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夫逆天而行者
    武林高手不拘小节, 以天为被, 席地为床。

    ——大半夜的从青湖镇出来,没地方住了。

    这里是一处陡坡,恰好可以避风, 坡下有几块平坦的大石, 不管横躺侧卧都足够了。

    墨鲤不介意睡在野地里,孟戚却有点不乐意,他努力说服大夫:“我记得附近就是陂南县城,翻过这座山就到了。”

    “夜里应该睡觉, 赶什么路, 你还是病患。”墨大夫不为所动。

    赶到陂南县又能怎么样, 这里可不是竹山县, 外面都有宵禁。

    就算翻墙进了县城,一样不能投宿客栈,还不是得等到早晨,何必呢!自小就在山里来去的墨鲤,比起床铺,其实他心底里觉得在野外要自在得多。

    不过因为秦逯的缘故,墨鲤努力维持着人该有的模样。

    在疑似同类的孟戚面前, 墨鲤就稍微放开了一些,不再维持着君子该有的仪态。

    看到墨鲤已经躺了下来,孟戚只好选了附近的一块石头。

    “睡不着?”

    “……”

    “那就问问病情吧, 你家被毁的这三年以来, 你时而清醒, 时而失常,并非每次都能遇到城镇,那么你住在哪里?”

    孟戚被墨大夫问住了,他仔细想了想,随后发现自己干脆不睡觉的情况太多了,多到数不清。虽然让他睡也能睡,但是正常人肯定不会是这样!

    “你是经常不睡觉,还是根本不想睡?”墨大夫继续了解情况,根据在孟戚在青湖镇的表现,国师该吃吃该睡睡,并没有什么异常。

    孟戚认真想了一阵,然后说:“都有吧,发作的时候人都是稀里糊涂的,除了杀人什么都不想做,睡觉能杀人吗?”

    那肯定不能啊!

    所以为了千里追杀盗挖灵药的人,饭也不吃,觉也不睡?

    墨鲤觉得自己似乎能够理解刘将军的惊恐了。

    一个武功高强还没日没夜报仇的疯子,对齐朝的锦衣卫造成了沉重的打击,还一点都不低调,这样的事情根本盖不住,有点消息渠道的官吏大概都听说了。

    原本是寻找前朝宝藏,结果惹上了这么个麻烦,锦衣卫指挥使可能已经吐血了。

    孟戚往墨鲤身边凑近了一些,准备等大夫再塞给他一颗宁神丸,那种药丸子虽然苦,但是吃下去感觉不错,胀痛的脑袋变得轻松很多。

    吃了两次,孟戚就感觉到了好处。

    发现墨大夫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孟戚心念一动,眼底满是戾气,冷声道:“也许这世上的人都死尽了,我才能安安稳稳地睡一觉。”

    “……”

    墨鲤猛然回神,然后定定地看了孟戚一会儿,面无表情地躺下去睡了。

    ——想骗药吃?门都没有!

    孟戚脸上扭曲的表情收也不是,继续绷着也不对,他纳闷地想大夫是怎么看出破绽的呢?明明在属于“国师孟戚”的记忆里,没人能看出他的心情好坏啊!都说国师喜怒不定,难以揣测来着,大家都绕着他走!

    “大夫?”孟戚又靠近一些,这个位置他能感受到墨鲤身上的气息。

    清冽得像是山泉,微凉的气息,很平和,没有一点攻击性。

    说来不可思议,一个武功高手身上竟然没有萧杀之气,难怪会被人小看。

    孟戚想到骆彬看墨鲤的怨毒眼神,嘴角就泛起了神经质的笑。

    “躺下来。”

    墨鲤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头也不回地说,“你说过都听我的,让你休息都这么难?”

    孟戚从善如流地躺下了,挨在墨鲤身边,手臂近得可以搭上墨鲤的腰。

    墨鲤:“……”

    作为一条鱼,不,一条龙脉,他不习惯有人睡在旁边!

    “去那块石头,我都清理过了,没有枯草跟积雪。”

    墨鲤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仍然拿出对病患的耐心,伸手推了一下孟戚。

    他眼睛半闭着,说话的语气还是那么冷硬,却微妙地带上了困倦的鼻音。

    孟戚一顿,慢慢退了回去。

    墨鲤正要入睡,忽然听到那人问:“大夫这些天怎么没有跟我继续谈论妖怪的事?”

    “这样的事情,我提个醒就够了,你自己会想的。”墨鲤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孟戚知道大夫很困了,可是他想继续听这个声音,就拖延这场睡前谈话:“大夫你似乎见过妖,为何你一点都不惧怕?世人对妖物的态度,可不这么友善。”

    “唔。”

    墨鲤只发出了一个短促的音节。

    孟戚跟着压低声音,蛊惑般的低语:“你是妖吗?”

    夜色沉沉,孤月清辉照在山坡的另一边,这里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良久,孟戚遗憾地叹了口气。

    居然不说梦话,真是不好骗。

    他直起身体,仔细端详着墨鲤睡着后的模样。

    眼角微长,平时不觉得有异,闭上眼睛的时候就变得很明显了,睫毛长长的覆在眼睑上,年轻得找不到任何皱纹,连一粒痣都没有。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