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解厄不祥
    孟戚存心要刁难人。

    直到傍晚, 也没有一个人能“骂”得让他满意。

    甭管是三尺孩童, 还是齿动眼昏的老妇人,说不放,就不放!

    圣莲坛掌管着整个青湖镇的口粮, 库房就在打谷场那边,孟戚动手拆房子的时候特意避开了那片区域,现在随便拎几袋粮食过来, 大锅灶这边是现成的, 早先镇民也是聚在庙里吃饭。圣莲坛的那些教众,只要会武功的, 都被扒了外衣挂在庙前的旗杆上。

    镇民心中不服, 虽然被迫要骂紫微星君, 但声音说得极其含糊, 孟戚不用听就知道这些人是在骂自己, 他也不去管, 就坐在神像的脸上, 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恶鬼,这人一定是恶鬼!”

    镇民不敢跟孟戚对视,当面虽惧, 但转过身就开始嘀咕,满是敌意。

    孟戚知道他们盘算着怎样对付自己, 他正无聊, 不介意让这些人亲眼目睹他们向来无往不利的手段, 一折再折的感受。

    先是满口歪理的老头, 浑不怕死,颤颤巍巍的硬往上凑。

    孟戚伸手一推点了穴,笑穴。

    听着那跟歪歪倒倒的外表完全相反的大笑声,孟戚道:“倒是看不出来,老人家元气很足!”

    然后是几个扯散了发髻的妇人,她们满地打滚,不仅捶胸顿足,还非常豁得出去,上手撕扯起了自己的衣服。若是换了旁人,见到这般架势,非礼勿视,只能退避三尺,这些撒泼的妇人很有经验,遇到不买账还要揍她们的人,她们会死死抱住对方的腿,抓挠咬无所不用其极。

    孟戚这次没点穴,他见这些人滚得满身泥,索性隔空拍了一掌。

    内家高手有一门功夫叫做隔山打牛,隔空打人的手法叫劈空掌。孟戚既不杀她们,也没把她们打成重伤,而是击得筋脉移位。

    那些妇人顿时口吐白沫,浑身止不住的抽搐,就像发了羊角疯。

    见此情形,镇民蠢蠢欲动的心凉了半截。

    孟戚却不肯放过他们,等墨鲤回来,他有意的高声谈笑:“大夫,像这样的地方,人都很不识趣。就算你把他们打趴了吓跪了,他们还要不死心的来试探你的底线,你知道他们最爱用的两招是什么吗?撒泼的妇人、倚老卖老的糟货……只让老人跟女人出面,男人自始至终都缩在后面,对了,平州方言是怎么说这种人的?”

    没胆也没卵。

    墨鲤唇角微动,暗暗瞪了孟戚一眼。

    ——这般粗俗的话,他差点说出口了,如果秦老先生听见,必要痛心疾首,君子不出恶言。

    换句话说,骂人可以,不能直接来。

    镇民被激怒了,当下就有两个莽撞汉子,虎吼一声扑了过来。

    孟戚压住他们的手臂,双手一带,就把人推到了旁边。

    他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那两个汉子却捧着自己的臂膀,痛得大声哀嚎,甚至涕泪齐流。

    这痛来得快,去得也快,他们狐疑地甩了甩手臂,结果除了一股异样的酸麻感之外,并没有任何受伤的迹象。

    他们连忙擦去眼泪,感到太丢人,更是怨恨,结果一念未毕,剧痛又至。

    想忍住喊叫,偏偏痛得钻心。

    这般折腾了三回,两人已是满头大汗,颤抖不止。

    旁人见之骇然,墨鲤倒是十分清楚,这是孟戚打进去一道灵力在作怪,不熬到这力消耗殆尽,这种死不了人也伤不到什么地方的折磨就不会停止。

    墨大夫觉得见识了,仿佛翻开了灵气运用的新篇章。

    “这是……蚀骨功!”有人惊叫,“你也是幽屠门的余孽!”

    说话的是墨鲤刚带回来的那几个江湖人。

    在墨鲤的“看管”下,他们老老实实地挖墓穴,做棺材,把那个小厮安葬了。

    看到人死了,他们哑了声,没有继续跟墨鲤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不用墨鲤费心,就把事做得妥妥当当。

    不过,也仅是如此了,等棺材葬下去,那点愧疚之心就随着他们烧的香磕的头一起没了,还认为自己仁至义尽,都是这小厮运气不好。

    墨鲤强行把他们带回来时,他们就有些不情愿,只是不敢出声罢了。现在看见孟戚施展“邪门功夫”,顿时跳了起来。

    “蚀骨功是幽屠门的绝学,外人绝对不会懂!”

    这些江湖人像是发现了什么机密一样,目光中尽是厌恶鄙夷,正要说什么,忽然想到自己的处境,连忙闭了嘴。

    墨鲤当然不会认为孟戚跟那什么幽屠门有关系。

    他们又不是真正的武林高手,是把灵气化作内息,然后拿灵力当内力使。

    他们不会法术,灵气也干不了别的,仔细一想,简直跟内力没什么分别。

    真要说特异之处,那就是他们不用辛辛苦苦的打坐修炼度过瓶颈,所谓一甲子的内力,他们不需要六十年积累,拿本秘笈对着学六十个月就差不多了。

    然而内力总有上限,这就是墨鲤所说的天赋,他现在的武功,在招式心境上仍然可以进步,内力方面就别想了,已经到头了。

    幽屠门的蚀骨功是什么,墨鲤不知道,但是孟戚用灵气折腾人的这个法子他稍微一想,就知道怎么做了。

    不等墨鲤开口,那些江湖人连忙道:“不过,效果一样的武功,也未必是同一种功法。”

    墨大夫:“……”

    话说得口不对心,假得三岁小孩都能看出来。

    墨鲤顺着他们的视线往前看,赫然发现坑洞里已经没人了,骆彬趴在地上,他鼻青脸肿,手指都被咬断了一根。

    香主直挺挺的躺着,浑身鲜血淋漓。

    “死了?”

    墨鲤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香主跟骆彬都被废了武功,两人都没有武器,也没有毒.药,只能拼力气拼狠劲。骆彬年纪轻,香主在圣莲坛前呼后拥的,日子过得舒舒服服,早就没了那股锐气。

    骆彬艰难地抬起头,怨恨地瞪着墨鲤。

    就是这个人,把他推进了坑洞,让他像狗一样跟邪道余孽拼命争夺生存的机会,现在他武功废了,纵然日后养好身体重头再学内力也没用了,手指断了还怎么用剑?

    墨鲤对骆彬眼底浓得化不开的怨恨视而不见,他点头问:“既然你想除暴安良,我怎好阻拦,我让你亲手报了武功被废之仇,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骆彬牙齿咬得咯咯响,怒道:“青城派不会……”

    几个江湖人大急,有个人捂住了他的嘴,另外几人拼命给骆彬使眼色。

    ——这时候说场面话,哪里是挽回面子威胁别人,根本是找死啊!

    这两个来历不明的煞神,要是仔细一想觉得青城派日后找来是个麻烦,索性把人杀了灭口,以绝后患怎么办?

    骆彬傻乎乎的找死,他们可不想死!

    孟戚把他们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似笑非笑。

    是什么给了他们错觉,以为小厮的事已经告一段落?骆彬看起来是领头的,其实不是发号施令决定一切的人,这错事人人有份,法不责众这条道理在大夫这里肯定是不好使的啊!

    现在骆彬武功尽废,这些人的武功还在呢!

    不急。

    镇外还有一个患病的林窦,几服药吃完总得三天时间,这也意味着墨鲤与孟戚还要在青湖镇停留三天。

    ***

    林窦那日被孟戚一顿痛骂,整个人都变了。

    他按时吃药,不再是恍恍惚惚的模样,三天后就有力气起床了。

    林窦收拾了一些东西,准备带着虎子另外找个偏僻的地方隐姓埋名,他原本还打算溜回青湖镇找点干粮,结果路走到一半,发现镇子不对。

    “……”

    那些废弃的房屋还在,大部分街道也没变,只是镇中心多出来一座孤岛,四面都是深深的水渠。

    林窦差点以为自己烧糊涂了。

    他摸摸额头,没感觉到热度,连忙抱起虎子退回了林中。

    林窦忐忑不安的等到中午,这才见到了孟戚。

    “国师,青湖镇……”

    “嗯?”

    孟戚是来送药的,他对墨鲤的说法是“看虎子可怜”、“看在早死的昭华太子份上”。

    那日病发作之后,孟戚想起了很多事,都是关于“国师孟戚”的事,其中就有昭华太子李羡。

    李羡聪敏好学,孟戚还教过他几天经史。当然他不是唯一的,昭华太子有正经的太傅,另外那些楚朝开国功臣只是奉命给太子讲学,简单的说就是加课。

    那时楚朝正值盛世,四海承平,储君贤明。

    可是李羡不到三十岁就死了。

    起初只是小病,后来病势沉重,再救居然救不过来,不到半月竟死了。

    有谣言说是巫蛊,太京差点掀起了一场大祸,幸亏后来及时查出了缘由,原是太子宫中妃妾求子,常年服用补药,又偷偷掺在菜里,偏巧赶上李羡患病,吃的药与求子药药性相冲,偏又没有及时发现,太医误诊为国事繁忙疲乏体虚,再进补药,几番相加,一拖再拖,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去了太子一条命。

    ——早死的人,在旁人的心里,犯的错都少些。

    孟戚纵然不喜李元泽,可是李羡的死实在是个遗憾。

    有人说,昭华太子若是活着,凭李羡的才华与能力,李元泽或许不会诛杀旧臣。

    不过人心难测,想这些也是无用。

    孟戚原本就准备等林窦病一好,就打发他们远远离开,看到林窦把东西都收拾好了,他刚觉得这人算是被他骂醒了,就看到林窦畏畏缩缩的模样,好像想问又不敢问。

    “有话就说!”

    “青湖镇怎么被淹了?”林窦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煞白。

    “地下河忽然涌出,都是意外,谁也想不到。”孟戚一本正经地回答。

    林窦:“……”

    他半个字都不信。

    年少时他听说国师有莫测之能,曾经把一条河都弄没了,据说是招来了神龙,饮尽了河水。现在就算填了整个青湖镇,他都不奇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