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协力同心
    墨鲤脑中嗡地一声响, 许多想不明白的事情都有了解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为什么他会觉得四郎山采的草药有异,觉得煮住的粥水味道奇怪, 而且除了他,谁都感觉不到异样。

    “……先别乱, 秋陵县的水跟土壤确实可能沾染了毒性,但情况不算严重,我们应该还有时间。”墨鲤勉强定了定神, 运转内力, 极快地走了一个小周天。

    这些日子他虽然没吃几口东西,但水还是喝了的。

    身体很好,没什么变化。

    或者说变化太轻微,发现不了。

    ——水源跟土壤的毒,还很轻微, 这种慢性中毒是个过程, 最开始的时候很难察觉。

    墨鲤果断地说:“叫秋红来, 我为她号脉。”

    秋红被孟戚带过来的时候,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墨鲤怕吓到她,没有告诉她全部真相,只说司家开矿的时候可能挖到了地下水源,需要查清楚对秋陵县的百姓有没有影响。

    秋红听了很是愤怒, 却知道现在不是痛骂司家的时候,她干脆利索地伸出了手, 还把袖口卷了起来。

    这年月, 大夫为女眷号脉, 一般都要隔着一块布碰触。

    为避免出现偏差,这块布自然不能太厚。

    可是现在荒郊野地,大家身上都是厚实的衣裳,秋红更不是顾忌这些的人,

    墨鲤的习惯是,病患如果很在意,他也按部就班,如果病患无所谓,或者病患性命垂危,他对隔层布琢磨脉象没有兴趣。

    一个干脆,另外一个坦然,宁长渊若有所思。

    他不知道秋红的身份,只觉得这女子或许能帮上忙。

    因有改世道变人心的理想,宁长渊从不忽略任何一个人的力量。

    “体虚、气弱,身体劳损……另有……”墨鲤没把话说完,只对秋红说,“没什么大碍,仇恨郁结在心,损命亏寿,在所难免。”

    秋红没病,她的问题都是多年磋磨留下的。

    “水源没有问题?”孟戚追问。

    “尚不明确,从秋红这里看不出什么明显的症状。”墨鲤沉吟,秋红身体不算好,她是不懂武功的普通人,十条经脉自然堵了九条半,大毛病没有,小问题一堆。

    “只能确定,秋陵县的百姓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宁长渊闻言,松了口气。

    墨鲤又道:“地动发生的时候,我就在秋陵县,地面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里面有股难闻的气味。后来我进四郎山,靠近一条可能是废弃矿道的裂缝时,虽然没有闻到什么味道,但总有不安之感,当时以为是地动余威让裂缝塌陷的缘故。”

    孟戚跟着墨大夫回忆当时的情形。

    “水银中毒是什么模样?”孟戚低声问,秋红没有听见。

    “昏迷、身上出现红色疹块,然后溃烂,如果是服用方士的丹药所致,还会腹痛、出血……”

    墨鲤顿了顿,忽然意识到这是严重的中毒现象,一般来找大夫的时候,基本已经是这样了,那轻度症状是什么呢?墨鲤没有经验,他看的医书里没有这些内容,古时乃至如今的很多大夫仍然相信丹砂无毒,是治病良药。

    竹山县根本没有方士,连道士画符用的都是鸡血,根本不会花钱去买丹砂。

    “不能耽搁,我们立刻返回四郎山。”

    ***

    尽管在山道上就遇到了宁长渊,一行人赶到秋陵县的速度也不慢,然而四郎山还是出事了。

    由于金矿之说盛行于平州,还真有一群人为了发财,铤而走险进入四郎山寻找金子。

    据说他们找到了疑似金矿的坑道,兴冲冲地钻进去挖掘,不过两日工夫,便出现各种异常,头痛发热,很多人看见了幻象,不停地大吼大叫,甚至互相攻击。

    因为坑道里发现了白骨,又有磷火,还清醒的人认为是厉鬼作祟,连忙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狗血泼了,结果自然是毫无作用。

    无奈之下,只能撤出,然后跟搜索山区抓捕司家余孽的荡寇将军麾下兵马遇个正着,人就被抓回来了。

    再一审,发现这些人是陂南县的山匪。

    因着邻近数县都过来赈灾了,秋陵县倒也有了一些大夫,可是他们只知道丹砂,从未见过水银,更不知道水银中毒是怎么回事。

    眼见这些山匪,口中出血,高热不退,浑身溃烂,顿时连碰都不敢碰。

    因为模样太过骇人,消息根本盖不住。

    墨鲤赶过来的时候,县城外的简易营地里乱作一团。

    许多人都在收拾东西,慌张地想要离开。

    “这不是疫症……”

    宁长渊刚想高声安抚百姓,说到一半又闭上了嘴。

    这般阴差阳错,使百姓离开秋陵县,也没什么不好。

    “怎么不是疫症了,他们咳血!还浑身发热!”

    “即使不是疫症,也是厉鬼作祟!”

    众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离开这里,走得晚了怕是要没命。

    墨鲤扶了几个被挤得差点摔倒的人,其中有老人,有孩童,也有妇人。

    他外表生得出众,又是为了帮人,纵然是妇人也没有怪责他的,还还劝他尽快离开。

    宁长渊神情很微妙,他看出墨鲤帮人是真的,但也趁机搭上了数人的脉搏,动作很快,而且做得不着痕迹。

    “怎么样?”

    “都还正常,没有明显异状,看来没有扩散影响到秋陵县百姓。”墨鲤回答。

    这时孟戚回来了,他这张脸在刘将军亲兵那边特别好使,根本不用见到刘澹,就能得到很多消息。

    听了那些山匪的遭遇,墨鲤一声不吭,趁乱去看垂危者。

    “……水银一旦离开密封的器皿就会自然逸散,少量吸入身体不会有什么大事,可是废弃的矿道内密不透风,这些人在里面待了将近两日,中毒已深,一时还死不掉,可也救不了。”

    宁长渊跟了过来,他不会医术,不过知道炼丹是怎么回事,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水银的特性,以及他对山匪异状的猜测。

    “必须阻止朝廷接管四郎山金矿,阻止进一步挖掘?”

    “司家已经将金矿几乎挖空了,即使他们接手,找到的金子也会让他们大失所望。荡寇将军应该会把这件事上报给朝廷。”墨鲤想了想,摇头说,“再者,现在四郎山地形大变,每日还有地动余威,整体在下沉,想要废弃矿道越来越难。”

    孟戚抱着手臂站在旁边,闻言给墨鲤使了个眼色。

    宁长渊没有注意孟戚的举动,他吃惊地问:“大夫之前去了山中?知道山势在下沉?”

    墨鲤知道自己失言了,他点点头,没有解释自己是怎么知道的。

    “咳,荡寇将军麾下兵马还在四郎山搜索司家余孽。”孟戚挨近墨鲤身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要我去找刘钱袋吗?”

    “……不用。”

    墨大夫看了孟戚一眼,心想刘澹受伤虽重,但也不至于下不了床,明显是躲着某人!

    “别上门去吓唬人。”墨鲤有些头痛地说,“现在没有宁神丸,你要是忽然发作了让我怎么办?”

    墨鲤的本意是他不想跟孟戚打架,也不想学猫叫。

    然而这话听起来却有歧义,因为他们有交情有共同的秘密,并不是陌生人,所以说话随意了很多,墨鲤倒没察觉到哪里不对,孟戚一愣之后,莫名地觉得浑身熨帖。

    就好像他跟大夫有了什么亲密的联系。

    ——大夫对病患的责任,同族之间的照应等其他解释,则被孟戚直接甩在了脑后。

    离开营地,三人分头去看了水源。

    结果都一样,看不出有毒,但是墨鲤一口都不想喝。

    这大约是龙脉的本能反应吧,墨大夫这样想着,丹砂与水银一般,通常都是慢性中毒,须得天长日久才能出现端倪。

    反正四郎山是不能住人了。

    “山匪的事,正可以利用。”孟戚毫不犹豫地说。

    他不像墨鲤,也不是宁长渊,看到山匪的惨状还要皱一皱眉。

    “鬼怪之说也好,疫症之言也罢,如果能让人不再踏足四郎山,不随意挖掘,不敢居住在这附近,便能救人无数。”

    孟戚说完,又问墨鲤:“对了,他们看见的幻象是何缘故?磷火?”

    “不是,丹砂、也就是水银之毒发作时,会变得疯疯癫癫,史书有记载。”

    墨大夫这么一说,孟戚倒也想起来了,陈朝厉帝笃信长生炼丹之术,亲自炼丹服用,虽然每次都有人试药,但是试药人只吃一粒,帝王却是天天吃月月服,不出数年,就变得异常暴戾,总是疑神疑鬼,觉得有人要暗杀他,无故处死了不少宫人甚至臣子,最终在史书上留下了一个暴君的骂名。

    陈朝初始并不是那么腐朽,厉帝在位前期,也有贤明之称,史书只说他老了之后性情大变,或者言其本性暴戾。看在大夫眼里,却不是这么回事,分明是服丹中毒,精神出了问题。

    知道了山匪为何发疯,宁长渊心里定了,他立刻找人去传播流言。

    秋红倒是意外地帮了个忙,她听得市井传闻多,知道什么样的言论最引人关心。

    这次,恰好可以借着曾经传遍平州的金矿之说,给四郎山罩上一层诡秘恐怖的传闻。司家作下的恶,天下皆知,而枉死之人,也仿佛化身厉鬼,追命索魂。

    这般忙了三日,眼见便是腊月二十九。

    秋陵县是别想好好过这个年了,宁长渊也忙得不见踪影。

    墨鲤记挂着那株树,再次进山。

    “水银对山灵有影响吗?”孟戚慢悠悠地跟在后面问。

    大夫去哪,他就去哪,墨鲤都快习惯有这么个人在身边了。

    墨鲤远远看到那株树,发现它还是一副矮细的模样,峰顶生出了一些野草,随风摇曳。

    “应该会吧,或许土壤水源遭到破坏,也是山灵崩落的原因。”墨鲤摸了摸树干,枝条微微倾斜,蹭到了墨鲤身上。

    孟戚还记得这棵树刮自己脸的事,故意道:“这山灵看起来呆傻得很。”

    “它没有生成自我意识,笨拙一些也很正常。”墨鲤叹了口气,现在想来,四郎山龙脉久久不开灵智,或许也是受到了水银毒害。

    人都能被折腾到精神失常……嗯?

    墨鲤猛然抬头望向孟戚,后者被大夫灼热的视线吓了一跳。

    “……怎么了?”

    孟戚第一反应摸了摸自己的脸,又低头看衣服,没发现异常。

    “大夫,你这眼神好生吓人。”孟戚试探着问,“难道我有什么不对?”

    墨鲤神情变来变去,半晌才说:“我记得数百年前,有开山为陵的风气,尤其是那位服丹而死的陈厉帝,他耗尽一国之力,修建陵墓,布下重重机关,遍布金银珠玉?”

    “是这么回事。”孟戚莫名其妙,不明白墨鲤为何提起这个。

    “他还效仿古时灭六国的秦皇,用水银做江河湖海……”

    “对,水银在古早的年代,比黄金还要贵,现在倒是不会了。”孟戚话刚说完,就感到衣服一紧,是墨鲤紧紧地抓住了他。

    “大夫,你怎么了?”

    “……我们去太京。”墨鲤一字字地说。

    太京乃数朝国都,许多帝王都葬在太京附近,陈厉帝的陵墓也不例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