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0.不使高世之才
    ( )

    老儒生根本没有听说过孟戚的名字。

    甚至他还恍了下神,差点以为“楚朝国师”是什么江湖名号。等到反应过来那两个字是“楚朝”时, 他立刻想到了江南的几个楚朝旧王。

    以宁王为例, 他麾下的官职十分混乱。

    昔日王府的官员职位没有完全裁撤, 又设了帝皇才有的宰相与大将军,三省六部的尚书侍郎个个不缺,可谓是一品二品不值钱,三品四品满街跑, 反正出了宁王的辖地谁都不认。国师这种不着调的官职,谁知道是几品?

    “等……”

    老儒生极力想要表示自己愿意投入宁王麾下, 以求逃得一命时,孟戚已经一掌击在了他的右边琵琶骨上。

    墨鲤与村民听见的惨叫声就是这么来的。

    不是老儒生听到孟戚的名号, 因为恐惧发出的喊叫。

    ——虽然村民们是这么想的。

    琵琶骨受创不会丢命,可要是不及时治, 人就已经废了大半。

    废除武功通常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击溃丹田,修炼内力者多需依靠丹田,与经脉内储存的内力形成周天循环, 丹田破碎, 意味着没办法继续修炼内功,甚至无法使用内力。这样的情况下, 还可以转修外功, 然而行走江湖如果不练内力, 永远都别想晋入一流高手之阶。

    除了丹田, 第二个位置就是琵琶骨了。

    再好的内力, 也需招数施展,除非像孟戚这样完全不在乎内力损耗,直接拿它压得对手吐血。

    一侧琵琶骨重创,老儒生右手直接抬不起来了,身体也跟着踉跄几步。

    他忍住骨碎筋断的痛楚,目眦欲裂。

    “孟国师,老夫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更不是你对手,何故这般痛下杀手?”

    孟戚挑眉,他知道在这些人心中,不懂武功的百姓跟蝼蚁也差不了多少,杀多杀少只不过是影响“名声”,如果不是正道中人,便连这点顾忌都不会有。

    只有武功到了一定程度,他们才会正眼相看,并视为同类。

    所以老儒生质问的时候,不仅毫无羞愧,还理直气壮。

    因为他只是想过来夺取金丝甲,除此之外并没有冒犯孟戚,现在金丝甲没了,他也愿意退让,对方却紧追着不放,这就是结仇了!

    “吾乃春山派长老松崖,尊驾这般行径,是想与春山派不死不休?”老儒生厉声道。

    孟戚睥睨道:“春山派又如何?”

    “你!”

    “再者便如你所说,只要人死了,放火一烧,谁知道是何人所杀?”孟戚带着讽刺的笑意说,手上招数没有半分减缓,逼得这位春山派长老不得不孤注一掷,强行提升内力,哪怕事后遭到反噬也顾不得了。

    松崖吐出一口血,紧跟着身上衣袍鼓起,神情狰狞。

    他大喝一声,掌力夹杂着腥臭的毒雾,卷起满地沙石,奔若雷霆,势如劈山。

    松崖内力极高,还修了一身毒功,单这两点在江湖上就少有人能敌,毕竟一力降十会,更别说带毒。那些学了精妙武功的大宗派弟子以及剑客刀客,都会有所顾忌。

    所以春山派松崖长老即使在邪道高手之中,也是十分棘手那一类,他常年做儒生打扮,仿佛是一个久试不中的老童生,偏又生得一副慈眉善目,于是总有人被他的外表蒙骗,稀里糊涂地吃了大亏。

    然而松崖长老今天踢到了一块硬石头。

    孟戚根本不怕他的毒雾。

    正如墨鲤第一次为孟戚号脉时发现的那样,孟戚的内力不止强横,而且有种浩然之气,威如山岳,灼似烈阳。

    此时交手,孟戚又是不吝内力地压制对方,那些毒雾只短暂地停留了数息,就摧朽拉枯般被卷得干干净净,分毫不剩。

    松崖大惊,然而他的招式已经用老,收是收不回去了。

    少了毒雾做遮掩,这一招只能硬拼。

    待听得一声巨响,远处村口都有几栋房屋摇晃了几下。

    且说孟戚道出名姓时,有意以内力传音,村民们都听得清清楚楚。

    “楚、楚朝?”老村长大骇。

    牵扯到前朝余党,就真是大事了!

    张德子说村长祖上做过楚朝的官,其实是瞎说,老村长自己都一把年纪了,往前算楚朝李氏坐天下的时候,他还正当壮年呢,所谓祖辈怕是得从地底下爬起来才能做楚朝的官。

    虽然家里没有出过当官的,老村长对官府剿灭前朝余孽的事却十分清楚。

    想当初陆大将军率领的大军冲进太京,杀得血流成河,宫墙内什么模样,普通百姓倒不知晓,可是因为那场谋逆在混乱之中送命的京城百姓多不胜数,城内东西十二坊,运气好的地方是家家办丧事,差点儿的整条街都死得没剩下几个了。

    其中有些人在禁令解除后离开太京,投奔亲属。

    那一夜的惨烈,自然也被传到天下皆知。

    楚朝宗室被杀尽,文武百官里那些骨头硬的人更是满门被屠,新朝就建立在滚滚人头之上。村长一想就打哆嗦,连忙招呼村人赶紧回家,今天什么都没看到。

    “老丈……”

    “哎,小郎你还是快走吧!”

    老村长没有追问墨鲤,那件金丝甲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墨鲤是知情人,也许墨鲤纯粹是为了转移那个老儒生注意力,才胡乱承认知道金丝甲的事。

    不管如何,现在凭空来了一个煞星,身穿金丝甲,这会儿可能把那个老儒生杀了。如果对方心狠一些整个村子的人跑不掉。

    “去地窖,都藏进地窖里!”村长慌慌张张地叫着。

    他转头对墨鲤说,“小郎,我见你也有些武功,快自己逃命去罢,留在这里不安全!”

    墨鲤看到他们紧张无比的模样,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这时地面猛然震动,大家更乱了,有人想去屋里抱娃,有人打算跑出村子,还有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就蒙着头跟着别人瞎跑。

    这般鸡飞狗跳了一阵,终于所有人都到了自认安全的地方。

    村民们关紧门窗,连大气都不敢喘,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半日,确定外面没有动静,这才陆陆续续地出来看情况。

    村口的痕迹还在,原本捆在祠堂里的贼消失了。

    没有房子倒塌,也见不到什么惨烈的景象。

    张德子躺在床上,因为受到极大的惊吓,又受了伤,现在病得昏昏沉沉,嘴里颠三倒四地说着胡话。

    村长的儿子大着胆子带着人到附近查看,除了一些血迹,没有发现尸体。

    众人连夜把血迹铲了,重新埋上泥土。

    等有人想起墨鲤,并怀疑这个收购药材的人身份时,早就找不到墨鲤的踪迹了。

    不明白金丝甲是什么东西的村民,经此一遭后决定把这个名字吞进肚子里,免得招来祸事。因为张德子闹出的事,他们干脆连“金”字也忌讳了,非要提到的时候,就说“贵银”。

    于是多年之后,即使村子里的人都不知道这个不提金的忌讳从何而起,县志记载时也说不出个缘由。

    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墨鲤离开村子的时候,先到祠堂那里绕了一圈。

    李空儿还昏迷着,看守他的村民都跑了,墨鲤轻轻松松地就把人提走了。

    当然免不了用内力探查,于是墨鲤发现了李空儿的异常之处,还找到了他后脑处的暗伤,仔细一想,便猜到这是孟戚动的手。

    算是留了一条命。

    伤势也不重,日后还能行走江湖,但是江湖第一神偷什么的,还是不要想了。

    墨鲤若有所思,他还不知道这贼的身份,可是留下这人在村里,村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索性就带走了。

    除了带着个人,墨鲤可以说是一身轻松,连行囊都不用拿(被孟戚背走了)。

    他没有多想,直接选择了东边的路。

    虽然这不是老儒生与孟戚拼斗的方向,可是要往太京去,就得走这边。

    墨鲤找了个小山坡,把李空儿丢在隐蔽处,自己坐在山坡上等。

    果然没一会儿,他就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掠空而来。

    孟戚头发有些乱了,赤着上半身,下面倒是穿着一条长裤,外袍已经碎了,拖拖挂挂地垂在身上,纵然是这样乞儿的装束,他仍然能够负手行来,走得风轻云淡,隐有出尘之态。

    墨鲤:“……”

    胖鼠怎么努力都还是胖鼠,换成人形完全不同了。

    冲碎孕灵岳之秀,精明含列宿之光。

    尘外孤标,闲云独步。

    孟戚做了多年国师,虽然他对方士不屑一顾,但他的气度与外表,却偏偏是方士们最想成为的样子。当他收敛气息的时候,没有这种神采。

    墨鲤认识孟戚这么久,也只看到几次。

    其中一次还是初识。

    现在沙鼠看久了,猛地再见到孟戚这幅模样,墨鲤心里某个疑惑豁然解开了,沙鼠那种摆着架子慢吞吞的行径,其实都来源于沙鼠对人形的自信。

    ——就是这般风华卓绝,超凡脱俗。

    然而墨大夫此刻看着孟戚走来,满脑子都是胖鼠腆着肚皮在墙头踱步的模样。

    “……”

    不行,要忍住笑。

    墨鲤果断转头,掩饰自己抽搐的嘴角。

    “大夫?”孟戚心里奇怪,跟随墨鲤的视线往那边望了望,没有什么异常啊。

    “无事。”墨鲤压住了笑意,若无其事地问道,“你身上的金丝甲呢?”

    “脱下来了,在行囊里。”

    孟戚示意了下背后的行囊,懒洋洋地说,“要不是为了证明我抢到了金丝甲,这东西我根本不想穿。”

    他很嫌弃这件据说刀枪不入的宝甲。

    因为金丝甲上有擦不掉的血渍,孟戚对这东西没有兴趣,自然嫌弃,连多穿一刻都不愿意。

    “为何不在行囊里重取一件衣物穿上?天还冷,这般成何体统?”墨大夫不满地说。

    有内功护体,就可以不穿衣服了吗?大夫看得惯才怪!

    孟戚默默地放下行囊,开始翻衣服。

    这一件是墨鲤的,那一件也是墨鲤的。

    ——因为之前都是沙鼠的模样,墨鲤只给孟戚买了一套衣物。

    孟戚故意装作不知道,之前穿上身的就不是自己的,他还在继续翻,眼看摸上了亵衣。

    “住手!”墨鲤忍不住阻止。

    其实都冬季的贴身衣物也没什么,大家都穿。

    可那一套墨鲤是穿过的,孟戚磨磨蹭蹭地找,墨鲤一阵莫名的心焦。

    “那是干净的衣服,不准碰,看看你的手,洗过没有?”

    孟戚迅速缩回了去,捞起墨鲤的一件亵衣就穿。

    “等等,你的在这里!”墨鲤看不下去了,之前还能说是事急从权,来不及翻找就随便穿了,这时候某人装什么傻。

    孟戚不以为然地说:“我穿都穿了。”

    墨鲤被气得笑了,抢着穿上就能当做自己的了?

    “袖口短了一截,你胳膊抬着也不方便,感觉不到?”墨大夫不由分说,把找出来的合身衣服扔在孟戚脸上,言简意赅地说,“换!”

    等到孟戚默默地去换衣服,墨鲤定下神,耳根有点微微发热。

    是恼怒。

    他摸了摸,心里觉得丢了秦老先生的脸,君子不随意动怒,他居然跟这点小事过不去,自己想想都感到错愕。

    嗯,就应该直接按住扯了衣服,废什么话。

    等孟戚回来,手里却没有换下的衣服,不等墨鲤质问,孟国师便坦然道:“确实很冷,穿了两件。”

    小的在里面,大一些的衣服穿在外面,没毛病。

    至于外袍,料子很粗,谁穿区别都不大。

    墨鲤被孟戚生生地噎住了。

    都要到春暖花开的季节了,冷个鬼!内功是白练的吗?

    ——北风呼啸大雪纷飞的时候也没见你喊过冷!

    可是墨鲤又没法这么说,因为他刚刚亲口说过天还冷,让孟戚穿上衣服的。这下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孟戚摆明是挖坑等着他呢!

    墨鲤平了平气,面无表情地赶路了。

    君子动口不动手。

    说不过别人的时候,也可以转身就走嘛!

    “大夫等等。”孟戚马上跟了过去,认真地说,“行囊在这里,钱袋也在我这里!”

    “沙鼠这样能干,想必是不会被行囊压住的。”墨鲤连头都不回,边走边说,“至于钱袋,丢了又如何?我这里还有刚才那人丢出来的一把铜币。”

    孟戚到了山坡下,便看到了李空儿。

    “原来大夫把他带上了?”孟戚没有带上这人的打算,他提议道,“也好,留在这里也不是个事,不如带到郢县找个地方扔了。”

    孟戚看李空儿像是看一个破麻袋,比金丝甲还嫌弃。

    墨鲤不由得问道:“他究竟是什么人?”

    孟戚便把金丝甲跟空空门的纠葛说了一遍,又道:“为了天下第一神偷李空儿的名声,他们可以去偷金丝甲,亦能费劲力气寻找藏风观的破绽,对师门可谓是呕心沥血。”

    说完他就笑了起来,神情不屑。

    “……然则不过是两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什么宗门的声名,还不是‘属于’自己的名头,享受天下第一神偷的吹捧罢了。此等小人,若遇危险必定毫不犹豫地违背诺言、抛下同伴、出卖朋友,只为保全自己。我们虽然缺少对付青乌老祖的帮手,但也不会跟这等人有瓜葛!”

    墨鲤没有反对。

    事实上他的眼光只会比孟戚更高,像李空儿这样的江湖神偷,除非像话本里那样忠肝义胆,或者只是为了好玩盗走东西又送还失主,否则他都当做贼看待。

    “那个抓了张德子,杀了赌坊跟当铺所有人的老儒生又是谁?”

    “据说是春山派的长老。”

    孟戚这个答案有跟没有差不多,因为两人都不知道春山派位于何处,又是干什么的。

    “邪派?”

    “看他的武功路数,也许是。”孟戚只对方士出身的江湖人有些了解,他思索了一阵,便问墨鲤,“你也与他交手,你觉得是这人的武功高,还是薛庭?”

    薛庭就是竹山县的薛县令。

    墨鲤闻言摇头:“虽是用毒,可是我看这位春山派的长老对毒道没什么更深的见解,再者我从未跟薛令君交过手,不知道他的功力深浅。”

    这次轮到孟戚吃了一惊。

    “从未交手?点到即止的试招没有?指点也没有?”

    “……都没有。”

    墨鲤心想,他要是去跟薛令君打架,那像话吗?

    切磋是秦老先生与薛令君的事,再说薛知县还有公务要忙,可不是江湖人整天闲着没事做。

    孟戚若有所思道:“那就不好衡量这位松崖长老在江湖上的实力了。”

    齐朝锦衣卫暗属查到幽魂毒鹫是薛庭,关于他的消息十分详尽,孟戚追杀锦衣卫暗属之人多年,也跟着听了不少,知道薛庭昔年在江湖未尝一败。

    武功高不高不好说,至少毒道圣手之名当之无愧。

    “对了,这位春山派的长老此刻在何处?”墨鲤觉得应该没有死。

    孟戚既然拿出了“尘封已久”的名头,就指望着有人传出去,可是怎么传是需要“度”的,既要松崖能说话,又不能让他乱说一气。

    “身负重伤!”孟戚随口道,“我打碎了他右侧琵琶骨,他为了拼命强行提升功力,结果受到内力反噬,吐血就能吐掉半条命了。我还留下了一道暗劲,虽然他实力确实不错,能挣扎着逃走,但是最多走半个时辰就要发作。如果没有天材地宝灵丹妙药,人是没救了,只够留几句遗言。”

    孟国师意有所指地笑道,“你猜他会说自己偷偷摸摸去一个村里找金丝甲,结果反而栽跟头的事吗?”

    江湖人要面子,死也要面子。

    “放心吧,就算他侥幸没死,想要回来杀人,也得先甩掉自己的麻烦再说,难道他没有仇家,不会趁着他受重伤的时候来报复?至于春山派跟江湖人,估计更关心金丝甲的下落。”

    孟戚说完,正要去抓昏迷的李空儿,却被墨鲤抢先一步。

    然后他看着墨鲤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大夫脾气上来的时候也很有趣。

    该谈正事的时候还继续谈正事,嘴里说不管,却还是分担了“重量”。如果墨鲤不是把自己当做病患照顾,而是另外一种意思就更好了。

    孟戚暗暗叹了口气,然后低头看自己的胸膛与腹部。

    脱了衣服都不行?明明按照邓宰相跟靖远侯的说法,他这个体格很值得羡慕,怎么墨鲤就没有反应呢?

    难道是山灵跟人类的欣赏方向不对?

    孟戚顿时想起了沙鼠那一身肉。

    由于没有化形为沙鼠的记忆,他实在不明白,作为太京上云山的山灵,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变成那副模样,难道就因为能听壁角?

    山中生灵,多以身体壮硕为美。

    可是一只沙鼠要什么壮硕?

    知道走路的时候控制住身上的肉,让它们不抖有多难吗?

    孟戚已经很努力了,想想都心累。

    “……孟兄?”

    墨鲤皱眉,想什么那么入神?

    孟戚回过神,飞快地把墨鲤不高兴的理由想了一遍,除了刚才挖坑的事,应该就是自己擅自穿着金丝甲跑出来,把麻烦抢走的事。

    关于这点,孟戚有把握说服墨鲤。

    “我思前想后,觉得用‘孟戚’之名,有许多好处。”

    “哦?但闻其详。”墨鲤侧头瞥道,其实他心里猜到一点。

    青乌老祖也是方士,再没有什么比孟戚之名带给他的惊骇更大。

    理归理讲,气照生。

    那边孟戚信心十足地说:“我在江湖上籍籍无名,即使加上国师之号,别人也以为我是冒充的,毕竟算年纪的话,我也应该是八旬老者了,可是……”

    墨鲤目光放空,后面的话都没听到。

    他,一不小心想到了秦老先生。

    试想如果薛令君知道了孟戚的身份,大惊之下告诉了秦逯,秦逯听说跟他一般年纪的人觊觎自己的弟子,弟子还把人带回了竹山县,秦逯会是什么反应?

    墨鲤莫名地一阵心虚。

    孟戚:“……”

    刚才自己走神,现在墨鲤走神,商量个事情有这么难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