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因其所爱而僻
    ( )

    多说多错, 墨鲤果断地闭上眼睛,拒绝与孟戚交谈。

    寒风吹过松林,又有雪花簌簌而落。

    树下, 墨鲤端坐着不动, 束起的长发有几缕滑落了出来, 恰好垂在耳侧。

    他的侧脸轮廓十分柔和, 唇角微微上扬, 那弧度小得几乎看不出来, 却正因为如此, 平日里表情再淡然,神色多么冷肃,都让人紧张不起来。

    如果他肯睁开眼,用那双温和的眼睛关切地看过来, 人的心跳就会漏一拍。

    孟戚想,不止自己,大夫在野集上给人看诊的时候,他都看在眼里。最初他觉得不是滋味, 不过很快就被仔细号脉认真针灸的大夫吸引了,目光都不想挪开。

    无论是谁, 都不例外。

    大夫说话的时候不徐不疾,气度从容。

    ——但是不说话的时候也很吸引人。

    孟戚的目光沿着墨鲤的额头滑到鼻梁,然后在唇上流连了片刻, 就去看被头发半遮半盖的耳朵了。

    耳垂饱满, 耳尖上面的肉却有些薄, 大概也是因为如此,所以耳朵红起来的时候,耳尖上就特别明显。墨鲤自己也知道这个缺点,所以总是正视着别人,目光坚定,神情更是毫无破绽,加上那一身的气度,旁人根本注意不到他耳尖上的玄虚。

    孟戚还是变成沙鼠之后才发现了这个秘密。

    是石榴红,像熟透的果子,特别想咬上一口。

    胖鼠忍住了,因为站在墨鲤肩膀上的它只能够到耳垂,全程仰头看。

    这种原形实在太糟心了,如果是一只神俊威猛的海东青,往肩膀上这么一站,必定——等等不行,猛禽叼一口的话,不管力道是轻是重,一块肉就没了,这怎么能行?

    大夫不会把海东青塞进怀里,也不会把海东青托在手掌中。

    罢了,沙鼠就沙鼠吧,没什么不好。

    “……嗯?”

    耳尖好像有点红?错觉?

    孟戚蓦地对上了一双带着恼意的眼睛,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不是一只沙鼠了,目光过于肆无忌惮,大夫能感觉得到。

    “孟兄,夜已深,该休息了。”

    墨鲤有那么一瞬间,想把这家伙送到老师面前,让他好好感受一下秦老先生的养生之道。

    好端端的,居然敢半夜不睡觉?!

    这边墨鲤心气不顺,而孟戚诡异地将大夫的话听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他之前狂疾发作的时候,直入锦衣卫治所杀了那副指挥使,出来时稍微清醒了一些,便停在一处屋顶上,恰好听到一对小吏夫妇在说话。

    夜深了,该安置了。

    然后便是一阵夫妻敦伦之声,孟戚不意听了壁角,只能退避。

    狼狈而走什么的,倒也不至于。毕竟床笫之事,世间常有,不小心撞上了也很寻常,活得久了什么没见过?

    早年的时候,孟戚还在烟花巷里抓过军士违令外出,夜不归营之事。

    这种事还有什么讲究?赤条条捆了押回去军法从事,并不管被抓的人当时在屋里做的好事到了什么地步,难道还怕长针眼?

    也不知是否在军中多年的缘故,孟戚没有那些道学先生的毛病,也没有君子遵礼的讲究,无论是伎子风情万种的舞姿,还是她们艳若桃李的面庞、窈窕玲珑的身姿,孟戚都没有兴致,即使有纨绔子弟在宴上当众揽了教坊司的伎子行乐,他也能等闲视之。

    就跟看到一株树、一片云、两只大雁似的。

    昔年好友还玩笑地称这不是红尘中人的做派,难怪说到国师之职,连楚元帝都觉得给孟戚最为妥帖,因为看起来就像。

    今日不知怎么的,孟戚忽然就想起了这些,还包括那次遇到就忘到了脑后的屋顶听壁角。

    ——什么身在俗世,心在云间?无非是没有遇到过某人。

    若不是,再过界的话,都如过耳清风,心湖涟漪不起。

    若是,那些许平常话,也能浮想联翩,心猿意马还得强行装着镇定无事。

    “大夫不也没有休息,如果睡了,怎会知道我醒着?”孟戚眯起眼睛,玩了个诡辩的花样,可以说十分幼稚,就是你不看我怎知我看你的意思。

    墨鲤怎么可能被这样的一句话都打败,他也有名正言顺的说辞。

    “孟兄病症稍减,就不听医嘱了?”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还请大夫教我。”孟戚一派轻松,见招拆招。

    大夫医术是很高明,才学也很不俗,可是论兵法,孟国师才是此道能手。

    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想要攻下坚城,就不要拘泥于形式!脸皮什么的,要了做甚?能打胜仗吗?不能,那就不要了!

    “之前我为白鼠时,睡了一个好觉,仔细想来,竟是这么多年来难得一次酣眠。”孟戚摆出严肃的神情,做讨教状,认真地问,“当时只觉瀑布声隆隆,身周暖意融融,意识沉沦在梦境深处,动弹不得,不愿离去。”

    墨鲤目光定定地看着放在身前的行囊,神情冷淡,一动不动。

    然而孟戚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眼神只管往墨鲤耳上溜去。

    唔,只是微红。

    大概是窘迫,可能还有一点儿恼怒。

    孟戚迅速改变战略,见好就收,装作不经意地说:“倒是那位金凤公子带来的羊肉十分厉害,在火上稍微烤了烤,就打破了我的梦境。哎,这世间美梦、万般所想,总归要回到填饱肚子的问题上,大夫以为如何?”

    这话就说得深了,墨鲤仔细一想,可不是。

    不管是想篡位的还是想要济世的,如果天下人连饭都吃不上,谁又会有心思去管他们的对错?

    “一人之力,何以救天下?”墨鲤顺口用了秦老先生平日里说的话。

    孟戚自然而然地回答:“我曾以为,改变执掌天下的人,为权势换个姓氏,为朝堂换一股清流,世道可变,结果我错了。”

    这涉及到孟戚的**,还是他的痛处。

    即使现在他主动说了,墨鲤也觉得不适合随意插话评价,当然孟戚发狂钻牛角尖的时候另当别论。

    “后来我见大夫,又听宁长渊之言,深有感触。”

    孟戚还记得宁长渊打动墨鲤的事,虽然宁道长很值得敬佩,但他不可能退缩,这不是意气之争,而是半生理想。

    “由上而下改变世道不可取,自当从民开始。秦老先生云游天下悬壶济世,是一人之力,宁道长救人传德,是数人之能,与天下相比,仍属微薄。宁长渊自己也说,大多数人他不要求能帮什么,只因他们能顾好自身都属勉强,可若是家家户户都能填上肚子呢?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

    墨鲤也不想睡觉了,认真道:“道理是这般,但是又怎么能家家丰衣足食呢?我听闻江南等地,年年收成上佳,佃户却依旧家破人亡。”

    孟戚不紧不慢地说:“古往今来,世道再如何变,人心再怎么改,都是围绕着旧例办事,如果不跳出来,旧的矛盾未去,新的麻烦又生。便如大夫所说,丰年饿死佃户,症结何在?”

    “士族豪强欺压百姓,征收高租?”

    “百姓以土地而活,世族吞其地,驱其民,然后以田地为传家之根本,洋洋自得。虽有人依靠自己,或科举、或经商,改变己身己家的命运,可是他们摇身一变,就成了自己曾经痛恨的人。第一代可能还心有仁义,知道穷苦人的难处,传到子孙就变了样。”孟戚深深地看着墨鲤,沉声道,“若是不靠土地就能活下去,富户吞了土地也没用,事情便迎刃而解。”

    墨鲤有些茫然,又隐隐感到不妙。

    果然,他听到孟戚问:“我听大夫说,四郎山的山灵神智未开,它真的毫无意识吗?司家并不种田,秋陵县的田地也年年欠收,后来索性无人种了,凡需粮食,都去别处买。而秋陵县之人,多往别处经商,一城之中商户无数,地动之前人人得活,并没有饿死的。”

    墨鲤还在发愣,孟戚又道:“天下虽大,但若一地之粮,能养三地之人,不种田的人反而比种田的富足,田地还会人人抢夺吗?”

    “……孟兄说得有理,可是山灵……”

    龙脉没办法让一亩田产三亩田的粮,也不能呼风唤雨啊!

    墨鲤纠结万分,连镇定的神情都绷不住了。

    孟戚从墨鲤的眼神里得到了答案,他虽然有些失望,但也没有气馁。

    山灵不能做,人未必就不能,听闻最南面的琼州,粮食能一年收三次呢!

    “大夫,其实我们就是山灵罢。”孟戚悠悠地问。

    墨鲤一震,抬头看孟戚。

    “你想得很认真,表情也很明显。”孟戚不紧不慢地说,“当然,我早有猜测,你的反应只是验证了我的想法而已。”

    墨鲤不说话。

    “山灵可以是一棵树,当然也有可能是一条鱼,一只鼠,这没什么难猜的。我为楚朝国师三十年,掌国之祭祀,听世间真真假假的传闻,却从未见过妖怪。”

    孟戚用手指了指埋着金丝甲的土坑,若有所思地说:“方士欺世盗名,基本害不了人,你却想打听雍州龙脉的传闻,十分紧张。看来龙脉者,山灵也?”

    “……”

    墨鲤盯着孟戚,发现对方没有发狂的症状,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他想,孟戚以为世人以讹传讹,把山灵当成龙脉,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变成龙吧!自己是告诉他呢,还是不说呢?

    看他这么得意……不想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