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7.————
    ( )

    正如震山虎说的那般, 松崖之死,已经在江湖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松崖这人虽然可憎, 但是武功很高。

    而且松崖老人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向来只有他坑人, 没有别人坑他的。玩背后偷袭以及忽然翻脸动手那一套,显然对付不了这个老狐狸。

    可松崖还是死了,就像那些无名小卒一般, 死得十分憋屈。

    ——只要有点江湖经验的人, 都能从尸体上看出松崖是受了极重的内伤, 因经脉脏腑碎裂, 最终一命呜呼。

    “举凡天下, 能做到这种事的有几人?”

    春山派应掌门站在棺木边, 愤怒地注视着周围。

    那些闻讯赶来的江湖大人物, 脸色都很难看,他们忍不住想着自己是否能够在正面交锋时, 以雷霆万钧之力强杀松崖老人。

    答案自然是不行,内力不够。

    春山派在江湖上的名声一言难尽,都快沦为邪道了, 可是松崖是站在武林顶端的那一小簇人, 他的横死让其他高手不寒而栗。

    他们中有些人的武功还没有松崖高,如果运气不好, 今天躺在棺材里的人没准就是他们。

    “应掌门, 你冷静一些。”说话的是衡长寺的方丈, 亦是武林中泰山北斗般的人物, 武林盟主不是每代都有,可是衡长寺与天山派是江湖上不变的两座高峰。

    衡长寺都是僧人,天山派多出剑客。

    这位方丈已是六旬老人,长长的眉毛拖挂在额边,披着一件紫斓袈裟,拨着手里的念珠沉声道:“松崖死前留了遗言。”

    “那是胡说八道!”应掌门怒发冲冠,显然对前朝国师之说半个字都不信。

    这年头消息都靠口传,又不能把当时的情形保存下来回放,除了当时在场的人,谁都不能肯定自己听到的松崖遗言是真是假。

    衡长寺方丈叹道:“应掌门,贵派长老是在官道附近咽气的。”

    那地方人来人往,而且有很多江湖人。

    ——就是位置好,才有两位江湖少侠在那里作戏。

    “当时听见话的人,除了无名无身份的江湖后辈,还包括两个镖局、四个小门派的弟子,以及邪宗罗天教分舵的低层教众。就算有人想要捏造胡话,也没有能耐收买这么多江湖势力,控制他们的嘴。应掌门太把自己、还有春山派当回事了。”

    这次说话的是一个枯瘦的中年人,生得一脸苦相,结果一开口却尽是讽刺。

    应掌门震怒地指着他说:“梅居士,吾辈松崖长老跟你在江湖上并称岁寒三友,现在他已经死了,你竟是这般态度?”

    “梅某向来耻于与这等不要脸面的家伙相提并论。”梅居士嗤之以鼻,还客气地说,“这江湖上的绰号,自己起的也就罢了,偏有那等好事之人,把八竿子打不着边的人联系起来。我以为应掌门当年也吃过这个苦头,要不然怎么一直跟青城派的金剑道人过不去呢,想当年你二人也是一时俊杰,并称金剑银刀。”

    应掌门面容扭曲,看起来像是要喷火了。

    众人见势不妙,连忙上前,你一言我一语地做起了和事佬。

    其实他们心里知道应掌门要说什么,能杀松崖的人,恐怕就只有藏风观的青乌老祖了。可是这里的人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人物,不会轻易说出怀疑的话,除非准备结仇。

    应掌门也不想真的跟梅居士打起来,烂摊子一堆还没有解决,不能再给宗派惹回来一个大敌。

    “合棺罢!”应掌门颓然道。

    有两个春山派的弟子领命上前,取钉子彻底封死了棺木。

    现在天气还不热,尸体放了两三天也还能看,再过几日恐怕就不行了,既然苦主跟江湖上几位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看过了,自然就准备下葬了。

    “挑块好点儿的地方。”应掌门垂在袖中的手捏紧了,想到坟地的风水,就想到了藏风观,他已经认定这事跟青乌老祖有关。

    金丝甲、厉帝陵宝藏、前朝国师……这里面一定有联系,有人策划了这一切,让事态逐步发展!现在还不知道幕.后之人有什么目的,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必定发生在太京。

    应掌门定了定神,环顾四周:“元慧方丈,还有诸位同道,有没有知道这个楚朝国师是何等人的?”

    众人互相看了看,有的是一无所知,有的则是因为师门有些记载,然而知道得不够详细。

    最后还是衡长寺方丈率先开口道:“此人姓孟名戚,前朝时我寺曾有高僧入京宣讲佛经,在太京的报国寺挂单,恰好听到了一些传闻。”

    说着就把当时楚朝传闻孟国师擅长御鬼之术,能知晓诸多隐秘的事娓娓道来。

    权贵们跑到报国寺求法器请菩萨,恨不得再挂上《钟馗捉鬼》图。

    见到孟国师,也不敢跟他四目相对,唯恐被鬼怪盯上。

    “……听着跟锦衣卫似的,难道这国师是执掌皇帝暗卫的人?”

    “据我所知,楚朝没有锦衣卫,至于暗卫就不得而知了。”梅居士冷声道,他受够了这群江湖同道,一半人不识字,另外一半人也没有好好读过书。

    官制都搞不清楚。

    梅居士继续道:“孟戚此人,于史有载,乃是楚元帝李元泽的心腹旧臣,随李元泽一起征战天下,参与过凉津之战、太京外的青江大战,还曾经在没有援兵的情况下,将东临关要塞守了整整六个月,期间陈朝无数次攻城,还有西凉兵南下,都被孟戚逐一打退了。东临关存着楚军粮草,而且关系着后方粮道安危,当时李元泽大军被困在韩泽一带,军中疫病流行,还腹背受敌,差点儿就要全军覆没。世人只记得这一战中出谋划策的军师与猛将,忽略了守在粮道上的孟戚,连史书上也只是零散记了几笔,实是不该。此人名望不高,却着实是一位大才。”

    谈到家国天下,在座的江湖人表情都有点儿复杂。

    无他,陈朝末年群雄并起,许多江湖门派也跟着参了一脚。

    其中最好的是衡长寺的一位俗家弟子,楚朝开国之后得了一个三品的武将官职,镇守地方去了。因为朝廷忌讳官员结交乱法的游侠,所以那位将军后来跟衡长寺也没什么联系。

    别的门派就更别提了,铁骑滚滚之下,基本都死于乱军之中。

    武功高的就被派去做杀手,互相争斗不休,等到楚朝立时,江湖门派十不存一,堪称一场浩劫。许多武功秘籍丢失,许多门派断了传承,时至今日,整个江湖的武功比起百年前差之甚远,早就没有话本里那种仗剑江湖处处豪情的盛况。

    很多江湖宗派对楚朝都颇有微词,也没别的,就是压错了宝,损失惨重然后对最终胜利者看不顺眼。

    尤其楚朝还颁布了苛刻的法令,不准百姓随身携带武器入城,除非有官职在身,导致底层江湖人纷纷放弃刀枪学起了拳脚,而大宗派弟子就到处求购软剑,学判官笔、铁骨扇这种冷门兵器。有些人要带几个弟子寻访朋友,就只能伪装成卖艺耍杂技的。

    楚朝没了,齐朝虽然沿用旧制,但是朝廷管得不严,执行起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大家把兵器用布裹一裹,不露出来就行。

    这日子比从前好过多了。

    当然这话众人都不会说出来,不然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楚朝盛世之景还历历在目,如今天下大乱,齐朝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及楚朝。

    “咳,听梅居士这么说,这人应该是个武职?怎么会做了国师?”

    国师是做什么的,大家还是知道的,毕竟江湖上有藏风观跟太极观两群方士。

    如果孟戚真的有什么装神弄鬼的本事,为何在战场上不用?吓唬敌人,自称天命之师的多了去了。

    “奇特的地方就在这里,楚元帝定都太京,立国号、年号,大封功臣。孟戚却得到了这样一个不上不下的职位,听着显赫,却无权势,他在军中威名也不够招帝王忌讳。而且不止是封赏的时候把他落下了,就连猜忌功臣的时候也把他给撇下了,两次大事里都没有他,所以世人对这位国师知之甚少。”

    众人面面相觑,怎么越说越玄乎了。

    应掌门憋着气,怒笑道:“很有意思啊,幕后黑手能从史书里把这个人挖出来,怕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此刻蹲在房梁上的沙鼠:“……”

    用不着九头牛两只老虎,就胖鼠灵机一动,把自己压上去而已。

    孟戚几乎要对这位梅居士刮目相看了,他就那点儿事迹,还被史官记得七零八落的,能流传在外的就更少了,难为有人能把这些零碎拼凑出来。

    李元泽可不是几百年前的某朝皇帝,还为自己的功臣搞过凌烟阁画像,让后世之人如数家珍,事实上能准确地报出孟戚的名字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孟戚虽然很自负,但他不傻,他就没指望过一群连论语都没读过的江湖人能够很快挖出他的老底。

    底层江湖人的看法,他跟大夫随便在道旁茶摊上听听就知道了,可是像春山派青城派这样的武林上层人物怎么想的,他还真不知道。

    于是很熟练地变成了沙鼠,溜达过来听壁角。

    孟戚记下了梅居士的名字,继续打量下面的人。

    衡长寺方丈合掌宣了声佛号,叹道:“无论如何,按照报国寺的记载,这位孟国师都快要一百岁了,失踪多年,如何会出来杀人?”

    沙鼠:“……”

    胡说,按照“孟国师”的年纪,明明只有八十七岁!

    是八十七!不是九十七!

    可是沙鼠不能跑出来给自己辩解,只能忍下这个百岁高龄的诽谤。

    幸好大夫不在。

    “要说宝藏,我这里倒有一条消息。”这次说话的人是金凤公子,他玩着手里的折扇,诡异地一笑,“事情跟传国玉玺有关。”

    “什么?”

    众人齐齐抽了一口冷气。

    “据说齐朝皇帝陆璋没有拿到传国玉玺,它的下落也是众说纷纭,其中有一条就跟孟国师有关。”

    “这不可能。”梅居士断然道,“楚灵帝在位时,孟国师已经失踪了,待得陆璋篡位,孟戚更是消失多年,事情怎么会跟他有关?”

    金凤公子笑道:“因为我有一个消息,据说在五十五年前,陈朝太子抱着传国玉玺出逃,当时奉令去追的人就是孟戚。后来陈朝太子投江自尽,楚军在青江打捞了整整三日,这才宣布找回了玉玺,带回太京。如果楚朝得到的玉玺也是假的,真品被孟国师从那时候起就掉了包呢?”

    众人目瞪口呆。

    房梁上的沙鼠也目瞪口呆。

    “他掉包这个做什么?”梅居士发问。

    沙鼠忍不住点头,没错,玉玺**的又不能吃不能喝,他要来做什么?当枕头吗?

    “也许跟孟国师无关,可是我们现在面对的困境跟这个有关。”金凤公子意味深长地说,“恕在下才智有限,想不出别的可能,厉帝陵宝藏是个扔出来的诱饵,幕后之人真正要的可能是传国玉玺。如今想当皇帝的人特别多,那块玉玺可是受命于天。”

    众人凛然,想起了青乌老祖有个徒弟投奔了天授王。

    又想到不少江湖人为南方的吴王、宁王效力。

    “阿弥陀佛。”衡长寺方丈垂眼。

    如今江湖门派势微,如他们这等大派,万万不能再牵扯进这种浑水之中了。

    “老衲明日就带寺中僧人回山。”

    “不错,我也一样。”

    众人纷纷表态,只剩下想看热闹的金凤公子与仇怨在身的春山派应掌门。

    应掌门心有不甘,半晌才道:“我不登上云山,就在外面查看情况。”

    沙鼠听到这里,就悄悄溜了。

    虽然出了意外,但是这群声名显赫的江湖前辈一走,剩下的江湖人也要犹豫不决了吧。

    青乌老祖想把人们骗到厉帝陵的计划,可以说是已经失败了一半。

    哼。

    作为前朝国师,今天也不露面就达成了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