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此世传所谓灵乎
    山间积雪没了, 不再是白茫茫的一片。

    石块压在山道上, 歪歪斜斜地堆叠着,溪流被落石填满,河谷也换了模样。

    “是这里?”孟戚不确定地问。

    天幕漆黑一片, 没有星辰的位置做对照, 河流又改道了,根本辨别不出方向。

    “我不确定, 不过可以感觉得到。”墨鲤伸手一指地面。

    他们站在高处, 能清楚地看见这边的山崖塌方比别处要严重一些,延伸到此的裂缝也忽然扩大, 出现了明显的分岔跟转向。

    “矿脉是这样分布的?”

    “或许。”

    墨鲤伸手解了司颛的穴道,后者大口喘气, 猛地翻身坐起。

    “你们——”

    捂住手腕伤口的司颛左右张望, 发现这里已经看不见司家堡的废墟了,周围地貌大变, 实在看不出具体位置,只知道仍在山中。

    “我的属下在哪?你们把人都杀了?”司颛警惕地问, 他失了武功, 又没了下属, 刚才更是觉得自己快要流血而死,如今一看,伤口根本不深, 难道是幻觉?

    这两人来历不明, 行为怪异, 看似要为那些流民讨个说法,可是扛一棵树做什么?

    司颛正想说话,忽然脚下悬空——墨鲤把他提了起来,悬在崖边。

    “你们要多少金子,我都可以给。”司颛当机立断,毫不犹豫。

    他没有报出具体的数目,也没有露出难看的求饶模样,如果换了旁人来看,说不定还要赞一声乱世出枭雄,颇有野心胆识,只可惜走错了道。

    然而墨鲤不是一般人。

    墨鲤把司颛带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恐吓他,更不是为了看他求饶。司颛有野心也好,胆识也罢,墨大夫都不关心。

    “你认得出这里吗?”

    墨鲤手一松,司颛连忙扒住了石头。

    这座山崖不高,摔不死人,麻烦的是崖底形成了一道斜坡,滚下去就是那道不知有多深的裂缝。司颛下意识想要爬上去,可是丹田空虚,双手也虚浮无力,像这样挂在半空中都很费力,更别说脱离危险了。

    墨鲤没有理会他,他施展轻功落到斜坡上。

    裂缝深不见底,不过斜坡侧面有个明显的洞口,黑黝黝的,一柄破烂的矿镐横在洞口。

    “确实是这里。”孟戚也下来了,他把树留在山崖上。

    泥土中依稀可见白惨惨的块状物。

    裂缝左侧的石壁上,有星星点点闪烁的光亮,因为被泥浆糊了一层,倒是不太明显。

    墨鲤抬手将司颛拽了回来,后者神情里充斥着愤怒与不甘。

    “你说司家已经把金矿挖完了,这里不还是有吗?”

    墨鲤示意司颛去看洞口。

    司颛闻言,直觉地认为这两人确实是为了金矿来,报仇什么的,不过是个前因,听到有金子,谁人不会心动呢?那些自诩行侠仗义的江湖正道,遇到所谓“恶人”的钱财,就更不会客气了。

    这么大的金矿,司家挖走了那些容易含金量较高的矿石,石壁上那些不是漏了,而是没有看上。

    “……采金很费力气,炼金同样费时间,挖掘含金量次一等的矿石,还不如另开一道新的矿坑。司家现在只余我一人,阁下若是肯高抬贵手,司家攒下的金子,我可以全部交给二位。”司颛的视线在墨鲤跟孟戚身上转来转去。

    向来财帛动人心,为金子翻脸的挚友也不少,司颛咬牙想,他要活着,活着才能报仇,才能扬眉吐气东山再起,司家藏匿的金子就是他最好的筹码。

    “啊!”

    司颛被丢向了那个洞口。

    他仓皇地挥舞着手臂,最后死死地抓住横在地上的矿镐,目光惊恐。

    松手就是深不见底的裂缝,矿镐已经摇摇欲坠,正在危急之时,一股大力从身后推来,把他整个掀进洞里,差点一头砸在岩壁上。

    司颛爬起来就想冲出洞穴,然而刚走了两步,地面就晃动起来,那柄矿镐连同着洞口泥土纷纷坠入下方的裂缝。

    余震又发生了。

    裂缝两边不断有石块崩落,孟戚与墨鲤迅速离开了那道缓坡,只这么一瞬,斜坡的面积就消失了一半。

    “我觉得这里不妥,我们应该尽快离开。”孟戚皱眉说。

    墨鲤屏气凝神,洞穴里有腐烂的气息,还有泥土的味道。不知为何,他也隐隐感到有些不对。

    烟尘里,司颛挣扎着扶着岩壁,原本从洞口跳出来,落点位置好的话还能回到斜坡上,可是现在洞口已经在裂缝之中了,就像出口在悬崖峭壁中间的山洞,爬不上去,跳下去更是死路一条。

    司颛咳嗽着,隐约看见那两人转身离去,忍不住惊惶大喊:“等等!”

    墨鲤回到断崖上时,还能听见下方传来模糊的喊声。

    “……司家藏起来的金子……你们……”

    司颛终于意识到,那两人正是要把自己丢在这里,他再也顾不得隐瞒自己的师门了,他脱口叫道:“青乌老祖不会放过你们的!”

    不断崩落的山石把司颛逼得步步后退,终于眼前一黑,洞口被完全堵住了。

    他脚下踩的泥土发出咔嚓的脆响。

    晃动停止了,漆黑的洞穴里全是蓝幽幽的磷火,司颛看见自己踩到的是一截骨头。

    他后知后觉地想到,废弃的矿道,是全部封死的。

    “不!”

    这声叫喊传不到地面上,墨鲤只能看到震动停止后,洞口的位置彻底消失了。

    “死了?”孟戚探头望。

    “应该没有,总还能再活两三天。”墨鲤想了想,然后说,“除非这条矿道完全沉入地底,四面又没有透气的缝隙,那就活不久了。”

    “看来,他真的要后悔没有死在之前的地动里。”

    “司家乃首恶,若无地动,合该被关入葬骨坑道。”

    墨大夫不喜杀人,但不代表他会看着恶徒逍遥自在,这世间有许多比死更苦的事。

    “似司家这般行径的人,即使心中懊悔,也只是痛恨时不待他,说着成王败寇的一套话,对自己犯下的恶行不以为然。大夫这番作为,倒是颇有新意。”孟戚扶手笑道,可惜满身是泥,破坏了他这幅高傲睥睨的姿态。

    “司颛悔不悔,我不知道,不过死之前,想必能切身感受流民的无助。”墨鲤转过头,低声说,“我非苦主,也非天道,判人生死,本不是我应做的事。”

    孟戚感兴趣地问:“大夫的意思是?”

    墨鲤久久地望着那道深不见底的裂缝,半晌才道:“孟兄,这世上为何没有鬼呢?”

    纵然死了这么多人,司家罪行罄竹难书,可是死了的就是死了,他们再也不能站出来为自己讨还公道。

    活着的时候,是乱世的浮萍,身不由己。

    死了之后,更是无踪无迹。

    “大夫想说因果循环,还是厉鬼索命?”孟戚微微摇头,语气萧索地说,“因果循环不过是安慰之言,世道向来不公。恩将德报,仇以血偿,听起来确实痛快,可厉鬼也是人变来的。只要是人,就会犯下各种错误;只要是人,就会各自有差别。如果人死为鬼,又怎么能保证这些枉死之人,能胜过那些生前作恶之人的鬼魂呢?怕是死后,还要继续受磋磨。”

    墨鲤不由得深思,终是叹了口气。

    他见过的世间事,还是太少。

    书上说人有七苦,然而活在世上,经受的苦难又何止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最苦者,乃是那些极力想要活着,却终究不被当做人的平凡百姓。

    史书记载的是天下纷争,群雄并起。

    话本里说的是英雄豪杰,侠骨柔情。

    那些被错杀的、成为枭雄刀下鬼的,不过寥寥一笔。

    同为人,尚且如此,更别说随处可见的山岳河流。

    毁之不吝,践踏不惜,根本不当回事。

    “孟兄……”

    墨鲤说到一半,又停下了。

    孟戚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如果贸然说出,还不知道孟戚能不能接受得了,现在墨大夫身上连一颗宁神丸都没有。

    可是这话说了没有下文,孟戚疑惑问:“怎么?”

    墨鲤迟疑了一会,低声道:“你相信山岳有灵吗?”

    孟戚哭笑不得,先是厉鬼,又是山灵。

    大夫这样聪明的人,为何要指望这些虚无缥缈之物,来解决世间不平?

    话说回来,这次地动确实很怪。

    孟戚沉思,司家说是挖空了一座山,其实只是挖了矿脉,成色不好的金矿石他们还没挖。采矿时常会发生塌方,可是这样可怕的地动,已经不是大规模塌方能解释的了,毕竟连四郎山附近的秋陵县也遭殃了。

    挖矿塌方是**,地龙翻身是天灾,这两者有本质上的不同。

    ——地动时忽然流失的内力、进山后看见草木生发,还有脚边这棵树!

    “你该不会想说,这棵树是山灵?”孟戚瞪着这棵树,左看右看,也没看出有什么特殊。

    墨鲤俯身给树干输了一道灵气,树没什么反应,他摸着粗糙的树皮,摸得孟戚差点以为这棵树是墨鲤的宠物。

    正常人会养一棵树做宠物吗?

    “它……不是山灵,山灵已死。”墨鲤语气沉重。

    孟戚蹲在他身边,学着墨鲤的模样摸了摸,竟也感到一股莫名的悲伤。

    这种悲意,初时不觉有异,仔细一想,就仿佛眼前这道幽深的裂缝,深不见底。

    “山灵为何要杀死秋陵县的百姓?”孟戚下意识地问。

    “即使在司家堡中,也有无辜的仆役,账册不就是一个仆人偷出的?然而他们都死了,山灵与人,在生死之前,都身不由己。”

    “世间有很多山灵吗?”

    “可能。”

    墨鲤还没有离开过平州,不知道别的地方是什么模样。

    孟戚顿了顿,又问:“那些山灵,还活着吗?”

    “……或许吧。”

    墨鲤只知道太京龙脉活着,天下山川众多,有多少龙脉呢?它们是否化形,还活在世间吗?龙脉的真身没法挪动,要是有了灾劫,它们也躲不开。

    墨鲤想起歧懋山的那次山洪,洪水淹没了灵泉所在的洞窟,硬生生把自己冲了出来,他在洪水中为了抱住浮木,化为人形。

    倘若没有遇到秦老先生,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痴傻孩子会怎样?

    如果不是民风淳朴的竹山县呢?一个傻儿,混在流民之中,不会被拐卖吗?拐卖之后呢?不识字不懂人事,也不能保护自己,如果运气不好,会化形的龙脉,跟没有自我意识的龙脉比起来,反而会遭遇更多危险。

    墨鲤转头看孟戚,他不知道太京龙脉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属于楚朝国师的过往,只是太京龙脉生命里的一段。

    墨鲤早就推翻了之前的猜测,从孟戚的种种行为来看,孟戚可能就是太京龙脉。

    之前墨鲤对戏弄自己,让自己去太京的金龙并没有好感,现在他想起了那条金龙最后对自己说的话——

    “你是龙脉,我也是龙脉,保护好你自己。”

    失去记忆的孟戚会出现麻县,是潜意识驱使他来找自己的吗?墨鲤心里不确定,可他知道,他必须要去太京了。同是龙脉,他们息息相关。

    孟戚的病因,不是灵药那么简单。

    孟戚能好好站在这里,那只胖鼠又是怎么回事呢?

    一时千头万绪,墨鲤理不出来,索性暂时搁下。

    “走吧。”墨鲤说着,伸手就要扛树。

    “我来。”孟戚抢了个先,不像是卖力气,倒像要仔细感受这棵树到底有什么奇妙之处。

    墨鲤无言,随他去了。

    孟戚边走边问:“我们要把山灵带去何处?”

    他是不介意一路扛着,可是树受不了吧!就算树根上裹着泥,离土太久,终究不好。

    “不算山灵……罢了,你想这么称呼也行。我们要找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再把它种下去。”墨鲤补充道,“对了,必须在这座山里。”

    “知道,山灵嘛,不能带出这座山。”

    孟戚走了几里路,忽然感到这棵树枝叶被风吹得更贴近自己,沙沙作响,好像在索要什么。起初孟戚没有注意,伸手推开了,毕竟枝叶不停蹭脸的感觉还是有点疼的。

    枝叶不屈不挠,在风的帮助下持续发动攻击。

    “……”

    不得了,大夫!这山灵看我的脸不顺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