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6.非私心乎
    ( )

    到了傍晚时分, 石磨大当家才带了人自山下回来。

    他神情沉重, 手里提着两只刚打的兔子。

    一回到寨里, 就问留在寨中做活的人, 二当家如何了, 以及早晨来的那位大夫跟他的朋友现在何处?他们有没有去别的地方?”

    “二当家出来走了一会儿,看着好多了。”

    石磨山寨的人麻利地接过大当家手里的兔子, 一边忙活一边说, “那两位客人也没做什么, 除了买草药就是打听从前住在这座山附近的人。至于现在……喏,他们在山寨后面的溪谷里呢!跟二当家那样, 喜欢找个地方打坐,就差像和尚那样念个经敲个木鱼了。”

    大当家笑骂道:“说了多少遍,这是练内功, 不懂就不要乱说话,”

    那人纳闷地咕哝着:“这不是搞不清么,练武就练武,怎么还分个内外?我看他们也没有什么随身兵器,难道也是用暗器的?”

    石磨大当家摇了摇头, 十分无奈。

    这里的人在落草之前, 多是普通百姓, 尽管肯吃苦肯下工夫起早摸黑的打熬筋骨, 但是年纪都大了, 天资也很有限, 只要对上官兵有一战之力, 大当家就满意了。

    “罢了,反正以后看到这种练内功的江湖人,你们都避着些,别去招惹。”大当家耐着性子解释道,“隔山打牛听说过没有?练外门功夫的人,一拳一个坑,打出来的伤口看得见摸的着。内家高手就不一样了,他能隔着一张纸把下面的豆腐震成碎末,要是打在人的身上,外表看起来都是好好的,不破皮不流血,人能痛得死去活来,骨头脏腑都伤了。”

    山寨里的人听了都有些慌,连忙点头答应。

    ——为了确保大家都有命活着,大当家日常操心费神十几次。

    他看着众人惶恐的模样,满意地点点头,抬脚要走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少年的声音怯怯地问:“那街头卖艺的,练的是外门武功,还是内家功夫?我看他们一巴掌就把砖头拍成了碎块,很厉害的。”

    “对啊,钱小郎说得有道理啊,那卖艺的连混混都打不过呢?这内家高手也不怎么样嘛!”

    听到这里,大当家的脑袋都要冒火了,他断然喝道:“跑江湖卖艺的都是骗子,那砖头是面粉做的!别说一块了,就算连续敲上十块八块的,也不是事儿。”

    众人这才发现大当家心情不太好。

    等到人走了,他们立刻抓着陪大当家一起下山的人问:“怎么了?是不是赤魍山来的人惹怒了大当家?”

    “可不是,那帮人狮子大开口,仗着有点武功,就说要做咱们山寨的二当家,还说什么可以谋划去攻打附近的县城。啊呸!最近的县城有一百多里路,咱们兄弟就是那儿来的,城里的百姓饭都快吃不上了……”

    大当家没有再听,他沉着脸去找燕岑了。

    燕岑还躺在床上,只是脸色好多了,额头上也没有再冒虚汗。

    “大哥回来了?”燕岑睁开眼,他早就听见外面的动静了。

    山寨就这点大,石磨大当家的嗓门又高,不用费劲就能听得清清楚楚。

    大当家是在燕岑喝了药之后才下山的,寨子里有两个来历不明的高手,如果燕岑站都站不起来,他还真不放心离开。

    ——虽然他留下来也不顶什么用,但家里有能撑得住的人,毕竟心定一些。

    山寨里其他人都是眼界小、见识少的普通百姓,没准一不注意就惹怒了那两人,有他或者燕岑在,好歹能打个圆场不是?

    燕岑知道大当家在担心什么,他便道:“大哥无需忧心,那位大夫很是通情达理,看到我这般模样,除了微许的吃惊,之后再无异色。”

    大当家神情微松,因他生来就是一脸奸滑小人相,眼睛小得眯起来几乎找不着缝,就像无时不刻都在盘算着坏主意,他自己也知道,所以总爱板着脸。

    “是啊,兄弟们都不容易……”

    自从他们在石磨山定居下来,偶尔也有路过的商旅,只是见到山寨里的人都要高喊妖怪,那个卖针头线脑的货郎,第一次被他们围着要买东西的时候,直接吓晕了过去,那之后大半年都没敢出现。

    一个长得难看的人不算什么,一群怪模怪样的人,还都住在深山之中,也不能怪别人吓破胆。

    仔细一想,这些年来,竟唯有那位法号元智的行脚僧待他们如常人。

    “我听到外面的话了,大哥必定把赤魍山的人揍得鼻青脸肿了,为何现在还愁眉不展?”燕岑主动开口问。

    大当家很是吃惊,他这个结拜兄弟平日里总是阴沉沉的,跟闷葫芦一样不爱说话。原本这样的人在寨里多得是,不过大家进山之后性情都放开了不少,只有燕岑还是一副神思不属,忧心忡忡的模样,经常发噩梦。

    既睡不好,人就跟着成了霜打过的白菜,焉巴巴的。

    元智大师说这是心病,没法治。

    屋内昏暗,大当家没有仔细看,这会儿才发现燕岑不仅脸色好多了,整个人也有了精神,还主动跟自己谈论起了寨中事务——这都是以往未曾见的!

    从前来了强敌,或者有了猛兽,或燕岑都会尽力,可是那些不大不小不痛不痒的事,燕岑精力有限,从来都不问的。

    如今这是病好了?睡得着觉,吃得下东西,甚至连心结也解了?

    “那位大夫果真是妙手回春?”大当家喜出望外。

    燕岑很是尴尬,他能说什么?以为自己身体里还有“姐妹”的存在,两者共用一个身体,所以腹痛不止的时候他胡思乱想,害怕自己莫名其妙就有了孩子,还要生孩子?

    他含糊地说:“大夫的方子,对我大有益处。”

    “真是太好了,不行,我要备一份礼,多谢他救了我兄弟一命。”

    石磨大当家站起来就要走,燕岑哭笑不得地把人叫住了。

    “大哥,咱们寨里有什么像样的东西吗?你看那两人气度举止,像是普通人?”

    “这……”

    大当家表面沉吟,其实他心里知道燕岑的出身不低,毕竟认识这么久了,他能看得出来。燕岑肯定学过世族礼仪,纵然后来不讲究了,吃饭走路的姿态仍跟平常江湖人不同;能识文断字,知道江湖掌故,去过很多地方,这些加起来,大致能推测出燕岑的前半生。

    家中不认,只能浪迹江湖。

    大当家觉得今天来寨里的两人,也不像江湖人,跟燕岑倒也几分相似,心里琢磨着世家子弟的喜好,大概只有世家子弟才清楚,不过他不能直接这么说,提燕岑的出身岂不是伤人?

    “那……二兄弟觉得呢?”

    “我今日喝了药之后,去拜访了那位大夫,他似乎有什么事要查,等我与大哥一起去再问问罢。”燕岑说着爬了起来,披了衣服穿鞋,仍旧不忘问赤魍山的事。

    大当家拧着眉,厌恶地一挥手道:“别提了,一群蠢蛋,想要说动我去投奔天授王!”

    “什么?”

    燕岑万万没有想到,赤魍山的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他们听了流言,以为我石磨山有精兵数百,而且人人会武,连妇孺都能持兵器拼杀。”

    后半句话没错,石磨山寨里连做杂活的老妇都能抡着洗衣杵砸人,可是威力如何就不好说了,至于几百人马什么的更是胡扯。

    大当家板着脸继续说:“他们劝我攻下朱云县,洗劫城中富户,带了财物跟朱云县令的首级献给天授王!”

    “可是天授王的地盘,距离这里有千里之遥。”燕岑难以理解。

    “问题就在这里,我问了两句,他们含含糊糊,只说天授王天命在身这种胡话。”大当家沉声道,“我怀疑天授王今年之内要起兵攻打雍州!那帮家伙可能是从圣莲坛打听到了动向,这才跑来找我们石磨山寨。”

    石磨山地势复杂,沟沟壑壑特别多。

    藏个千八百人都不在话下,真要干那种占山为王,扯旗造.反的事,是十分有利的。

    然而问题来了,石磨山寨想造.反吗?想做一个割据势力,等天授王打到雍州之后,就借机投效吗?指望跟着天授王升官发财,来日打下万里河山,封妻荫子吗?

    当然不!

    石磨山寨的人又不是没有在外面生活过,早就受尽了别人的冷言冷语。

    因为“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石磨大当家混江湖的这些年可谓是艰难至极,陌生人拿眼一看,话还没有说,就认定他是无胆鼠辈、奸滑小人。

    ——拜不到师父,因为没有人收。

    交不到朋友,就算救了人,人家也觉得他是另有所图,对他不冷不热。

    如果闹个采.花贼、偷宝大盗什么的就更惨了,常常是第一个被怀疑的。

    “现下就算知道了天授王要起兵,又能如何?难不成还能报给官府?”石磨大当家叹了口气,自嘲道:“甭管是天授王的官,还是齐朝的官,都跟吾辈无缘。功名利禄是好东西,可是不能要,也要不了,我私心里也没别的,就希望兄弟们能抬着头见人,抬着头活着。 ”

    燕岑神情凝重,欲言又止。

    天授王如果真的打来了,石磨山又怎么能幸免?

    话说两人出了门,便往山寨后面的溪谷走去。

    溪谷狭长,这里四面都是山壁,挡住了寒风,河边已经生出了一些绿意,还有几枝早发的春梅,传来阵阵香气。

    墨鲤其实不在练功,他只是为了看顾孟戚。

    溪谷里灵气不错,墨鲤猜测这可能是石磨山最大的灵穴了。

    他还仔细找了找,最后失望地确定石磨山没有龙脉。

    ——这里的灵穴像是先天不足,没能形成有效的循环,灵气只是从地脉溢出。

    不过聊胜于无,墨鲤虽然说着沙鼠更省心也省事,但是作为大夫,他还是希望孟戚的情况能够稳定,最好是变化自如。

    否则在别人面前忽然变成了沙鼠怎么办,总不能说自己是跑江湖变戏法的吧!

    在竹山县听李师爷说过世人对龙脉的看法,又在石磨山外看到了方士埋在灵穴里的所谓咒物,墨鲤便觉得那些方士是个祸患。

    所以最好不要暴露非人之态。

    因着这处灵穴,墨鲤轻松了很多。

    他想,厉帝陵宝藏的事不能松懈,必须要去。

    不过青乌老祖故意把消息传开,肯定另有算计,人要是来得不多,大概不合他的心意。天南地北的武林人士,要及时赶到太京还是有难度的,所以时间应该足够,能赶得上。

    墨鲤一边看着孟戚调息,一边理着思绪。

    忽然他听到溪谷入口有些动静,一个少年正在那里探头探脑。

    少年生得白白净净,眼珠乌溜溜的。

    从晌午开始,他已经跑过来三次了,每次都没有进来,只是张望一番,好像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墨鲤隐约听到山寨里的人唤这少年为钱小郎。

    “……大夫,我们大当家跟二当家来了。”

    少年气息不足,小声喊了一句。

    他不想惊扰看起来像是“念经”的两人,可是又觉得声音太小,懊恼地摸摸脑袋,想要再喊一声。

    墨鲤转过头,少年唬了一跳,连忙跑了。

    墨大夫不由得想起了家中的师弟,唐小糖也经常低声喊他,不敢大声,跟做贼似的。

    正想着,燕岑跟大当家果然来了。

    他们看到溪谷里的情形,拱手行礼,没有进来。

    少年蹲在旁边,被大当家一瞪眼,头就缩回去了。墨鲤这才看到少年嘴唇缺了一块,上唇从中分开,两颗牙齿都露在外面。

    墨鲤估摸着孟戚的内力快要行满三十六周天了,就向溪谷外的人点了点头,耐心地等着,果然没一会,孟戚便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微微睁眼。

    那一直很难被窥见的气息骤然爆发。

    如山岳,似烈阳。

    即使远在谷口,燕岑也能感觉到,他瞪大了眼睛,满是骇然。

    慑人的气息如昙花一现,孟戚完全睁开眼时,它就全部收敛了,孟戚恰好赶得上看见墨鲤脖子跟脸颊上出现的几块鳞片轮廓。

    “……”

    孟戚扭头看了看溪谷。

    有沙,有水,这地方不错。

    可惜有外人,不能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