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天理精微
    灵气这东西, 听起来玄乎, 其实并不少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不一定要是人迹罕至之处, 深山密林可以,小河浅湾也行。

    灵气就像清晨的雾,它有时候盘恒在这块地方, 有时候又飘到了别处。而灵气充沛之地, 就像容易起雾的山谷, 每次都会有灵气笼罩, 守在那里等就行。

    墨鲤曾经认为灵气很好找。

    尤其是歧懋山。

    种人参的时候, 不是上好的灵穴, 看墨鲤都懒得多看一眼。

    竹山县境内不止一座山,其他山虽然不像歧懋山这样灵气充裕,可也不算太差, 日升月落之际总能感觉到一丝丝灵气缓缓流动。

    秦逯曾经说, 隐居山林的乐趣,就在晨起采药晚间烹茶, 闲来听竹林涛声。

    他称赞着这种远离尘世的感觉,墨鲤就坐在下首处默默地想, 当然了, 灵气这么足, 住起来怎么会不舒服?

    说实话,灵气对人也就这点作用了。

    所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只有前半句是真的。

    一个地方出再多的才子人杰, 都跟地脉没什么关系。

    歧懋山灵气充裕, 草木旺盛,却不是遍地灵药,通人性的飞禽走兽也是屈指可数。一株萝卜种在灵穴之中,能比别的萝卜更好吃,但它还是萝卜。

    天资所限,人参就是人参,萝卜就是萝卜。

    至少这还是长在地里的!

    龙脉出事,灵气疯狂外涌的时候可以催熟灵药,催生种子,令满山生灵躁动,可是人不一样。

    神童也好,才子也罢,统统都不是埋在土里的青菜萝卜,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日后成为什么样的人,灵气是不负责的。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话没错。

    说此处风水上佳,子孙后代个个出息就是扯淡了。

    墨鲤离开竹山县之后,虽然没有找到像歧懋山那样灵气充沛的地方,但是些许灵气还是有的,四郎山被那么折腾过了,仍有残存的灵气。

    然而踏入雍州境内,墨鲤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这里不一样。

    村落破败,井水干涸,有时连村外都是成片的枯树。

    没了树皮的树木,又怎么能活?

    墨鲤神情凝重,孟戚愈发焦躁。

    孟戚恢复了对灵气的一些记忆,他也觉得自己需要灵气,然而离奇的是,在墨鲤施展轻功一天能走三百里路的情况下,他们竟然没有找到一个有灵气的地方。

    “前面就是石磨山。”

    墨鲤停步眺望,再次把地图找了出来。

    尽管名字寒酸了点,不过石磨山是这一带最大的山。

    越往南走,地势越缓,雍州没有平州那么多山。

    孟戚不是真正的沙鼠,虽然他体型很小,但眼神很好,他跟墨鲤一样看见了远处山脉的影子,精神一振,希望那里会有灵气。

    可惜望山跑死马,等到了山里,怕是要半夜了。

    “……你不要心急,没有灵气,或许是干旱的缘故。”

    墨鲤的手又忍不住放到胖鼠身上了,他安慰道,“这一路行来,你也看到了,许多村镇都很破败,到处缺水。”

    灵气因地脉而生,互相滋养,往复循环。

    连水都没有的地方,就算曾经有灵气也留不住。

    墨鲤只能对着地图猜测哪些地方可能有灵气,还要尽量在通往太京的方向上,这样可以节省时间,厉帝陵的事,他终究放心不下。

    雍州的贫瘠,让墨鲤一度想要揣着沙鼠转头直奔竹山县。

    毕竟在歧懋山,根本用不着费心,随便往哪儿一丢都是灵气……

    落日余晖将天空晕染成了一片暗红,空旷的原野上只有呼呼的风声,像鬼哭一般。

    墨鲤收了地图,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取出硬饼然后捏得粉碎,专门找中间软和一点的碎末喂沙鼠。

    孟戚:“……”

    从人变成了鼠,大夫仍然没忘记盯着他吃东西?

    孟戚扭过脑袋,装作奄奄一息的模样,看都不看碎饼一眼。

    “不吃?”

    孟戚继续装死,这硬饼他吃过,没滋没味,还没有一点油。

    墨鲤没有再劝,他把胖鼠移到自己膝盖上,然后独自吃起了碎饼。

    他吃得很认真,也很仔细,一点碎末都没有落到地上。

    孟戚仰头看了一阵,忽然觉得能把这种硬饼吃得像是太京春日游会赴宴的人,真是相当了不得,如果不是他知道饼的滋味,估计还以为是什么珍馐美食。

    正想着,嘴边忽然多了一块硬饼。

    孟戚大约是想得出神,居然本能地张口咬住了。

    “……”

    算了,已经到嘴里的东西,还是吃吧。

    沙鼠的牙齿很管用,干硬的碎饼咬起来一点都不费力。

    已经丢尽了面子的孟戚没有自暴自弃,很小心地咀嚼了两下,保持沙鼠腮帮子上的肉不会乱抖。

    尽管他已经拿出了最大的毅力维持吃东西的形象,速度控制得不紧不慢,自我感觉很有气度了然而胖鼠就是胖鼠,外在条件拖后腿,动作再优雅也不顶用!

    墨鲤没有笑他,而是默默地又掰了一小块递过去。

    墨大夫的心情十分微妙。

    一个毫不避讳地表达出好感的人,转眼就变成了手里捧着的胖鼠,换了谁都会觉得微妙。原本最好的办法应该是两个人分开一段时间,可惜孟戚不止是个病患,现在还是一只变不回人形的沙鼠。

    他不能丢下沙鼠不管吧?

    如果是狐狸、是狼,跟在身边走就行了。

    结果这么小!

    墨鲤感到胸口有些不适,这是被沙鼠爪子胡乱蹭过的后遗症,总觉得那儿有东西。

    换了别人,不,换了别的生物,胆敢这么做墨大夫绝对会拎起来丢一边,可是沙鼠丢出去,被蹲在附近的野猫抢走了怎么办?追上去跟猫打一架?从猫爪下把胖鼠抢回来?

    想到这种后果,墨鲤立刻忍住了。

    当时祠堂里不仅有外人,孟戚之前的情况还十分糟糕。既看不清东西,又听不见声音,沙鼠爪子乱蹭或许是因为做噩梦呢?

    给孟戚找了借口之后,墨鲤心里的火气就消了很多。

    不然能怎么办呢,难道要伸手一戳,把正捧着碎饼认真啃的胖鼠推得原地翻滚三圈吗?

    沙鼠的长毛抖了抖。

    孟戚想,奇怪,怎么忽然有点冷?

    墨鲤面无表情地想,他养了一只白狐一株人参一条大蛇,指望着它们修炼成妖,结果一个都没能指望上,最后在外面捡了只胖鼠。

    这要是带回去,不知道老师会怎么想。

    将最后一口塞进嘴里,孟戚看着发愣的墨鲤,试探着碰了碰大夫悬在自己面前的手指。

    墨鲤猛地回过神,复杂地看了一眼胖鼠。

    沙鼠很茫然。

    “走了。”

    墨鲤想到孟戚连自己真正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有些好笑,又有些心虚。

    正想着,墨鲤忽然感觉到了一股灵气。

    这灵气太过微弱,好像风一吹就散了。

    墨鲤死死地盯着地面,灵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根本来不及抓住它的脉络,他索性一动不动地等着。

    终于又一阵风吹来时,墨鲤感觉到了灵气的方向。

    “居然不是石磨山?”墨鲤也很吃惊,可是这时候顾不得想这些了,他抄起胖鼠,就往那个方向奔去。

    渐渐的,灵气的痕迹越发明显。

    最终墨鲤停在了一条干涸的河边。

    河床完全暴露在外,连枯草都没有,因为冬日落雪结冰的缘故,等到春暖花开,估计这条河道能稍微恢复一些。

    灵气就是从这条河残留下来的。

    墨鲤沿着河道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灵气始终若有还无。

    “嗯?”

    墨鲤看见河底好像有一个盒子状的东西,四四方方的,因为它恰好被泥沙埋在河道前方原本应该是灵穴的地方,这才被墨鲤注意到了。

    盒子是黑色的,不算大,乌沉沉的不知什么材质。

    墨鲤没有下去,他抬手拂了拂,泥沙纷纷滚落,盒子也被内力震了出来。

    大概沉在河里的日子久了,盒子上的锁已经锈得不成样子,墨鲤试了试,发现这居然是一个阴沉木的盒子。

    所谓阴沉木,不会褪色,不会腐朽,不会生虫。

    木盒上有些细小的裂纹,墨鲤沿着裂纹用力一震。

    “啪。”

    盒子开了,从里面滚出了一小团金光灿灿的东西。

    沙鼠疑惑地望着,墨鲤等了一阵,发现盒中没有什么机关,也没有毒雾,这才走过去把那团金灿灿的物件捡了起来。

    看起来只有拳头大小的东西,结果拿在手里才发现是叠起来的,墨鲤一不留神,它就平展地抖了开来,变成一件怪模怪样的金色马甲。

    孟戚:“……”

    墨鲤:“……”

    那个轰动江湖的前任武林盟主遗物,先被神偷盗走又卷入爱恨情仇杀人谋财,最后召来各门各派觊觎的东西叫什么来着?

    金丝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