半身可以保持一个姿势不变,加上他已经离岸边有一段距离了,别人看不出他的把戏。

    孟戚会在一口内息用尽前,踏木板借力。

    这时木板就会重重地往下一沉,然后随着水流的方向飘去。

    江水里适时浮出一条黑色鲤鱼,飞快地将木板击向对岸。

    如果没有鱼,孟戚估计只能顺水往下游“走”,渡江什么的还是不要想了。

    黑鳞鱼极快地在水中游着,青江水是有灵气的,而它很久都没有畅快地游过水了。即使再沉稳,下水也会暴露一些天性。

    孟戚眯眼看浪花里掠过的黑影。

    大夫的真身,比他想象中要小一些,对渔民来说算是一条大鱼了,有手臂粗细,身形灵活矫健,鳞片亮得几乎可以映出自己的影子。

    要是人们在水里见了,只会惊喜地叫几声,喊人来看,而不是把这条鱼当成妖怪。

    因为它看起来像是一种鲤鱼,连体型大小也是常见的模样。

    然而这条鱼的力气大得有点不可思议。

    它不需要用鱼尾击打木板,也不需要去顶木板,凭着极快游过后带起的水浪,就能短暂地改变木板漂浮的方向。

    这是一条江,水势很急,小到木板大到船只都被推着往下游走,渡船也得花力气操船跟水势对抗,技术差力气差的船夫是掌不了青江渡船的。

    作为一条鱼,不被水流带走已经不错了。

    孟戚对大夫刮目相看,浑然不觉自己变成原形时,也不是一般的沙鼠。

    ——普通沙鼠跑得没有孟国师那么快,更没有它灵巧。

    其实墨鲤也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种天赋,他“出生”的潭水太小了,歧懋山中的溪流虽多,可是最深处也淹不死人,河宽不足一丈。

    没有大湖,只有积雪融化后形成的池塘。

    地方小了,鱼游的速度自然上不去,要如何发现?

    墨鲤边游边想,假如自己力气不够,当年被山洪冲出来的时候,或许早就没命了,哪里还能在山洪里挣扎,化出人形抱住了一棵树呢?

    青江水再急,也比不上山洪爆发。

    墨鲤在水里瞄着孟戚,不得不承认,即使有些人背着行囊,谨慎地踏着木板过江,偏就能走出超然出尘,遗世独立的姿态。

    “……”

    无奈地吐了个水泡。

    墨鲤被孟戚说服,正因为孟戚有这样的能耐。

    ——流言终究是流言,真正的孟国师出现,别人也会当做假的,索性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一出庞然效仿不来的戏。

    现在到了江心处,墨鲤忽然察觉到一股浩瀚的灵气。

    它跃出水面,向北面张望,那是太京的方向。

    孟戚也在同时抬头,深深凝视着极远处的山脉轮廓。

    “……我感觉到了灵气,一种特别奇妙的滋味。”孟戚握了握手指,神情莫测。

    地脉与灵气交相呼应,这是属于他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