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0.明而有之
    薄如蝉翼, 随手可叠。

    虽然这里没有刀, 不能试一下这件宝甲是不是真的刀枪不入,但是就凭这金光灿灿的外表,都很值钱了。

    “这东西怎会在这里?”墨鲤满心疑惑。

    整个江湖抢得头破血流, 最后不知所踪的金丝甲, 他就这么随随便便地捡到了?

    墨鲤下意识地望了望四周。

    夕阳将落, 旷野荒芜,只有一群归巢之鸟掠过天际,向着远处的山丘飞去。

    孟戚盯着金丝甲看了一阵,就动动爪子, 示意墨鲤注意上面的痕迹。

    ——有细小的褐色斑点留在金丝甲上。

    墨鲤凑近了再看,觉得这是干涸的血迹。

    看来真的是传闻里的金丝甲了, 墨鲤又将那个裂成两半的阴沉木盒子取了回来, 仔细翻看,眉头越皱越紧。

    “这是什么?”

    盒底有刀刻的痕迹, 因为阴沉木颜色极暗, 稍不注意就会忽略过去。

    墨鲤把裂开的盒子重新拼到一起,勉强看出这是一个八卦图。

    “这刀痕十分流畅,只是沉在河底时日已久, 被污泥填得辨不清了。”墨鲤隐约觉得刻纹的不是普通匠人,刀锋的走向十分凌厉,不像是装饰盒子, 倒是要对付什么东西。

    可是一个木盒子, 能顶什么用?

    阴沉木价值不菲, 就这么一个盒子,能卖不少钱了。

    可是无论金丝甲,还是木盒,对墨鲤都是累赘。

    盒子已经半毁,剩下的边角料卖出去只能给人做个摆件。

    墨鲤疑心这东西另有玄机,自然不会拿出去变卖,万一有人认得出这盒子,知道它跟金丝甲有关,那买下木盒的人,岂不是要遭殃?

    再说金丝甲,其上血迹斑斑。

    若是需要它救命也就算了,既然不是,何必用它。

    “或许是那赤蟾女逃亡时,慌不择路丢进河里的。”墨鲤把金丝甲叠了起来,重新放回分成两半的盒中。

    只要不去动,盒子就还是完好无损的模样。

    墨鲤看着这木盒犯起了难。

    如果没有厉帝陵的事,这件在江湖上盛传的宝贝,墨鲤不会放在心上,从哪儿捡到直接再埋回原处。什么腥风血雨,恩怨情仇的,都跟他毫不相关。

    可是如今青乌老祖的意图不明,金丝甲未必出自厉帝陵,这个盒子会不会是有人故意藏在这里的?既然无意中发现了,只要将东西带走,便可以打破他人的暗中谋划。

    “吱。”

    墨鲤一惊,从沉思中回过神。

    他神情古怪地看着胖鼠,后者就差在他肩膀上蹦跶个来回了。

    “孟兄有话说?”

    墨鲤很自然地问,随后反应过来,有些窘迫。

    沙鼠可没办法说话,他这样更像嘲讽孟戚不能变成人。

    胖鼠倒没在意,一心一意地挥着爪子比划。

    “……河底?”

    墨鲤一点就通,他立刻跃入干涸的河道,在木盒原本所在的位置仔细翻了一遍。

    “咔嗒。”

    墨鲤低头,看着自己踩到的破碗。

    河底不管有什么东西都不出奇,动物的骨骸都常见,可碗就很古怪了,这附近荒无人烟,也没有村落,碗是哪儿来的。

    墨鲤想要拿起来看个究竟,又被胖鼠用爪子阻止了。

    “孟兄,你知道这是什么?”墨鲤试探着问,他看见沙鼠眼睛乌溜溜的,腮帮子好像都鼓出来一圈,鼻尖轻颤,一副恼怒的模样。

    墨鲤一想,索性从行囊里取出一块油布,把盒子卷了起来。

    “我们先离开这里。”

    这次沙鼠没有反对。

    河道附近的灵气始终稀薄得很,根本用不了,墨鲤重新往石磨山的方向行去,他将轻功施展到了极致,沙鼠扒拉不住,被迫滚进墨鲤的怀里。

    如此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他们已在山中。

    这次他们顺利地找到了灵气。

    这是一片生在斜坡上的松林,可能因为大风的缘故,全部都长成了歪脖子树,整整齐齐地倾向一侧,树木之间也十分稀疏,没有野兽藏身其中。

    墨鲤把沙鼠摸了出来,看着那圆滚滚的团子自发地爬向了一个照到月光的好位置,心里松了口气,然后就闭上眼睛调息起来。

    奔波了一整日,墨鲤十分疲惫。

    这一调息,他便不知不觉地沉浸其中,直到内息走过三十六周天,这才因为担心沙鼠的安危而猛然惊醒。

    “大夫。”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墨鲤立刻意识到孟戚恢复了,他很是高兴,正要转头,肩膀就被一双手从后面轻轻按住了,然后耳边响起了更近的戏谑语调。

    “别动,我还没有穿衣服。”

    “……”

    墨大夫的耳廓微微发热,可他仍然是一派沉稳镇定的模样,特别端得住。

    可是这次他的秘密被孟戚发现了。

    也是赶巧,头发乱了,没能盖住耳尖。

    孟戚忽然有些手痒,想要捏一捏大夫发红的耳尖,看起来就很软,反正大夫摸了胖鼠的肚皮无数次,总要还回来的!

    墨鲤看见身边的行囊有被人翻过的痕迹,便知道孟戚那句没穿衣服的话是糊弄自己的,他脸色一沉,皱眉问:“孟兄何必欺我?”

    “大夫也一直在欺我,不是吗?”

    孟戚施施然地走到墨鲤面前,也不讲究,在墨鲤对面就地而坐。

    两人背脊挺直,彼此审视着对方,目光不闪不避。

    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他们在争锋相对呢!

    “我有何处欺骗孟兄?”

    “我应该纠正一下,不是欺骗,而是瞒,是避重就轻。”

    孟戚现在脑子清明,许多想不明白的事情都有了头绪,他侃侃而谈的模样,看在墨鲤眼中,竟然有了一些陌生的意味。

    墨鲤不知道孟戚现在想起了多少,他没有答话,而是继续打量着孟戚。

    “我们不是妖,对吗?”孟戚笃定地问。

    墨鲤不置可否。

    他当然可以直接告诉孟戚真相,可是他不知道孟戚时而发疯时而清醒的症状会不会受到刺激。墨鲤记得自己在歧懋山神游离体,第一次看到黑龙真身时,整座歧懋山都震动了。

    幸好他苏醒得快,而且潜意识里他重视自己的故乡,完全没有毁去竹山县的想法。

    而太京龙脉呢?

    一个不慎,不止太京要出事,龙脉清醒过来也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这才是墨鲤始终不说的原因,毕竟孟戚的症状很明显了——他说过,意识不清醒的时候就想杀人,想杀尽天下人,而且孟戚只担心自己真会这么做,从未怀疑过是否可以做到。

    是的,毋庸置疑,太京龙脉绝对能做到。

    墨鲤目光不变,他这个拒绝回答的姿态非常明显了、

    孟戚没有发怒。

    按理说,如果有一个人始终隐瞒真相,很难不让别人产生被骗的愤怒。

    对孟戚而言,不痛快是有的。

    在这之前,他把所有疑点都捋了一遍,打定主意要逼问出真相,孟戚相信以自己在楚朝做了几十年国师的手段跟口才,墨鲤肯定不是对手。

    然而现在他对上了墨鲤的眼睛,看到对方毫不动摇的表情,他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大夫什么都不用做,什么也不用说,就能让自己败退。

    孟戚十分惆怅,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倒让墨鲤意外了。

    “孟兄何故退让?”

    “我有种隐约的感觉,这些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孟戚像是自言自语。

    墨鲤一愣,如果孟戚只是说“相信大夫”,墨鲤还没有多深的感觉,毕竟病患都得信任大夫,然而信任归信任,他们终究不理解大夫在为他们顾虑什么。

    “孟兄……关于我们的身份来历,另有玄机,隐瞒是不得已。”墨鲤垂下眼,郑重地解释道,“但我也有不是之处,我告诉你的姓氏是虚假的,我不姓莫,而是研墨之墨。”

    孟戚眨了眨眼,问道:“那名字呢?”

    “鲤。”

    孟戚还在想这是哪个字,墨鲤已经干脆地告诉了他答案。

    “鲤,水中游物,我是一条黑色的鱼。”

    “呃……”

    孟国师吃惊,毕竟沙鼠跟鱼差得很远。

    他再一想,也不尽然,至少怕猫这一点上他终于找到了理由。

    “大夫,你的名字也太实在了。”孟戚主动为墨鲤找借口,他哭笑不得地说,“这两个字一解释,身份就暴露了,难怪大夫没有告诉我。”

    墨鲤心想不是这样,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不熟,薛令君又说不要招惹孟国师,这才说假话的。

    不过想归想,墨大夫也没那么死板的非要驳孟戚的面子,只能硬着头皮把孟戚给自己找的借口认下了。

    孟戚继续感叹道:“不过鲤也是好字,不像我……白鼠这个名字简直不能听。”

    墨鲤没接话,只在心里想。

    ——什么白鼠,孟戚对名字到底有什么误会?不是应该取名为庞楚吗?

    墨鲤腹诽完了,便看见孟戚取出金丝甲仔细端详。

    “这个木盒埋的位置是一处灵穴。”墨鲤随口道。

    “灵穴?”

    “灵气汇聚之处,与地脉相连,四郎山那株树就生在灵穴之上。”墨鲤简单地解释了几句,便道,“如果这个木盒是赤蟾女,或者江湖人情急之下丢进河里,结果准确地陷进了灵穴,这是不是有点太巧合了?”

    “灵穴被堵会怎样?”

    墨鲤被问住了,他想了半天都没说话。

    孟戚误会了,便问:“很严重?”

    “不是,我在想堵住灵穴的可能,大概是地动吧。”墨鲤纳闷地说,“灵穴无形无相,更不是一成不变,怎么堵?就算堵住了这个,不还有别处吗?除非他们像四郎山那样,把整座山都挖了。”

    “……所以这个盒子,还有那个碗,一点用处都没有?”

    墨鲤迟疑着点点头,埋东西在灵穴里有什么用?除非像白参那样会自己生长!

    “这是什么?”

    “我从前在楚朝宫中见过,阴沉木扣瓷碗,据说是方士的害人法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