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而后遁之
    “……将军!”

    刘澹昏沉地张开眼睛, 随后身体各处的疼痛像潮水一般扑了过来, 他眼前一黑,差点再次昏过去。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行,将军被碎石砸中了, 受伤不轻。”

    刘澹感到自己被人背了起来,耳边还有人在小声说话,这些声音让他头晕得更加厉害了,甚至想要呕吐。

    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澹头痛得厉害, 脑中一片空白。

    过了好一阵子,刘澹才想起自己应该是带着人进山了, 想要打司家一个措手不及。

    半个秋陵县都是司家的生意,加上目睹了全部经过的司家商队, 荡寇将军拿到账册要对司家开刀的消息根本瞒不住, 不如趁热打铁、一鼓作气拿下司家。

    千万不能拖,毕竟司家在四郎山经营了好几代, 谁都不知道那座地堡里藏有多少兵力, 一个晚上, 足够司家做完准备了。

    刘澹以为自己够快了的,没想到在半路上还是遭遇了司家的埋伏。

    司家竟然早就有了准备,一面派人去追账册,一面在进山的路上布下了伏兵。

    虽然刘澹足够小心,表面上是从秋陵县南门出去, 但是他虚晃一招, 带着人直接绕到了西门, 走了另外一条山路,结果还是遇到了伏击。

    ——司家少主竟然这么了解他?

    刘澹遇到埋伏的那一刻,就意识到自己小看了对手。

    司家是地方豪强,横行霸道是精通的,带兵打仗都是好几代人之前的事了,司家私兵也没有一点精兵强将的味道。传闻里的那位司家少主,更像是精明能干的生意人,赚钱很拿手,贿赂拉拢关系也很拿手,表面左右逢源,暗地里心黑手狠。

    这样的人,刘澹见过很多。

    结果赚钱拿手不假,心黑手狠也不假,司家少主却不是生意人那么简单,他亲自带人埋伏刘澹,不仅猜出了刘澹的意图,连袭击的时机都拿捏得恰到好处。

    甫一发难,刘澹这边措手不及,直接死了十多个兵丁。

    如果不是刘澹沙场经验丰富,直觉不妙,制止众人进入那条山谷,滚石落木之下,死的人会更多。

    随后两方交战,刘澹赫然发现他之前遇到的司家私兵——根本就是滥竽充数的花架子,是摆出来给人看的豪强家丁,虽然也能射箭砍人,但都是乌合之众一击就溃,而现在这群人才是真正箭无虚发的精兵,连铠甲长刀都是上乘的质量。

    刘澹窝火极了,这是要阴沟里翻船啊!

    看走了眼!司家根本就不是图利贪婪的地方豪强,人家处心积虑,又是练兵又是挖金矿赚钱,分明是想造.反!

    明明司家的先祖,天下大乱的时候都没能抓住时机,只会固守一地。楚元帝一统天下之后,司家降服,只混了秋陵县的县尉一职。结果五十多年过去了,司家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所图甚大的野心家?

    刘澹纵有领兵的天赋,可是他在明,司家在暗,别人把他研究了个彻底,他对敌人实力严重估计不足,敌人又占了地利之势,两方一交战,顿时被打得节节败退。

    然而打仗不是只靠计谋就行,刘将军身陷困境,却绝对不会抛弃手下转身逃跑。他重整兵马,率众冲击司家私军,持刀砍杀,包围圈生生被他撕裂了一道口子。

    就在他快要杀出重围,反过来击溃司家私军的时候,那位始终在山坡上观战的司家少主出手了……

    回忆到这里,刘澹忍不住一声怒吼:“该死的司颛!”

    “将军醒了?”

    刘澹的亲兵大喜,连忙把人放下来,又忙着拿水壶。

    四周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除了泥土的气息,还有一股说不出的难闻气味。

    刘澹咳了两声,纳闷地问:“这是怎么了?本将军只记得被司颛那家伙击中,跌下了马……”

    他摸了摸胸口,隐隐作痛,还好肋骨没断。

    “将军你的护心镜都碎了,真没想到司家少主还练过武功……”

    “他凌空劈了一掌,隔那么远都能过来,这是练过武功那么简单吗?”刘澹快要气死了,这分明是武林高手!

    为什么武林高手总要跟他过不去?

    他这是命犯武林高手吗?

    刘澹想吐血,他挣扎着要站起来,伸手一扶,赫然摸到了满手的泥巴跟青苔。

    “这是什么地方?”刘澹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难道他们已经全军覆没,司家为了灭口,直接把他们关进了地底矿道?

    “将军,你昏过去之后……地动了!”

    “什么?”刘澹目瞪口呆。

    “地动,就是地龙翻身!”亲兵以为刘澹没听清,尽力地解释道,“动静很大,旁边的山坡整个陷进了地底,我们所在的山谷也出现了很多裂缝,我们为了救将军,不慎滑入一道较小的裂缝,只是等到地动过去,才发现上面已经被巨石堵死了,根本出不去!”

    “其他人呢?”

    “……不知道,被困在这条裂缝里的只有我们十几个人。这条裂缝很长,我们一直往前走,一路挖开石头跟泥土,寻找出口。”

    亲兵话刚说完,地面又晃动起来。

    刘澹被司家少主击中胸口导致内伤胸闷,地动里被砸了几下脑袋又晕眩,现在遭遇这样的晃悠,他终于支撑不住,吐了。

    亲兵还以为自家将军伤势发作吐血了呢,惊惶不已。

    余震停止了,狭窄的坑道里弥漫着酸腐的气味。

    “嗯?”

    刘澹扶着石壁,用手臂丈量了下坑道的宽度,好像比刚才小了一些。

    “我怎么觉得这条裂缝在合拢?”

    地龙翻身的时候,既有可能出现裂缝,出现“一线天”的景象,也有可能推着两座山崖合拢到一起,让山谷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好!将军,我们必须要赶紧找到出口!”

    否则就要在这暗无天光的地下,被挤成肉饼了。

    刘澹被搀扶着,跌跌撞撞地往前跑。

    或许是运气,他们没有再遇到巨石堵路的情况,倒有石头被庞大的树根掀到了旁边,而且越走,草木好像就越旺盛,纵然身在地底,也能感觉到四面有很多苔藓。

    “前面好像有声音!”

    刘澹精神一振,摸着石头往前走的时候,确实感觉到裂缝坑道的地势慢慢抬高。

    “轰。”

    是雷声,还有雨声!

    众人激动地搬开一块石头,然后猝不及防,被宛如泥浆的积水喷了个正着。

    “快挖!”

    积水倒灌坑道,所有人都拼命挖掘着,终于第一个浑身泥浆的人爬出了坑道。

    “将军,我们出来了!”

    刘澹被亲兵半推半背着离开了坑道,他抬头望天,赫然看到一道闪电出现在夜空中,瓢泼大雨打得他的脸发痛。

    其实他们所在的位置还是一道裂缝,只是特别宽,而且四面包括上方都没有石块堵塞,这里的地面千沟万壑,像是被传说中的巨灵神持刀切割过一般。

    刘澹眯起眼睛,他好像看到远处有一堆石头废墟?

    “将军,那边山坡上好像有一棵树,我们有绳子,可以从这里上去!”

    刘澹顺着亲兵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是棵大树,树冠还很茂密,隔了一段距离看不清是什么树,可这是寒冬腊月,树叶不应该掉光了吗?松柏有这么茂密的枝叶?

    又是一道闪电劈下,照亮了沟壑里满身泥浆的刘将军,还有那棵树旁边的人。

    觉得树留在这里不安全,正在小心翼翼挖树的墨鲤:“……”

    虽然不知为什么要挖树,但大夫说挖那就挖的孟戚:“……”

    墨鲤动手之前,去司家堡废墟看了一遍,那下面已经没有生命气息了。加上雨声跟雷声盖住了地底的动静,直到这时候才发现三丈外的沟壑泥水里多了一群人。

    挖一棵树可比挖参难多了,墨鲤不想碰断树根,只能连着泥土一起挖掘的,这导致他跟孟戚也是满身泥泞。

    两个泥人跟一群泥人互相对望。

    刘澹等人是满脸满身的泥浆,鬼都认不出他们是谁。

    ——然而武林高手的本质决定了干活归干活,孟戚跟墨鲤的脸还是干净的。

    刘澹这次真的吐血了,为什么他从地底爬出来还能看到这两个人?

    地底啊!

    出来就看到国师在挖树!

    三更半夜、顶风冒雨偷偷摸摸地挖树!

    “将军!”

    亲兵们还陷在震惊之中,又看到刘澹吐血,顿时慌了。

    “哦。”孟戚从这个称呼里了然,转头对墨鲤说,“是刘钱袋!”

    墨鲤不知道该说什么,刘澹为何吐血?看到他们有这么可怕?

    “你先扶着树!”

    墨鲤跳下沟壑,用内力推开围着刘将军的亲兵,熟稔地伸手号脉,还借着雨水把刘澹的脸擦了一遍,看看他的气色如何。

    “是内伤发作。”墨鲤松口气,原来不是被吓的。

    刘澹的伤势不轻,不过他体内有灵药之力,关键时刻可以救命。

    “我把你们带出去,你们找个避雨的地方,等一晚上,如果不发热,伤势会慢慢痊愈。”墨鲤往刘澹体内输了一道灵力,刚要托着人离开沟壑,忽听上面的孟戚说:

    “有人来了。”

    众人一起抬头,只见远远地来了几道人影。

    这些人轻功都很不错,速度飞快,掠空而至,转眼就到了石堡的废墟前。

    “怎么会?”

    领头的那人悲声怒吼,他衣上虽有污渍,但还不算狼狈,完全可以认出是谁。

    “是司颛!将军……”

    亲兵的话还没说完,那人敏锐地侧过头,直直地望向这边。

    “将军?今晚进四郎山的有几个将军?”

    司颛双眼通红,他身形一闪,就到了这条沟壑上方。

    扶着树的孟戚整个人恰好在树影之中,司颛又从他身后来,完全没有看到他。

    司颛盯着嘴角挂血的刘澹,厉声笑道:“将军真是命大,如此杀局还能被你借天灾逃过一劫!我多年筹划,最后人算不如天算,司家基业更是毁于一旦,不过没关系……我手里还有金矿,随时可以东山再起,而你刘澹,注定要死在这深山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澹大怒,想要骂人,结果牵动了伤势咳嗽不止。

    墨鲤示意刘将军的亲兵拍背顺气。

    然而在司颛看来,浑身是泥,扶着刘澹的墨鲤,应该也是这位刘将军的亲兵。

    高手会满身泥浆吗?

    再说之前他伏击刘澹的时候,荡寇将军麾下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武功高手!

    “四郎山这么大,你居然还能撞到我的手里,真是上天注定!”

    司颛因为司家堡变为废墟,精心操.练的私军死伤惨重狂怒不已,他正缺一个让他发泄怒火的对象,一刀杀了刘澹,已经不能让他满意。

    “不会再有任何人知道你们的下落!哈哈哈,听说刘将军最害怕的,就是锦衣卫钱百户的下场,听说他消失在巴州的深山之中,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怎么样,如果跪地求饶,我就让你死得痛快一点,否则——”

    司颛伸手一指墨鲤,满是戾气地说:“我先拿你的亲兵试试手,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人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