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8.人心不古久矣
    ( )

    李空儿靠在祠堂前的石雕前, 冷冷地看着那些骂骂咧咧的村民,心里恼怒异常。

    尽管他叫李空儿, 却不是那个偷了金丝甲蠢到在相好赤蟾女面前显摆, 最后被赤蟾女伙同奸夫害得一命呜呼的江湖神偷李空儿。

    那个倒霉鬼是他的师兄。

    他们空空门有个习惯,代代的传人都叫李空儿。

    很少有人用自己本名去混江湖, 一来容易被官府通缉祸及同姓族人, 二来就是怕江湖仇杀波及到不懂武功的家乡旧识。

    再一个, 江湖后浪推前浪, 三年换一代武林新秀,再脍炙人口的事迹也会很快成为过去, 小宗小派要怎么发扬光大呢?不如就让台面上最长脸的人始终用一个名字去闯江湖, 所谓铁打的绰号流水的传人,在武林始终占有一席之地,岂不妙哉?

    于是武林中有许多响当当的“人物”,然而名动江湖的事迹未必是现在这个人做的。

    那些公开的、有脉络可寻的门派还好一些, 大家都知道现在这位是第几代传人,而那些隐匿在暗处的门派就很难说了。

    比如这空空门, 十年前宁王府玉观音被盗案,以及三年前江南八韵堂金丝甲被盗案, 这两个案子到底是不是同一个“李空儿”犯下的,江湖人都说不准。

    空空门还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他们每一代的传人, 往往不止一个。

    想想看, 这神偷李空儿昨天还在江南作案, 三天后竟然出现在燕州!作案手法一样!武功路子一样!玩的暗器也差不多!是不是神乎其神?

    当然有人怀疑其中一个案子是别人仿冒的。

    可问题在于谁是真正的李空儿呢?对空空门的人来说,谁都可以是,谁也都不是,根本判断不了。

    如此一来,真真假假,半真半假,又在江湖上掀起一番热议。

    这就是江湖普通认定的生存之道:没有名望,还混个屁!

    所谓扬名立万,吾辈江湖人所求也。

    其实并不是武功越高,就能活得久。武功是江湖人赖以生存的最重要条件,要是武功高运气却差,指不定还没镖局的趟子手长命。何况武功越高,遇到的麻烦也有可能越大,这都是避免不了的风险。

    梁上君子这一行,不算危险,主要还得看偷了什么。

    如果偷到了麻烦,就是找死。

    “李空儿”算是为名所累,长久“经营”着“江湖第一神偷”的名号,总得做点大事吧!只是偷普通的东西,怎么能显出神偷的能耐?

    江南八韵堂的老堂主以前是武林盟主,他死了,八韵堂的威望下降一截,实力也跟着下跌。李空儿选择在八韵堂祭奠老堂主的时候动手,很多送上祭礼的人完全是来凑热闹的,想要混进去一点不难。

    捡了这么个软柿子,李空儿的神偷之名,在江湖上又要传扬好几年。

    凡是提到老堂主,就得说说八韵堂被偷走的宝物。因为这里面有老堂主昔日纵横江湖使用的兵器,与红颜纠葛的信物,还有亲率武林人士覆灭的邪道帮会令符等等。

    李空儿这事做得很不要脸,却非常有效。

    ——借着死人扬名,只要这个死人足够有名望,就不怕自己没名气。

    李空儿这招是跟杀手们学的,那些杀手也跟他一样见不得光。

    即使遭到江湖人的一致唾骂又如何?难道平日里走在街上,参加武林大会的时候还会被人认出自己是神偷李空儿吗?根本不可能!

    然而意外发生了,这些宝物里有一件金丝甲,他脑子发昏拿去跟相好炫耀,最终害死了自己。

    他死得委实太惊天动地了一点,气得他师弟心肝肺都疼得要命。

    师兄一死百了,可神偷李空儿的牌子砸了啊!他们空空门要怎么办?

    这个李空儿很不甘心,他认真追查这件事,发现确实有猫腻,越查越深最后牵扯到了藏风观,于是他灵机一动,想着如果能够重新找到金丝甲,事情就好解决了!

    神偷李空儿是诈死!是为了调查幕后.黑手!

    怀着这样的心思,这三年来他完全放弃了“神偷”的身份,借着高明的轻功跟巧妙的脱身功夫,辗转探听真相。

    藏风观青乌老祖意图谋反,暗中对齐朝龙脉下手的事,李空儿最初也是半信半疑,结果当真在某个地方挖出了一枚浸泡在污血坛子里的金蝉,顿时兴奋莫名。

    这枚金蝉是当年某个邪派的信物,倒霉师兄偷盗的八件宝物之一。

    金丝甲可能也被埋在某个地方了!

    李空儿跑遍了雍州,誓要找出金丝甲,为“神偷”正名。

    为了避免引起藏风观的注意,他总是很小心。关于屋顶的木盒,李空儿也觉得这地方太轻率了,不可能真有宝贝,可是他不愿错过。

    来都来了,找呗。

    不仅挑夜深人静的时候,连狗都没放过,唯恐村里有藏风观的人,结果还是翻船了。

    李空儿在心里拼命骂孟戚与墨鲤,偏偏他还不知道坏了自己好事的人到底是谁,竟然捷足先登拿走了金丝甲!

    为了脱身,他一边冲击穴道,一边等着那两人出现,想要试探对方的立场,如果都是跟藏风观过不去的人,那就皆大欢喜!结果等来等去,等到晌午时分,还是只有几个不懂武功的村民来来去去。

    李空儿的眼神愈发阴冷,有个村民被他盯得后背发毛,急忙去找村长了。

    打也打了,送衙门吧,又怕这贼跑了以后回来报复,村长也是左右为难。

    谁都没有注意,一只白绒绒的毛团沿着墙角飞速跑了过去。

    孟戚已经很习惯这个身体了。

    随着过往的记忆慢慢恢复,他变成沙鼠之后已经没有任何不自在,虽然毛色显眼,但是总能做到挨着别人视线的死角跑动。

    就算前方有六个人,还没有遮蔽物,沙鼠也能保证没有一个人看到自己。

    沙鼠眼睛里的一切都是放大的,他能看到很细微的、身为人发现不了的东西。

    比如刚才在村外的林子里细细勘探了一圈,孟戚发现某株半枯梅树的下面,曾经被人放过东西,只不过东西已经被人拿走了,几次折腾之后,这株梅树伤了根。

    至于村长隔壁的张德子家,虽然屋子家具都还像样,却穷得叮当响,碗都是豁口的,米桶都要空了,稍微值钱的小物件更是一个都看不到。

    几件冬天的厚袄厚衣里面都有当铺做的标记,说明曾经典当出去,后来又赎了回来。

    墨鲤能推断出来的事,孟戚当然也能。

    张德子根本不在家,一早就跟着那些赶集的村民出去了,孟戚觉得事情要麻烦了,可是不知道张德子去了哪家赌坊,也不知道他会对什么人胡说,孟戚决定先解决那个贼。

    村民们惧怕李空儿报复,纷纷避开了他的目光,或者退出祠堂。

    李空儿正在得意,忽然后背一凉,他连忙望向地上的影子,正看到一个人右掌抬起,虚虚地罩在自己后脑上,只要微一吐力,就能取了自己的性命。

    “前辈饶命!”

    李空儿脱口而出,这时他才发现留在祠堂的两个村民好像被人点了穴道,睡得人事不知。他要是死在这里,根本没人知道谁杀了他。

    李空儿愈发慌张,尤其看到那突兀出现的人影,就像是神龛旁边幔帐里冒出来的鬼魂,身上还披着幔帐呢!

    “我不会把金丝甲的秘密说出去的!”李空儿眼珠骨碌碌地转,他确定像这样的高手,估计不会为藏风观办事,也不是藏风观能够收买得了的,于是咬咬牙交底了,“金丝甲之事背后有阴谋,我是为了师兄报仇。”

    说着添油加醋,颠倒黑白地说了一通,重点是青乌老祖有意用这件宝物搅得武林不宁,如今又放出厉帝陵的消息,必定有鬼。

    “……前辈,如果这时候有人拿出金丝甲,揭穿青乌老祖的阴谋,拯救武林同道,必定会扬名天下!”

    李空儿说得十分激动,孟戚却是嘴角一抽。

    破坏青乌老祖的阴谋,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后面那些就算了!他不是江湖中人,跟那些家伙也从来就不是什么“同道”。

    那些人死也好,活也罢,孟戚都不关心。

    “什么金丝甲,我怎么不知道?”

    孟戚把话说得冷飕飕的,李空儿一愣,有点不甘心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道:“是是,没有金丝甲,我什么都没看到!”

    孟戚见他一副油滑的模样,就很是腻味,狂性一不小心占了上风。

    手上内劲一吐,李空儿身体剧震,张口要叫,却颓然栽倒。

    人没有死,可是头部受到重击。

    轻则失去一两年内的记忆,反应变得迟钝,严重的话可能连路都走不稳了。

    孟戚后退一步,身影重新回到幔帐后面,再隔空解开村民的睡穴,又变回了不起眼的沙鼠。

    沙鼠刚沿着墙根溜出去,忽然看到村里一片慌乱,人人都往村口跑。

    沙鼠想也不想,迅速蹿到了一堵墙上。

    它身量小,想要不暴露自己看清发生了什么,只有爬高了。

    沙鼠胖归胖,却真的很灵活,绝对没有能够难倒它的墙。

    孟戚首先看的就是村长家,那边没事,不过他依稀看到了墨鲤的身影。

    看来大夫也被惊动了。

    沙鼠再转过脑袋望村口,便见到一个老学究似的人,做儒生打扮,胡子花白,看似年老体弱然而手里却提着一个人,像提着一只鸡似的。

    儒生走到村口,笑眯眯地把手一松。

    原本被他提着的人跌倒在地,满脸惊恐的磕头喊着求饶,正是张德子。

    “你没骗我?”

    “没有没有……我们村里真的有宝贝,好像是金的!”张德子脸色发白。

    老儒生眉毛一掀,怒道:“什么金的银的,你之前说的可不是这个。”

    “是金丝!金丝……”张德子显然想要补上后半句,可是他想不出来,最后硬着头皮说,“是金丝灯笼,也,也许是金丝钗,反正很值钱。”

    说着,他对着村长家一指,哀声道,“就在他家!”

    老村长走得慢,人还在后面呢。

    张德子这一指,不偏不倚,恰好是对着墨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