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龙也
    墨鲤怕猫的事, 要从他“九岁”的时候说起。

    那年夏天特别热,即使在山里,也没有一丝风。

    山里有一户人家发了急症, 秦逯就出门去了。因为天太热,他心疼徒弟,就把弟子放在了家里,不叫他出去挨晒。

    秦老先生前脚一走, 墨鲤立刻把浴桶搬出来,又打了几桶井水讲浴桶灌满,然后关上门窗, 变回鱼在水里游来游去。

    ——这么热的天,不让鱼玩水, 简直要命。

    井水很凉, 泡得某鱼通体舒爽。

    因为太舒服了, 加上夏日午后困倦,墨鲤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山神庙原先住了一个老和尚, 养了两只猫,后来老和尚圆寂了, 这些猫就在附近觅食, 有时候也会躺在庙里的房梁上睡大觉, 墨鲤去拎井水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有猫溜进了自己的屋子, 蹲在房梁上聚精会神地看着“鱼”玩耍。

    看见水里久久没有动静, 那猫悄无声息地下来了, 跳上木桶的边缘,伸了爪子就去捞鱼。

    鱼惊醒了,稀里糊涂地躲避着猫爪。

    野猫的猎食技巧很是娴熟,两三下就把鱼拍出了水,落到地上。

    眼看着那猫扑了上来,墨鲤直接变了回来。

    偏这么巧,秦老先生也回来了,进门就看到了一地的水,小徒弟光着身子坐在地上,身上有几道浅浅的猫爪印,那猫还趴在藕段似的胖胳膊上舔来舔去,疑惑地喵喵叫——鱼呢,那么大一条鱼去哪儿了?

    秦逯吓得立刻赶走了猫,还好伤口并不严重,敷了药之后发现小徒弟居然直接泡井水洗澡,气得给弟子灌了一碗药汤下去,又罚抄一堆医书。

    墨鲤那时候很多事都不懂,抄完书他悄悄偷窥那群野猫在溪流边捕鱼。

    几条鱼被拍得头晕脑胀,有的猫还不吃,就是拍着玩,玩到那鱼奄奄一息这才慢条斯理地填肚皮。真是太可怕了,从此之后,墨鲤就绕着猫走了。

    后来墨鲤知道山里有许多动物都会捕鱼吃,比如熊。

    人类也吃鱼,到了冬天家家户户都挂着咸鱼干,可是那些墨鲤都没什么感觉,毕竟那些鱼长得都不像自己。

    溪流里的大鱼还会吃小鱼呢。

    墨鲤没有见过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鱼,所以就算秦老先生当着他的面炖鱼,他也无所谓。

    可猫就不一样了,那是真正祸害过自己的。

    最初的阴影,真是甩都甩不掉。

    当然事情在墨大夫这里,还有另外一个说法,他这不是怕猫,而是不喜狸奴。

    “……你是说,你碰到猫就会浑身发痒,甚至要喝药才能好?”孟戚上下打量墨鲤,非常怀疑这句话的真实性。

    ——他们的反应如此一致,更证明了是同族,大夫说是怕痒,可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痒?

    墨大夫眉毛都不动一下,十分镇定,因为世上确实有人患这样的病,他拿来充当理由怎么了?

    孟戚也开始给自己挽回面子:“当年我养着那只沙鼠的话,非常担心它的安危,院外的篱笆都扎得严严实实,还特意绕了荆棘上去,就是担心有野猫黄鼠狼进去祸害我的灵药。有那么一阵子,我夜里都坐在院子里,一听到有声音就睁开眼睛,把那些家伙撵走……”

    墨鲤神情冷淡地想,护灵药还算个理由,那只沙鼠的真面目还有待查证呢!

    话说回来,跟自己一样害怕猫,墨大夫怀疑孟戚的原形也是一条鱼,他探究地望向孟戚,恰好跟对方的眼神撞上了。

    “……”

    各自转过头,继续思索并且认为对方刚才的辩解完全不值得相信。

    墨鲤在琢磨孟戚是鱼,还是鼠;孟戚则给那个神秘的部族加上了“怕猫”这条迷之特征,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怕猫。

    缱绻依人慧有余,长安俊物最推渠。

    楚朝文人雅士多爱狸奴,不分高低贵贱,怀中时常抱有这么一只猫。

    孟戚想了半天,也没明白自己不愿被猫近身的道理。

    简直是谜!

    ***

    路过陂南县城时,墨鲤看到有大批人马正在进城,猜测是刘将军的手下,于是没有进城,索性直接往四郎山去了。

    六十里山路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

    原本以两人的速度,完全可以走得更快,可是出了陂南县不远,山道上的人就越来越多,还都是商队,跟他们一个方向,要去四郎山。

    幸好墨鲤早有先见之明,走的时候给孟戚找了一件厚实的外袍,遮头盖脸的那种。

    否则这样的天气就穿单衣,走到哪都会被人侧目的,墨鲤不喜欢引起太多人注意。

    不过路上有这么多人实在古怪,现在是腊月了,经商的人应该急着处理货物准备返乡过年,不会继续在外面奔波,难道这些商队都是四郎山出来的人?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